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官策二話不說,立刻就帶上六個師弟妹出發。

營帳內,眾人不約而同地看向梁休。

密信都送出去了,下一步計劃一定已經成型了,眾人都想知道,下一戰,該怎麼打。

“總司令,這一戰,頑城算是打爽了,下一步,咱們是不是要直接圍攻鹿州城了?”

“不,下一步……我們的目標是……”

作戰計劃一直講述到深夜。

第二天,除了野戰旅有五百人留在頑城之外,梁休大軍再度開拔。

但目標,不是鹿州,而是鹿州城西北方向上的另外一座城池——薪城。

而稷下學宮的上官策七人星夜兼程,終於在兩天之後,到達了青州。

青州城內,康王正在城中巡視。

一個士兵匆匆跑來報告:“報……康王殿下,青州城外來了七人,自稱是受太子殿下所托,前來傳信。”

“太子?”

康王停下腳步,緊鎖眉頭,歎了口氣,心說這胡鬨的太子,終究還是到前線了。

不過,派人來傳信是怎麼回事?

已經帶兵出征了,為何不直接趕赴青州來跟青州守軍彙合?

“帶本王去見他們。”

康王把巡查的事情交給部下,對報信的士兵吩咐道。

那士兵應了一聲,扭頭就往北走,康王直接招手叫住了他:“站住!本王說,讓你帶路去見太子派來的信使,你趕什麼去?”

那士兵茫然地回答:“屬下就是要帶殿下前去見他們。”

“你不是說他們在城外?”

“是在城外。”

“那你往北走做什麼?”

“殿下,小的是北門的守軍,他們在青州城北門外……”

“北門?”

康王麵上顯出一絲疑色。

太子帶兵從京都往青州走的話,就隻有一條路。

青州城又是一座建立山中關隘上的邊城,隻有南門兩道城門,大軍無從繞道。

他的信使,怎麼可能在北門呢?

難道是拓跋濤用的什麼詭計不成?叫人偽裝成太子的手下,潛入青州?

不過……如果是拓跋濤的計謀,也太明顯了點吧?

康王想不通了。

“城外確實隻有七人?”

他確認了一遍。

“回殿下,確實隻有七人。”

“那走吧,帶本王過去看看。”

青州城外視野開闊,不太可能有什麼距離太近的伏兵。

若外頭隻有七個人的話,不管他們是哪方陣營的人,城內這麼多的守軍,又是大白天,即便是開城讓他們進來,也對青州城造不成任何威脅。掀不起什麼風浪。

看看他們究竟是什麼人,若是實在可以,直接關起來叫人嚴加看守,審問就是了。

康王跟著小兵來到城門處,爬上城牆親自往下看。

還真的隻有七人七騎。

康王打量七人一番,見他們身上的鎧甲形製,跟北莽大不相同,明顯是大炎的工藝。

看七人的樣貌,也明顯區彆於北莽人,就是在康王看來,他們一個個麵容都還稚嫩了些。

全都是十**歲的孩子。

如果是拓跋濤的詭計,能找這樣的七個人來,也算是用心了。

康王細細思索一番,命令守城官道:“開城門,帶他們來府中見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守城官叫了兩個人,剛要走,康王又追了一句:“多帶點人,這七人都是高手,要小心應付。”

年輕歸年輕,但這七人騎在馬上的身姿,卻讓康王一眼看出他們都是箇中高手,跟普通的士兵,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彆。

康王都這麼說了,守城官不得不重視起來,直接點了五十人,打開城門就把外麵七人給圍了起來,命令上官策等人下馬,由他們步行護送入內。

“大師兄,他們這是乾什麼?咱們明明是替太子殿下傳信的……怎麼跟防賊一樣防著咱們?”

洛塵凝著眉毛,渾身不自在地附在上官策耳邊問道。

身邊五十多個人皆手持兵刃,鋼槍雙手挺著,鋼刀直接是出鞘的。

縱然那守城官說是要“請”他們去見康王,可這架勢,分明是押送。學宮七子,背景身份都不簡單,心高氣傲,被這樣對待,自然不快。

上官策聰慧,是個善於站在他人立場上思考問題的人,腦筋一轉,就猜到了原因。

“許是吃驚咱們從北麵過來的。”

“野戰旅一路上行動隱秘,無人知道動向。連大炎密諜司的人都讓特戰隊甩開了,遑論固守在城內的康王殿下?”

“康王不知道咱們的底細,有防備那是應該的。咱們不必介懷,待會兒見了麵,亮明身份就好了。”

上官策囑咐道,學宮六人皆點頭稱是。

康王府中,梁初早已知會了陳翦,徐繼茂等一眾將領彙聚等候。

有這幾名大將在,即便這七人是武藝超群的刺客,也冇什麼好擔心的。

兩相見麵,康王不繞彎子,直接問道:“你們幾個,是什麼人?”

上官策上前一步,直接取出梁休給的書信:“在下稷下學宮上官策。”

“我們師兄弟七人,受太子殿下所托,前來送信給康王殿下。太子殿下已經攻下頑城,需要康王殿下協同作戰。書信內容,正是太子擬定的作戰計劃。”

上官策表明身份,道明來意。

但他的話,著實讓康王一眾吃了一驚。

“頑城?”

康王是知道頑城的,頑城位置在鹿州城的西北方向,易守難攻。

頑城原本是北莽的一座邊城。現如今拓跋濤攻下鹿州城之後,它反而成了北莽後方的一座城池了。

太子帶兵離京,直接去了頑城?還把頑城給攻下來了?

這怎麼可能?!

康王,徐繼茂,陳翦都不相信。

“嗬嗬,攻下頑城?”

“這種謊言,也能編造得出來?”

“頑城易守難攻,就算太子殿下的軍隊真的如此神速,趕到了地方,一萬多人,又如何能把頑城攻陷?”

“頑城對北莽來說非常重要,從鹿州更是一天的功夫就能馳援。若頑城真的遭遇攻擊,拓跋濤又豈會坐視不管?”

脾氣暴躁的徐繼茂,直接建議康王:“殿下,依我看這七人身份可疑,不足以采信,不妨將他們關起來,好好審問一番,看看他們究竟是誰派來的,散佈這些謊言,又究竟有什麼目的!”

——今天狀態不太好,寫來寫去老是不滿意,大家見諒!差著的明天補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