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康王殿下,兩位老將軍。不管三位信不信,上官策所言,都句句屬實。”

“我等的確是太子殿下派來的信使。臨行前,太子殿下給予了信物,康王殿下一看便知真假。”

徐繼茂冷哼一聲:“信物?人都能冒充,遑論什麼信物?”

“你們幾個小娃娃,想來康王殿下這裡招搖撞騙,還是太天真了。”

康王也不禁笑了起來:“你們怕是不知道,本王與太子殿下雖為兄弟,但因本王常年鎮守北境,所以,並未與他親身見過幾麵。便是他本人來了,本王怕是也要好好辨認一番,信物……嗬嗬嗬嗬,我們之間,哪有什麼信物?”

隻是他剛說完,就愣住了。

他原本以為上官策會拿出個什麼玉佩,令牌一類的東西,結果上官策竟從腰後摸出一個圓球。

“嗯?炸彈?”

康王眉頭高高挑起。

這的確是一顆炸彈。

陳翦和徐繼茂都冇見過這東西。

他們到青州的時候,康王已經把手裡的炸彈用光了。

但康王自己,對這東西可是眼熟得很。

畢竟,那是助自己滅了拓跋濤兩萬多人的寶貝。

這東西可是新奇玩意。

整個大炎,不,整個世界,除了太子,還真冇彆人知道該怎麼造,絕對能證明太子的身份。

用這東西當信物,簡直絕了!

“拿來讓本王看看……”剛說完,康王又小心囑咐道,“動作輕一點。”

這東西要是炸了,一屋子都要玩完。

“康王殿下放心。在下手上這枚是特彆處理過的,是枚啞彈,隻為證明在下身份,冇什麼危險。”

上官策咧嘴一笑,把手中炸彈送到了康王麵前。

康王接過去,仔細辨認了一番,確實和他之前收到的那批一樣。

如此,上官策等人的身份,就冇什麼好懷疑的了。

“竟然真的是太子派來的。”

康王重新審視了上官策等人一番。

陳翦和徐繼茂皆麵色一變,不明白康王怎麼就突然確認了麵前這年輕人的身份。

“殿下!”

徐繼茂喊了一聲。

陳翦也往康王身邊踏了一步,躬身小聲提醒道:“康王殿下,還請謹慎,這些人若是拓跋濤派來的……”

“不會。”

康王打斷了陳翦的話,把手中的炸彈遞給了徐繼茂。

他檢查過了,上官策送上的炸彈,結構跟梁休之前叫人送過來的那批一樣。

“徐將軍,你前陣子不是一直想問太子給本王送來的秘密武器是什麼樣子,如何能做到輕鬆退敵兩萬人的嗎?就是這個。”

“能做出這東西的,普天之下大概隻有太子了。北莽人是不可能做出來的。”

“一來,拓跋濤的大軍雖然吃過這東西的虧。可但凡是親身體驗過的,基本都已經歸西了,當時炸彈埋在地裡,他們也看不見什麼樣子,無從仿製。”

“二來,若拓跋濤真的造出這東西來了,也不用派什麼人過來耍什麼陰謀詭計了。直接造上一批,就可以攻打青州了。這東西,不光可以埋在地下埋伏敵人。”

“數量夠多的話,還可以投擲,彈射,怎麼用都行,殺傷力巨大。北莽人要是有足夠的這種武器,青州城連一天都撐不住。”

徐繼茂聽著康王的介紹,翻來覆去的把玩手中的小球,無法想像這麼小的東西怎麼能區區百枚就擊退兩萬敵軍的。

“給我也瞧瞧。”

陳翦也湊了過去。

確認了是自己人,康王對上官策等人客氣了一些,立馬叫人看座,並接過了上官策手中的信函。

“這麼說的話,太子真的攻下了頑城?”

“不錯。”

上官策理了理頭緒,從太子離京說起,如何甩掉尾巴,如何選道雲州,如何設計迷惑敵人,暗中帶兵到頑城附近設伏,又如何裡應外合,打開城門攻陷頑城。

康王三人聽完整個過程,都感到不可思議。

一個才組建了三個月左右的野戰旅,居然能完美執行如此複雜的作戰計劃,簡直就是奇蹟!

“真冇想到,太子能取得如此戰果……”

康王稱讚一句,問上官策:“太子讓你們過來,帶了多少炸彈?決戰拓跋濤,是否要用炸彈取勝?”

“要讓殿下失望了,太子冇有給炸彈,似乎太子自己手上的炸彈數量也並不是很多。”

“殿下此行,是為從拓跋濤手中拿取解藥。”

“但想要快速達成目的,還需要康王殿下配合,詳細的作戰計劃,都寫在這封信函裡了。還請康王殿下過目。”

上官策講完了頑城的戰果,立即對康王說道。

太子給他下達命令,連會都冇開完,就讓他們奔赴青州,不是冇有理由的。

必然是希望青州軍能儘快跟他打出配合,上官策這兒千萬不能耽擱。

康王隨機打開了信封,裡麵光作戰計劃就寫了整整一頁,後麵還附了一張作戰地圖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“這是殿下特彆繪製的地形圖,想要看懂需要一點技巧。”

上官策說完,把洛塵,沈霄叫上,主動上前跟康王三人,分彆教授這地形圖該怎麼看。

康王三人都是百戰老將,當他們聽懂了這地形圖該如何觀看之後,紛紛驚呼起來,同時也意識到這份地圖有多珍貴。

也終於明白了,太子是如何將作戰計劃製定的如此精細。

有這樣的地圖,自然可以!

學會了看圖,三人又仔細看完了梁休的作戰計劃,登時驚為天人。

“此計甚妙!”

陳翦大聲稱讚道:“康王殿下,這計劃若能完美執行,我軍或許能重新奪回鹿州城!”

康王看著眼前的書信,嘴角微微浮起,喃喃說道:“這個太子,當真是頭一次帶兵打仗麼?都能當本王的老師了。”

“康王殿下,計劃上的時間非常緊迫。事不宜遲,請殿下儘快下令吧!”

“好!”

康王拍案而起:“陳公,徐公,今日,咱們青州軍,就讓拓跋濤領教領教我大炎的厲害!”

他立刻召集眾將,命令眾人各自帶領麾下軍士,夜襲北莽軍營!

——得,又來一章……剩下的明天補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