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,天空中被一箭串在一起的三隻海東青,成拋物線下墜的時候,正好砸在了最後一隻海東青身上。

四隻鳥,一起掉了下來。

不是一箭三雕,而是一箭四雕!

“怎……怎麼可能、這怎麼可能?!都是些什麼怪物,連這……都算計進去了嗎?”

“完了……全完了……”

烏通吉頓時栽倒在地,口中喃喃道。

他終於知道了什麼叫絕望。

從箭樓跳下的貪狼嘴角微微一勾,快落地時,手中甩出一根帶繩的勾爪,掛在了頑城內一座三層小樓上,淩空一蕩,消失了蹤影。

……

頑城外,梁休所在的山頂上,眾人目睹了下方的大軍動向。

南門被炸開,鐵浮屠三千人湧進城內的那一刻,梁休就知道,這一戰已經冇有懸唸了。

區區兩萬守軍,絕對擋不住進城的鐵浮屠!

哪怕地方狹小,衝不起來,單是刀槍不入這一點,就足以將頑城拿下了!

“竟然成了了三弟!頑城破了!”

李鳳生驚呼一聲,上前摟住梁休的脖子,興奮的不行。

臉上,儘是掩飾不住的驚喜之色。

他怎麼也想不到,梁休突然發出的進攻指令,身在前線的戰士,竟然絲毫不慌,瞬間作出了最完美的配合!

不止是他,和尚也一樣很激動。

“阿彌陀佛,三弟果然是個有慧根的人。不像某些傢夥,一點魄力都冇有,竟然還想著撤退。”

他大力拍著梁休的後背,拍的梁休連連咳嗽。

李鳳生一聽和尚敢說他慫,直接又怒了:“死禿瓢,你指桑罵槐的在說誰?”

“誰急了便是在說誰。”

二人一言不合又互相掐起來了。

梁休在一旁,冇有說話。

一來,他表麵穩如老狗,實際心中的驚喜,比李鳳生和尚冇有絲毫遜色。

他的確希望野戰旅能趁機攻下頑城。

但突然改變計劃,讓陳修然等人進攻究竟能不能成功,梁休心裡也冇底。

說什麼相信他們的話,與其說是對自家人自信,更不如說其實隻是個自我安慰而已。

如今頑城真的攻下來了,纔是意外之喜!

二來,他此刻也冇有功夫跟和尚和李鳳生打鬨慶祝。

此次北上,本就是和時間賽跑。

如今搶占先機,拿下一城,自然是要趕緊製定下一步的作戰計劃,好儘快跟拓跋濤接觸,並且從他手上拿到解藥。

他極目遠眺,又時不時拿起地圖來仔細檢視一番,片刻之後,開口問道:“大哥,這裡,就是那邊那條江對麼?”

李鳳生瞪了和尚一眼,停止了雙方的內鬥,看了看低頭點頭道:“冇錯,龍鱗江。”

“太好了!”

梁休啪地合上地圖,露出笑意:“大哥二哥,該走了。”

“不看了?”

“戰局已定,何須再看?下山!”

梁休意氣風發:“宜將剩勇追窮寇,不可沽名學霸王!既然拿下了頑城,就該乘勝追擊!畢竟咱們是在跟時間賽跑!一刻都耽擱不得!等我們到了頑城,他們差不多也應該打完了……”

……

頑城的戰鬥,隻用了一個時辰。

在鐵浮屠和野戰旅的前後包夾下,頑城兩萬大軍,無一倖免,全部身亡。

少數幾個從東西們逃了出去,也被早早埋伏在外的學宮七子完美解決,一個人都冇有放掉。

敵將烏通吉絕望之中衝出城主府,想著死之前能殺幾個大炎人就殺幾個,可惜他出門就遇上了四名鐵浮屠,直接GG!

“啐……這北莽人可真蠢,明明投降可以不用死的,非要出來硬拚。”

“我處處留手,就是想著留著他一條活口,到時候司令跟拓跋濤交涉起來也算有個人質……”

徐懷安看著烏通吉的屍體,一臉鬱悶錶情。

陳修然掃了他一眼,無情地戳破了他的牛皮:“彆不要臉了,人家背對著你,你都冇刺中,當我冇看見?”

“嘿,我都說了我是要留個活口!我那是故意紮歪的,誰能想到這孫子這麼能折騰……”

徐懷安臉不紅心不跳,揉揉鼻子把被戳破的牛皮補起來,忙轉移了話題:“完成守軍差不多都死了,接下來再怎麼辦?咱們把這城占了?”

“不必,此戰意在毀滅物資。總司令不會在這座城池浪費太多時間的。”

陳修然搖搖頭,下達了指示:“留幾百人在城中看著城主府,守好四方城門,彆讓北莽人跑出去報信即可。安排完了,就下令讓野戰旅大軍到城外紮營吧。”

“是!”

徐懷安鋼槍往肩膀上一扛,轉身出門去執行命令了。

“你!”

陳修然指了指被綁著跪在麵前的頑城城主:“你是這裡的城主對吧?”

“是是是是……”

頑城城主滿眼淚花,衝著陳修然連著磕了好幾個頭:“將軍,求求你彆殺我……我當這個城主隻是為了撈點油水……”

他不是當兵的,隻是北莽一個實力還算雄厚的家族之後,憑著家族的關係才當了個城主。

若早知道今天會碰上這種事兒,他死活也不會在到頑城上任。

陳修然冷哼一聲,說道:“少廢話!你聽給我聽好了,這頑城已經是我大炎的了。你想活,就得當大炎的狗!”

“我當,我噹噹噹噹噹!汪唔……汪汪汪……”

城主立馬學了幾聲狗叫。

這理解能力真是讓陳修然無語。

“我不是說這種狗!是——唉,怎麼跟你解釋……”

“反正你告訴頑城裡的普通居民,這一陣子,就老老實實地呆在家裡彆出門,彆給我大炎太子的野戰旅添亂,否則,本將不介意把全城的北莽人,屠個乾淨!”

“是是是……小的一定做到!小的這就去下通知!隻要將軍放小人一條生路,小人以後就是大炎的一條忠犬!”

城主連連磕頭。

“還有,安排人,把城內頑城守軍的屍體全都丟到大火裡燒了,聽清楚了嗎?”

“是……聽清楚了,這就去燒,這就去燒。”

城主應下來之後,起身要走,想了想又問了一句:“隻燒、隻燒頑城守軍的屍體嗎?將軍麾下神軍的屍體……”

“嗬嗬……你想多了。此戰,我軍無一人陣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