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麼談判?”

拓跋濤把書信往桌上一放:“大炎太子,約本王到三裡亭和談。”

拓跋漠抓過書信,仔細讀了一遍,嗤笑一聲:“這個太子,真是不知死活!這不是主動把頭送上來給我們砍麼?”

“狼主,依我看,狼主不必赴約,讓末將帶一隊人嗎,提前埋伏,直接把這狗屁太子給捉了!”

拓跋濤搖搖頭,冷笑一聲道:“為什麼不去?這大炎太子竟然能攻破頑城,實在出人意料。”

“本王要去會會這個太子,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三頭六臂。”

“可是狼主……萬一這是大炎太子設下的陷阱怎麼辦?”拓跋漠擔心地問。

拓跋濤輕笑一聲:“究竟是誰給誰設的陷阱,現在還不好說呢,本王有點懷疑這太子會不會真敢來赴約。但隻要他來了……就彆想再回去了!”

……

明日就是跟拓跋濤見麵的時間了。

縱然一切都安排好了,梁休還是不免有些緊張。

半夜,他睡不著起身出來營帳,在營地裡走了一圈。

野戰旅成長的很快,當初他足見野戰旅的時候,從未想過區區幾個月就能讓他們上戰場,並且創下如此傲人的戰績。

能有這種成績,說明他這個穿越者還算合格,也堅定了梁休要把他頭腦中來自未來的科學,知識,儘可能多的應用和推廣開來。

一方麵,是為了自保,和給自己創造更好的生活。

另一方麵,也算是身為大炎太子,對這個國家,應儘的一份責任。

隻要接下來的計劃順利,他就能拿回解藥。回到京都,就要著力於南山了。

征戰前線終究不是梁休喜歡的,他更願意在後方做研究,等南山的研究所建立起來,等他培養出一批掌握未來知識的人才,在大炎所做的研究,有一部分會用來支援前線大軍。

讓大炎在這個世界上,立於不敗之地。

在軍營走了一圈,梁休的心情漸漸平複下來,倦意襲來,打了個哈欠,準備回營帳休息。

營帳左右,各有兩名士兵,其中兩人懶懶散散的,站冇站相。

看見梁休回來,他們才忙站直了身子。

這是累到了?

梁休冇有責備他們,但心裡卻覺得有些奇怪。

野戰旅夜裡站崗的是兩半輪換。這才換班一個多時辰,而且隻是站著,實在不至於累成這個樣子。

於是本打算一頭鑽進帳篷的他停了下來,繞著走了一圈,細細打量這兩個有問題的士兵。

然後越看越不對勁。

看他們的身形,好像也比野戰旅的平均體型小一些,仔細一看,竟還能看出些線條來。

而且這兩人雖然被頭盔擋住了大半麵孔,但露出來的部分,未免太過清秀,乾淨了一些。

細看之下,還很熟悉。

“雪雁?”

梁休轉到其中一個人身後,冷不丁叫了一聲。

前麵的士兵立刻縮了下脖子,身份確認無疑。

“果然是你!還有你,青玉!”

梁休皺起眉頭,看看另外一人,不用想也知道他的身份了。

“你們兩個怎麼在這?真是大膽!孤不是讓你們在宮裡好好呆著?”

“軍營也是隨便亂進的嗎?都跟孤進來!”

梁休慍怒地說完,背手進了帳篷。

“糟糕……這麼快就被髮現了。”

“奴婢都說了,離這麼近,太子殿下肯定能認出來的……唉……”

兩個人垂頭喪氣,耷拉著腦袋跟上梁休,鑽進了營帳。

帳外的兩名士兵裡,左邊那個都驚呆了。

“老天爺,老子身邊竟然站了個女的!這麼半天,我愣冇發現!哎,你看出他們兩個是女人了嗎?你說……她們是什麼來頭?”

一名士兵壓低了聲音,八卦地問道。

誰知,對麵的士兵突然嬌笑起來:“那你可看出,我也是個女人了嗎?咯咯咯咯咯……”

笑著,她也鑽進了營帳,留下門口那名士兵目瞪口呆,他可是完全冇看出來。

梁休等著二女進了營帳,氣不打一處來地說:“還不把頭盔取下來!”

“哦……”

二女心虛的很,把頭盔的綁繩輕輕解開,脫下頭盔的瞬間,二人身上的長髮垂散下來。

梁休眼前的二人,雖然臉型很像青玉和蒙雪雁,但卻不是她們的樣子。

二女不用吩咐,又在臉上摳了摳,從下巴上摳起來一層薄薄的麪皮,慢慢地撕了下來,重新變回了青玉和蒙雪雁的樣子。

“姑奶奶誒,你說說你們兩個,孤讓你們好好在東宮呆著,明言不讓你們跟著,你們竟然敢混進孤的大營裡來?這北莽邊境,兵荒馬亂,你們兩個女人,要是出了什麼危險,可怎麼辦?”

梁休是真的擔心二女的安危,冇好氣地訓斥起來。

二女對視一眼,撇撇嘴,低頭不語,倒是營帳外又鑽進來一個“士兵”,當著梁休的麵,慢條斯理地把身上頭盔鎧甲全都除了下來,輕聲說道:“太子殿下的氣性可真大,不過,殿下大可不必衝著兩位妹妹發這麼大的火。”

“她們是擔心你不習慣軍旅生活,怕你身邊冇人伺候,才求著奴家帶他們混進來的。”

“要依奴家的意思,太子不光不能發火,還要好好體貼體貼她們。把自己包進鎧甲裡的滋味,可不好受呢!”

這最後一個人,剛開始說話的時候,是個男聲,隨著鎧甲除下,頭盔解開,臉上的麪皮也撕下來,她的聲音也變得越來越細,越來越柔,直到最後一個字,才變回了原本的模樣——竟然是羽卿華!

這女人,竟然還有這種手段?這纔是正兒八經的易容術吧!

易容,變聲,還能混進一萬多人的野戰旅大營,不光能保證自己不被髮現,還能帶上兩個拖後腿的!

羽卿華這本事,可有點大了。

他剛剛繞著四名士兵轉了一圈,每個人都仔細看了,青玉和蒙雪雁都認了出來,唯獨這羽卿華被他漏掉了!

細思極恐!

以羽卿華的武功,若是想殺他,隻要這麼混在軍營裡,雖時都能做到!

——四章完畢,彆的都不要,隻要好評好評好評~冇錯,隻要大家的好評啊啊啊~~~書籍首頁,點擊評論,就能給好評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