海東青訓練有素,撲楞兩下翅膀飛了出去,很快就變成了天空中的一個黑點。

這信函送到,拓跋濤就能及時作出調整,不論頑城結果如何,最起碼整個北莽不會因為太子軍隊的奇襲,受到更大的打擊。

烏通吉看著鬆了口氣,他正要把目光移開,隻見那海東青的翅膀突然加速亂拍了兩下,然後就從半空直線下墜,直直掉了下去。

“這……怎麼回事?它怎麼栽下去了?”

烏通吉瞪大眼睛,盯著那鳥直到它消失不見,而後猛地揪起身邊一人的衣襟,吼道:“你們這些混賬!連個鳥都養不好!快快!再寫一封,得趕緊送出去!”

大炎人隨時都有可能攻進來,到時候,可就晚了!

兩個負責傳信的一臉懵逼,不敢怠慢,戰戰兢兢地飛快又寫了一封,綁在鳥身上。

又一隻海東青飛出去了,可惜,它飛得距離比上一隻還短。

但因為離得近,這回烏通吉看清了,海東青的身上,竟插了支羽箭!

不用問,一定是大炎人早就安排了神射手,防著他傳信出去……

“該死的!這些大炎人,想的還真周全!”

烏通吉挫敗感十足,咬牙罵了一句,回頭吩咐二人:“籠子裡還有多少隻?”

“十……十二隻。”

“寫十二封信,都綁好了,從四麵一起放出去!老子還不信了,他們還能把這頑城看得臉隻鳥都飛不出去!”

烏通吉下了命令,兩人立刻忙活起來。

十二封信匆匆寫好,二人忙活好一陣,才全都綁在了海東青的腿上。

烏通吉記得清清楚楚,大炎的敵人中,無論是南門的騎兵,還是北門進來的步兵身上都冇有攜帶弓箭,包括和他交戰的那名徐姓小將。

那麼剛剛射下海東青的,一定另有其人。

能在頑城之中潛伏下來,隱藏在暗處,數量絕對不會很多,很有可能,隻有一個……

海東青起飛之後,速度極快,不等敵人射出四箭的功夫,就能徹底離開弓箭的範圍。

十二隻海東青,絕不可能全被射下來。

“哼……該死的大炎人!這回,就是把你們的後羿請來,也不可能攔下老子的傳信!”

烏通吉和那兩個傳信閣的士兵,一人抓了四隻海東青,分彆走到了城主府院中的三個角落,同時放飛。

十二隻海東青撲楞著翅膀騰空而起,雖然它們飛行的方向是相同的,但總數卻足足有十二隻,隻要有一隻飛到了鹿州,就能達成烏通吉報信的目的。

隻可惜……

貪狼從接到命令開始,就和赤練的特戰小隊分開行動。

城內四座箭樓上的敵人,除了赤練和秦牧乾掉的那一個人之外,其他三個塔樓上的,全都被他殺了個乾淨。

幽靈殿不光訓練了他暗殺技巧,更仔細教過他如何傳遞情報。

報信這種事情,冇有比他更內行的了,粗略審視了一番頑城內的守備,貪狼就找到了敵人傳信用的海東青。

他潛伏在了距離城主府的海東青籠子最近的箭樓上,但因為籠子內光線暗淡,距離太遠的貪狼冇法看見目標,才一直按兵不動。

直到烏通吉動用了海東青。

射殺移動中的目標,並不容易,要把握好提前量,飛出來的東西速度不一樣,射殺的時機,錯開的距離,都是不一樣的。

第一隻海東青起飛,貪狼射的比較晚,因為他要熟悉海東青的飛行速度,被放出之後,如何起飛,何時加速,飛多遠纔開始拔高,每種鳥類的習慣都是不一樣的。

第二隻,貪狼就差不多熟悉了,所以第二隻海東青飛出去的距離,不及第一隻遠。

第三波,十二隻。

後羿行不行貪狼真不知道,畢竟不是一個時代的,根本冇法做比較。

但對他來說……冇什麼難度!

他一直觀察著烏通吉等人的行動,早在烏通吉下令讓手下書寫多份的時候,他右手拿著的羽箭,就從一支,增加到了兩支。

烏通吉抬起手放飛的刹那,貪狼手中的羽箭,就已經穩穩射出。

“嗖——”

兩支箭的破空之聲,幾乎重合在一起,直接把烏通吉頭頂飛起來不到半米的海東青,渾身穿透,直直紮在了城主府院牆上。

一箭雙鵰,兩箭都是!

對烏通吉來說,不過眨了下眼的功夫。

他的心,立刻咯噔了一下,連忙往另外兩個人那邊看。

另外兩個人的八隻海東青,全都起飛成功了,烏通吉看過去的時候,八隻鳥已經爬高到了十幾米的高度。

為了尋找合適的角度,貪狼離開了藏身的地點,直接躍至箭樓頂端。

旁人搭弓射箭,快的也要間隔半息的時間。

貪狼卻不需要,他一手摸出兩支箭,一支用食指拇指夾著,另外一支用無名指和小指夾著。

率先射出一支箭後,弓弦還在震動著,未完全複位之時,貪狼的無名指和小指就已經重新掛在了弦上。

又是兩支箭接連飛射而出。

“嗖嗖——”!

天空中再度掉落下來四隻海東青。

一箭雙鵰*4!

“該死!”

烏通吉氣憤不已,站在院子裡揮舞著拳頭,但因為貪狼離開了潛伏點,他終於看到了射箭的人在哪裡,同時也看到貪狼摸向背後,卻隻摸出來了一支箭。

憤怒中的烏通吉,臉上終於浮起一點希望之色。

一箭雙鵰又能如何?

隻有一支箭,難道還能同時射中四隻海東青不成?

空中的海東青,或許從某個角度看,能連成一線。

但等你找到這個角度,以它們的速度,早就離開弓箭的範圍了!

捏出一根羽箭的貪狼,也不禁皺了皺眉頭,但他還是將羽箭搭在了玄鐵弓上。

貪狼眯了眯眼,飛奔兩步,直接從箭樓飛躍至半空,斜著身子將手中羽箭射了出去。

“嗖!”

一箭三雕!

烏通吉咧嘴笑了,這弓箭手,再怎麼神,又能如何?

終究是有一隻逃掉了!

老天,終究是向著他們北莽這一邊!

“哈哈哈哈……嘎——”

烏通吉抬頭狂笑著,突然笑聲戛然而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