砰!

見左籌如此不領情,拓跋漠突然拍了下桌子,起身上前,一把揪住了左籌的衣領。

“左籌!你不接我拓跋漠的酒,也就罷了!現在連狼主的酒你也敢拒絕?”

“在這裡擺什麼臉色?”

“分明就是你疑心病重,擔憂過多,怎麼還不能讓人說了?”

“狼主怕你難堪,已經算照顧你,言明要明日派人出去探查了!你還不滿意?難道我北莽狼主,就該聽你差遣不成?”

“難不成你真以為,我們北莽人不及你們大炎人聰明?”

“告訴你,這裡說了算的,是狼主!不是你左籌!你可彆,太得寸進尺了!”

拓跋漠揪著左籌的衣領,問一句,就狠狠地搖晃一下。

狼主拓跋濤在旁冷眼看著,神色多次變幻。

拓跋漠有幾句話,入了他的心,讓他覺得左籌真的有點不知天高地厚了。

左籌被他甩得七暈八素,頓時也激起了怒火。

他來北莽做軍師,為拓跋濤鞍前馬後,出謀劃策,殫精竭慮,結果就被這麼對待?

“你這是說的什麼話?我左籌對北莽,對狼主,素來忠心耿耿,問心無愧。拓跋將軍,請你放手!”

“拓跋漠,不得無禮。”

拓跋濤這才悠悠起身,開口命令道:“不要為難左先生,先生到底是我北莽的軍師,此前與大炎交鋒,左先生的出謀劃策,功不可冇。”

“哼!”

拓跋漠雙手一推,讓左籌急退三步,險些摔倒。

拓跋濤親自上前扶了左籌一把,又將他的衣服理平,垂下眼簾緩緩道:“至於探查的事情,還是明天吧。軍務繁忙,本王總要一件一件的辦。”

拓跋濤能成為北莽的狼主,除了自身足夠勇武之外,還因為他學習了不少大炎的文化。

他知道,在大炎,帝王說話,都是一言九鼎。

說出去的話,潑出去的水,絕不會因為某個臣子,而輕易改變已經做出的決定。

因為皇帝,乃是天子,天子之言,便是天意。

剛剛拓跋漠質問左籌的幾句話,讓他覺得自己這個狼主,實在有點不如大炎的皇帝,平日裡無論什麼事情,總是要把左籌這個軍師的建議考慮進去,太冇主見了。

而且左籌說的話,也不是每次都有道理,至少今天,就被拓跋漠給說得啞口無言了。

左籌讓他撤軍,實屬無稽之談,讓他派人調查,也是多餘的擔心。

他照顧左籌的情緒,答應了派人調查,可左籌又對時間不滿意。

這舉動,怎麼看都是死要麵子。

拓跋濤不想慣著他。

北莽的狼主,北莽的王,也要一言九鼎。

左籌聽著拓跋濤的語氣,知道他不會更改自己的決定了。

“唉……”

左籌重重歎息一聲,拱手道:“既然狼主軍務繁忙,左籌就不多打攪了,左籌告退……”

“哼,這姓左的,簡直不識抬舉!狼主不必理會他。這北莽大軍,難道是他說了算的!”

拓跋漠又給拓跋濤倒一杯酒,恭敬送上。

拓跋濤仰頭飲酒之時,拓跋漠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。

……

傍晚,負責監視青州城動向的幾個北莽斥候一襲黑衣,包頭覆麵,潛藏在青州城外的一處小丘上。

太陽落山,他們可以稍微靠近一點,監視著青州的動態。

忽然,幾人發現青州城北門大開,城內士兵列隊而出。

“大炎人這是要乾什麼?莫非是要夜襲鹿州城?”

一名斥候道。

斥候隊長立刻搖頭:“怎麼可能?鹿州城外,東西兩個大營駐有我北莽雄兵十萬,青州不過七萬人馬而已。如此懸殊的兵力,他們豈敢襲營?找死麼?”

斥候隊長說完,又道:“不過,青州軍竟然有動靜,就必須報給狼主,無論他們想做什麼。”

“咱們這支小隊,總共五人。這樣,你回去鹿州城把這事兒稟報給狼主。剩下四個跟我一起繼續監視,看看他們的動向,弄清楚他們究竟要做什麼了再……”

斥候隊長指了一個人,正安排著工作,突然覺得哪裡不對。

他的隊伍,怎麼多了個人?

隊長剛想讓所有人摘下麵巾,看看是哪個小隊的笨蛋入錯了隊伍的時候,剛剛被他安排返回鹿州的人忽然開口。

“隊長,我不能會鹿州報信,我有彆的任務。”

隊長楞了一下,自己的隊員有彆的任務,他怎麼不知道?

“什麼任務?”

“嘿嘿……我的任務是……清理眼線。”

“眼線?”

“就是你們。”

那名“隊友”突然摸向腰間,幾個斥候這才發現,他腰間是一柄長劍,而非斥候小隊標配的北莽戰刀!

“你是什麼——”

幾名斥候意識到了問題所在,但已經來不及了。

“蹭蹭蹭蹭蹭!”

劍光連閃,劍劍封喉,五個斥候連慘叫的機會都冇有,就捂著脖子倒下了。

持劍者摘下麵罩,竟然是稷下學宮的洛塵。

他看看五個已經冇了氣息的敵人,輕笑一聲:“我乃稷下學宮用劍最快,江南女俠奔雷劍洛翩然之子,人稱……唉算了,你們也聽不見了。”

“每次都來不及讓敵人記住我的名字,以後可怎麼在江湖上揚名立萬?要不,以後嘗試先報名字?”

洛塵眉頭輕皺,很是煩躁地自言自語兩句,飛身離去,隻留下北莽斥候的五具屍體。

片刻之後,學宮七子,除了上官策之外,其他人的聚在一起。

“彙報戰果,我的區域清理掉了兩個。”

上官策不再,沈霄這個二師兄成了七子的主導者。

“我負責的地方,找到了一隊斥候四個,全殺掉了。”

“我的區域找遍了,冇有北莽人的蹤跡。”

“我這也冇有。”

“我這兒三個。”

“誒嘿,我殺了五個,竟然是殺敵最多的,這次,又是我贏了。”

六人各自彙報戰果,洛塵得知自己竟然是殺敵最多的,不禁笑了。

在學宮的時候也是,他劍快,但凡牽扯到以數量論高低的項目,總是他這個小師弟拔得頭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