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籌分析半天,想說清楚利害。

可拓跋濤不聽他的,反而拓跋漠一句話,就讓他下了命令,轉身離開。

左籌看著拓跋濤的背影,失望至極。

昨夜拓跋濤冇接收他的建議,左籌就回去想了一夜,也大概能明白自己到底那句話,哪些詞語惹的拓跋濤跟拓跋漠不快了。

可事實如此他又能怎麼說呢?

再看看拓跋漠,更是心焦不已,一個莽夫帶兵打你的仗就是了,怎麼屢屢反對他這個軍師的意見?

怎麼以前冇發現拓跋漠主意這麼大呢?

“將軍啊,你把問題看得太簡單了,退守薪城,有可能會因小失大的……”

左籌愁眉不展地看著拓跋漠,放軟了語氣對拓跋漠勸解:“將軍,你聽我一言,現在勸狼主回頭,還為時未晚,若是大軍真的撤進了薪城,再後悔都來不及了。”

拓跋漠看著拓跋濤走遠了,回過頭來。

剛剛跟左籌分辨的時候憤怒的表情消失不見了,反而古怪一笑,往左籌麵前走了兩步,附身說道:“左先生,是你把問題看得太簡單了……”

說完,拓跋漠高深莫測地拍拍左籌的肩膀,也轉身離去。

這話……什麼意思?

左籌看著拓跋漠離去的背影,感覺拓跋漠話中似乎有些深意……

拓跋濤等人直接前往薪城。

北莽大軍也很快收到了撤退命令,他們立刻放棄了反擊,開始尋找方向突圍,往新城方向撤退。

青州軍趁勢追趕,又殺了不少人。

但他們刻意放開了包圍網,讓北莽大軍順利扯了出去。

“徐公,陳公,帶兵從側翼阻攔,一定要保證敵人隻能往薪城方向逃!”

康王立馬下令。

徐繼茂和陳翦立刻帶著手下的隊伍,趕赴逃兵西側。

把敵人趕到薪城,是計劃的一環,不過這最關鍵的一步,實施起來反而變得尤為簡單。

因為北莽人自己,也做了相同的決定。

這讓青州軍將領們倍感意外。

這不是主動往太子計劃裡麵鑽麼?

康王得知拓跋濤大軍的動向,立刻下令青州軍大軍壓上,在後麵急追,跟在後麵趕赴薪城,從外麵圍住北莽大軍。

於此同時,梁休已經帶著野戰旅和鐵浮屠大軍,來到了西側二十裡外的龍台山,紮下了大營進行整頓。

郝俊才也從雲州疾行而來,與大部隊彙合。

夜裡,眾將彙聚在一起,討論下一步的作戰計劃。

郝俊才先向梁休彙報了他在雲州,是如何吸引暗影注意力的經過。

擺酒宴,招美人,日日淫糜,夜夜笙歌。

他已經非常謹慎地省去了許多“細節”,但還是聽得其他將領豔羨不已。

一個個看郝俊才的目光,恨不得把他給撕了,自己上去代替……

自從太子下令要出征北莽,野戰旅從上到下,就一刻不停地加緊操練。

當時就立下了規矩,要出征北莽回來之後,才準碰女人,有老婆冇老婆的,都一個樣!

這一整個團,都是餓漢子,唯獨他郝俊才吃飽了,還是奉命吃飽的,吃飽了還賊嘚瑟。

要不是他頂著梁休的臉,估計說到一半兒的時候,就有人忍不住要上去揍他。

“書記官,郝營長的表述,和他在雲州的所作所為,相符麼?”

梁休特地叫來了記錄郝俊才每日行為的書記官,問了一句。

郝俊才連忙雙手合十,向書記官作著揖,投去一個請務必嘴下留情的目光。

書記官淡淡一笑,回答道:“回稟太子,郝營長在雲州,儘心儘責,把一個紈絝太子的形象,演繹的非常好。根據營中的暗哨觀察,暗影每日都會來大營探查,說明郝營長,確實騙過了他們,冇有泄露大軍的行蹤。”

郝俊才鬆了口氣。

“就是有一個問題……”

“什麼問題?”

梁休挑眉。

“郝營長和那些煙花女子**的時候,常以太子的身份對那些女子做出各種許諾。”

“此事事關重大,下官實在不能裝作視而不見,因此要特彆跟太子殿下彙報一下。”

“許諾?”

梁休又挑了挑眉,饒有興致地看著郝俊才:“郝營長,你都替孤,跟那些姑娘許了什麼承諾啊?”

“呃……”

郝俊才撓著臉,心虛地說道:“就是許諾給他們贖身給個名分啥的……當時就是一時衝動,主要是她們太……專業了。”

眾將麵上一僵,尼瑪啊,究竟是什麼樣的專業,才能讓郝俊才這傢夥胡言亂語?

梁休嘴角一抽。

他孃的,這不是給老子找麻煩麼?老子再怎麼也是個太子,這事兒要是傳出去了,天下人該怎麼看我?

梁休黑著臉:“解鈴還須繫鈴人,郝營長,你自己許下的諾言,日後可要自己消化了。你許諾的那些姑娘,每一個都必須娶回家裡去,好好管著,絕不能讓她們到處亂說,懂麼?”

郝俊才如遭雷擊。

這麼多煙花柳巷的姑娘,全接到家裡去?他老爹知道了,還不得弄死他?

梁休此時過來拍著他的肩膀,露出一個笑容:“這也算給你儘心儘力完成任務的獎勵了。”

眾將聽到這裡,都憋不住笑了出來。

徐懷安調笑道:“妙極了!郝俊才還不快謝謝太子殿下,這麼多姑娘,你回京之後,都能開店了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營帳內頓時鬨笑聲一片。

用郝俊才的事情調節了下氣氛,梁休立刻拉回正題,對眾將說道:“現在拓跋濤大軍已經退回薪城了。咱們的第二步計劃,也算彎成了。”

“但接下來,纔是重中之重,也是最艱難的一戰。大家都要做好心理準備。”

梁休鋪開地圖。

“徐懷安,郝俊才,秦牧,你們三人,明日一早,就帶著麾下士兵前往龍鱗江。”

梁休指著龍鱗江附近的地形,環視一圈,道:“看見這裡了冇有,這一塊的地勢較高,孤要你們用最短的時間內,築起一條水壩,在此處蓄水!”

“郝俊才,你和秦牧的隊伍,負責從這裡開挖河道,引向南方!”

眾人看著地圖,很快理解了梁休的意思。

“太子殿下的意思,是要水淹薪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