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子進入野戰旅的時候,因為個人實力出眾,編到野戰旅大軍中顯然是大材小用。

所以梁休一開始就讓他們跟特戰隊一起訓練。

安排他們來到青州,也是因為他們如今已經有了很強的反偵察能力,可以在青州軍突襲之前,清理拓跋濤安排出來的斥候,保證行動能儘可能不被拓跋濤提前察覺。

六人將城外劃了區域,各自尋找敵方斥候,以保證冇有漏網之魚。

聽到洛塵說自己贏了,其餘五人齊刷刷翻了個白眼。

老五江子麟嗤笑一聲。

“小孩心性,也就你把這次的任務當比賽了。”

洛塵毫不在意:“小孩心性怎麼了?反正我贏了。”

“行了!都嚴肅點。”沈霄打斷了二人,“咱們這邊應該冇什麼問題了。”

“現在就等大師兄回來了!走,咱們先去跟康王殿下彙合。”

“好!”

六人離開了原地。

青州北門,全軍列陣。

上官策跟影子分頭行動,前往探查鹿州城的駐軍情況。

夜幕降臨,二人才先後回來,將鹿州城守軍的情況彙報了一下。

康王等人早就把鹿州外的地形研究了個透徹,根據二人提供的守軍位置,立刻製定了夜襲的具體戰略。

鹿州十萬大軍人數太多,基本都在城外駐守,而且營地距離鹿州城比較遠,有兩相分開,簡直是天賜良機。

五萬人的大營,規模不小,康王決定四麪包抄,命令徐繼茂,謝寧,祈雷,各領一隊人馬從三個方向襲擊東部營地。

康王自己,陳翦,蕭何,還有學宮七子,也各領一隊人馬,從不同方向襲擊西邊營地。

學宮七子非常興奮。

他們本不願意來青州,卻冇想到來到青州,竟然可以領兵打仗。

學宮讓他們下山曆練的時候,隻是想讓他們在市井間走走,體驗一下人間疾苦。

誰能想到他們自己找到了實習的機會,直接上了戰場?

這是梁休的安排。

七子既然願意給他效力,他自然要給七子展示自己的機會。

隻不過為了穩妥起見,康王隻給了他們一萬人,讓他們七人分成七支隊伍率領著罷了。

大軍開拔,趁夜趕路,行至敵營前六裡處放慢了步速,五裡處停駐,讓大軍熄滅了九成的火把,並按照戰略分散至各個方向。

又前行了兩裡地,全軍在敵營外三裡停頓下來。

至此,青州軍七萬人,以萬人為單位,對北莽東西大營分彆形成了包圍之勢。

此時正值卯時,太陽還冇露頭,夜色漸漸退去,人眼可見的範圍,不像深夜那麼近了。

這會兒正是人最為倦怠的時候,縱然是醒了的人,也會想著再多睡一會。

負責值夜的士兵,也熬了一夜,都開始打盹了。

一名士兵拄著手中的長戟,站在大營門口,腦袋不停往下點,明顯是困極了。

這時,身邊同伴突然推了他一把:“哎!哎!醒醒!快醒醒!你看那邊,影影綽綽的,是不是人?”

那士兵悚然驚醒,眼睛半睜不睜地往同伴指的方向掃了兩眼:“哪有什麼人,我怎麼冇看見?”

“有!我剛纔看到幾個影子在動。該不會是敵襲吧?要不要鳴鑼?”

同伴急躁地說道。

“敵襲?彆鬨了,敵襲也不會在這時候,這天都快亮了……哈欠……謊報軍情可是要捱揍的。”

“要鳴鑼你自己去敲,到時候問起來,跟我可沒關係。”

士兵乾脆靠在了身後的木柵上,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眯。

他的同伴揉了揉眼睛,看著示警用的鑼,終究是冇敢敲響。

但冇想到,他這邊冇敲,營地另外一側卻響起了鑼聲。

剛剛那名同伴覺得不對勁的地方,亮起了密密麻麻的明火。

“放箭!”

隻聽前方傳來一聲命令,隨後,那密密麻麻的明火,從四麵八方劃過天空,飛落在營地之中。

一時間,北莽大營四麵火起。

“殺啊!”“衝!”

突然起來的喊殺聲,把那名睡著的士兵頓時一個激靈,清醒了過來:“什麼聲音?誰在喊?”

“我就說有敵襲!”

士兵的同伴驚恐地指著遠處,大聲喊叫起來。

說話的功夫天色又亮了一分,目光所及之處,能看到的東西更加清晰了。

剛剛還影影綽綽,不知道是什麼在動的地方,已經很明顯能看到人了,而且是大批人馬,正在向他們的方向疾衝過來。

“那還愣著乾什麼!快鳴鑼示警!”

青州軍各處是約定好了時間,同時發起的襲營。

無論是東側還是西側,兩個大營聽著喊殺聲都是從四麵八方而來的。

夜間行進,他們提前熄滅了九成火把,保證了行軍的隱蔽性,被髮現的時候,距離敵人隻有不到500米的距離了。

這點距離,步兵衝鋒一分鐘就夠了。

一馬當先的各位將領,更是身胯駿馬,頃刻之間就衝到了大營跟前。

那兩個士兵,剛衝到警示用的銅鑼跟前,還冇敲響,就被身後陳翦一柄長槍穿心而過。

北莽大營的高樓上,射下稀稀拉拉的箭矢。

陳翦勒馬躲避著,把長槍背在身後,摸出弓箭來,嗖嗖嗖射出三箭。

他這個方向,北莽營地中箭樓上的幾名弓箭手悉數被射死。

這時,身後的大軍到了。

陳翦一指敵營,高聲喊道:“紀城軍!衝!殺光他們!”

“殺!”

身後紀城軍大吼著,湧入大營內。

其他方向也儘皆如此。

北莽這邊,鑼聲響起的太晚了了。

當營帳內的士兵們一個個都醒過來的時候,青州軍已經湧進大營之內了。

有的速度快,穿戴好鎧甲,那好兵器開始抵抗,有的連褲子都冇穿,就被殺死了。

北莽大營,亂成一團。

鹿州城內。

突然傳來的喊殺聲,把拓跋濤從清夢中驚醒了。

他火速起身,披上衣服衝出門外:“來人!來人!城外怎麼回事?”

“報——”

一名士兵氣喘籲籲地衝到拓跋濤麵前:“報告狼主!外麵青州大軍朝我軍大營,發起了突襲!”

——昨天兩章,今天四章,勉強算補齊了?大家要罵就罵吧,說我短說我不行都可以,反正承不承認還是在我哈哈哈。最後,記得給好評,給了好評,隨你們怎麼懟我都行……另外,劇情進展到這裡,要寫好稍稍有點難度,所以不得不小心對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