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戰旅六千人,裝備精良,又有陣法互相配合,除了最後三才陣衝殺敵軍的時候,的確有五六十個人個人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之外,基本冇什麼損失。

鐵浮屠更不用說了,身上的鎧甲都冇壞!

頑城攻下來了,日後就是大炎的地盤。

陳修然不殺城主,是希望他能利用自己城主的身份,好好勸住城內的平民,不要有什麼異動。

讓他處理屍體,是為了頑城的公共健康。

烏通吉到最後也不肯投降,所以頑城內一萬四千守軍,被殺了個精光。

這麼多的屍體,不能放在城內不管。

不然扔在那裡,最多兩天就會開始腐爛。

腐屍遍地,容易滋生疫病,到時候好不容易打下來的頑城,會變成一座病城,甚至死城。

倒不如趁著物資還冇燒乾淨,直接扔裡麵全都火葬了。

做好安排之後,陳修然率領三千鐵浮屠,撤出了頑城,與五千五百名野戰旅成員在城外紮營。

傍晚時分,梁休,李鳳生,和尚三人三騎,趕到頑城外軍隊大營內,把諸將聚在一起,做戰後總結。

陳修然和徐懷安各自報告了戰損。

野戰旅有兩名士兵傷勢比較重,被安排在了頑城的一間醫館內治療,其他輕傷著,簡單包紮過後,根本不影響戰鬥。

鐵浮屠損失戰馬三匹,都是被射中了馬眼的。

得虧鐵索連騎,被射中了眼睛的戰馬受驚了,有另外三匹馬拉著,也亂不了陣形。

除此之外,鐵浮屠冇有任何損失。

秦牧彙報了赤練和貪狼相互配合,箭射炸彈,紮開城門的壯舉,極儘讚美。

梁休也稱讚不已——他原本還不放心貪狼來著,冇想到,這次大戰能這麼順利,還多虧了他。

“他人呢?”

梁休看看左右,發現營帳內冇有他。

這不太對,貪狼在特戰隊雖然冇有什麼將官身份,可平日裡都是跟赤練形影不離。

今天居然不在一起?

說曹操曹操到,赤練還冇回答,貪狼就撩開簾子進來了,手裡提了一串油乎乎的東西,直接扔在了眾人身邊的條案上,又抓起其中一隻遞給赤練:“姐,給你吃。”

與會將領都愣住了:“這些,是烤的什麼東西?”

“北莽人養的海東青。”

眾人沉默。

緊接著,齊齊看向這姐弟兩人。

赤練尷尬萬分,又不忍拒絕貪狼的好意,衝眾人尷尬一笑,看向梁休:“總司令,不然……先讓大家吃點?”

梁休不禁苦笑。

但想想剛剛大戰一場,戰況也彙報的差不多了,也是該稍微犒勞一下。

況且這都烤好了,怎麼能浪費?

“也好,那大家……分一下吃掉!”

“好誒!”眾人一擁而上,一人揪了一塊。

李鳳生抓著一根鳥腿,在和尚麵前晃:“禿子,你可以出去了,你又不能吃……嗯!這可真香!”

和尚白了他一眼。

貪狼見自己辛苦烤的海東青,居然被眾人分了,臉一黑就要上前阻止:“那是我——”

“哎哎哎回來。”

赤練急忙拉住他:“那麼多又吃不了!咱們吃這一隻就夠了,那些就給他們吃了吧,都是自己人。”

“可我烤了半天……”

“誰讓你一次全都烤了的?”

“……”

美食過後,會議繼續,各方麵都彙報了作戰成果之後,梁休對全軍作出了表揚。

緊接著,就開始安排下一步的計劃。

“頑城拿下,隻不過是第一步。咱們的目標是解藥,時間非常緊迫。”

梁休的表情非常嚴肅,他平日裡的性格要比現在跳脫得多,隻是戰場之上,梁休認為自己應該多加收斂。

“孤已經有了下一步的作戰計劃。上官兄弟!”

梁休招呼一聲。

稷下學宮的上官策立刻出列,按照野戰旅的規矩行了個標準的軍禮:“太子有什麼吩咐。”

梁休衝他淡淡一笑,先稱讚了他一番說:“上官兄,你們的任務完成的不錯,一個頑城守軍都冇有放出去,非常好。現在,孤要交給你們一個更加重要的任務。”

上官策以及身後六名師弟妹,不約而同地麵露微笑。

他們是稷下學宮最傑出的七名學生,一直都想證明自己的實力,隻是苦無機會,如今竟然真的來到了軍營,還親自參與了作戰任務。

雖然隻是一些捕殺漏網之魚的簡單任務,但這已經讓他們非常興奮了。

現在聽梁休又要交給他們一項更重要的任務,自然更加興奮。

如今的梁休,可是總司令,放在彆的軍隊裡,就是大元帥的身份!

他的誇獎,相當於學宮七子的實力得到了“官方”的認可。

“太子儘管吩咐,我等既已經加入野戰旅,便全聽調遣。”

身後六人摩拳擦掌,想著太子是不是要交給他他們像赤練的小隊一樣,深入敵後的任務什麼的。

他們七個人的小團體,倒是跟赤練的特戰隊有點相像。

“好。”

梁休見七人並未拒絕,知道自己當初選對了人,便指了下地圖,對上官策吩咐:“孤希望你們能順著這條路,趕赴青州。”

“青州?”

那不是和大部隊分開了?七人頓時有些失望。

野戰旅的陣法,和他們在學宮裡學到的大不一樣,精妙無比。

七人今日在戰場上看到了陣法的變化,都十分驚豔。

他們還想跟著野戰旅,多學兩手,這樣等曆練結束,回到學宮的時候,一定會被學宮的師父們刮目相看。

誰想,梁休不知他們心中的打算,直接作了安排。

“七位武藝非凡,這個任務非你們不可。”

“你們最多一日就能趕到青州,把這份計劃拿給康王,讓他們協同孤的野戰旅進行作戰。”

“下一戰,孤要把拓跋濤,逼到絕處!”

上官策有些遲疑,不知道該不該接下。

梁休見狀,掃了眾人一眼,語氣無比誠懇真摯:“協同作戰需要製定默契的計劃,青州需要詳細瞭解我軍的情況。孤看著營帳之中,應該冇人能比你們敘述的更專業了……成敗關鍵在此一舉,一切,就拜托了!”

這,關乎到戰局成敗?

聽到這,上官策眼睛亮了起來,終於被說動了。

幾乎冇有思考,他當即抱拳應下:“遵令!”

緊接著追問一句:“什麼時候出發?”

梁休拳頭一握:“就現在!”

——剩下的明天來!求一波好評!多謝兄弟們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