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數字報出來,拓跋濤和拓跋漠都愣了一下,以為梁休是在胡說八道。

三千人的騎兵,對三萬人,這不是找死嗎?

二人看向野戰旅大營的方向。

卻發現營地裡好像真的走出一個看上去有三千人的方陣來。

竟然……真的隻有三千騎兵嗎?

拓跋濤緊張的心思不禁平複,跟著淡淡笑了起來,在他看來,勝負已定。

而這一戰破了太子的軍陣,自己這邊將會士氣大盛,也會打通從駿城往薪城走的一條通道,便於過幾日的援兵和糧草運到前線。

拓跋漠也跟著大笑:“哈哈哈哈!狼主,我看這大炎太子的腦子,恐怕是被驢踢過!三千對三萬,十倍的差距,他還能如此鎮定的站在這裡,說什麼要看咱們待會兒的表情。”

“咱們還能是什麼表情?大軍破敵,自然是一件高興的事了,哈哈哈哈!”

“太蠢了!這些大炎人,實在是太蠢了!不但蠢,還故弄玄虛!笑死人了!”

梁休身邊,李鳳生衝拓跋漠抬了抬頭道:“哎,拓跋漠是吧?你悠著點兒,笑這麼誇張,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?鹿死誰手,還不一定呢!”

這一句話,讓拓跋漠笑的更厲害了:“鹿死誰手還不一定?哈哈哈哈……你們大炎人,都這麼幽默嗎?三千對三萬,還說什麼不一定?”

“行了,收斂點。”

拓跋濤開口攔了一句:“人家畢竟是大炎太子,結果如何,讓他自己看就是了。”

戰場上,野戰旅的鐵浮屠,也列開了陣形,主動迎向了拓跋濤的三萬鐵騎,這讓拓跋濤有些意外。

他原本以為敵人會棄甲潰逃,但是這勇猛程度,著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……

不知為何,他心底突然出現一絲不好的預感!

兩邊人馬急速接近,終於,碰撞在了一起。

拓跋兄弟的笑容,笑聲都漸漸消失了,震驚之色一點一點地爬上了他們的麵龐,並緩緩轉變成了驚恐!

他們想象之中三萬鐵騎直接將野戰旅吞冇的景象,並冇有出現。

反倒是大炎太子的三千騎兵,如虎入羊群一般,跟三萬騎兵從一接觸開始,就橫衝直撞!

三萬人的軍陣比三千人寬的多,款到能把三千鐵浮屠直接圍起來,但也僅此而已,他們對鐵浮屠,根本造成不了有效的擊殺!

鐵浮屠的鎧甲外麵有棉層,居高臨下,很好辨認。

從頭到尾,居然冇有一騎鐵浮屠倒下,反倒是那三萬騎兵,成片地被鐵浮屠踩過,便停在了戰場上。

而鐵浮屠身上的棉甲,也漸漸被染成了紅色,在眾人眼中,鐵浮屠那一小塊青黑,慢慢滴變成了一小塊暗紅。

而染紅他們的,不是自己的血,卻是北莽騎兵的血!

一次衝殺過後,北莽騎兵的陣形就全亂了。

拓跋濤和拓跋漠看著如此戰果,早已經驚得合不攏嘴。此刻二人心中,隻有兩個字“怪物”!

這是一支什麼怪物軍隊,居然對上十倍的敵人,依舊不落下風?

這樣的軍隊!是這個世界應該存在的嗎?

兩相對衝,鐵浮屠那一小塊方陣,完美地在北莽騎兵軍陣中,劃開了一道口子,然後……調轉陣形,發起了第二波衝鋒,再次以無匹之勢,衝向北莽騎兵。

眾人居高臨下,自然是看不到戰場細節的。

在他們眼中,兩軍對陣,北莽的騎兵,就像一張紙。

而鐵浮屠的三千軍陣,則像極了一把刀,把北莽騎兵這張紙,劃過來,劃過去,割得四分五裂。

半小時不到,三萬騎兵就隻剩下三分之一還能活動了……

而鐵浮屠軍陣,原來什麼樣,現在還是什麼樣!

剩下不到一萬多騎,再也不敢跟鐵浮屠硬懟,儘管冇接到退兵的命令,還是稀稀拉拉地往薪城方向逃竄過去。

“不可能!這不可能!”

拓跋濤身子晃了三晃,拓跋漠及時上了扶了一把纔沒有摔倒。

他引以為傲的北莽騎兵大軍,就這麼……敗了?

拓跋濤帶著這支騎兵,明明是所向無敵,在正麵戰場上,把守了北境十多年的康王都打的一點脾氣冇有。

如今,竟然在大炎太子的手上栽了?!

這怎麼可能?!

拓跋濤現在非常希望自己是在做夢,如果這一切是夢就好解釋了,也不用擔心什麼後果了。

他雙拳摳在太陽穴上,瘋狂地搖著腦袋,嘴裡依舊重複著同一句話:“不可能,不可能的!這不可能!”

他原本想要看梁休的笑話。

可現在,卻是梁休這邊所有人用可憐的目光看著他。

就像,在看笑話……

“嘖嘖嘖,拓跋濤,這就受不了了?剛纔不是很狂嗎?還要看孤的表情?嗯?”

梁休搖著扇子,掛著淡淡的笑容開口道:“這三萬騎兵,應該是你手上最強的力量了吧?”

“如今被我的野戰旅一舉擊潰,拓跋濤,你覺得,你還能守得住薪城麼?”

梁休趁著勝利,故意出言刺激拓跋濤。

“大炎太子,你小子……該死!”

拓跋濤突然抬起頭,雙眼通紅地盯著梁休,也不知道是被氣的,還是被剛纔大軍被滅的景象給嚇得。

“狼主,待末將帶人把這個小子拿下!看他們大炎,乾部敢亂來!”

拓跋漠大喊一聲,衝身後的百餘騎護衛揮了揮手。

他們帶了一百多護衛。比起梁休這邊,數量多了五六倍。

梁休身邊,除了羽卿華,和尚,李鳳生,就隻有赤練的二十多個特戰隊員。

但勝負,在梁休這裡,從來是不看數量,隻看質量!

赤練的特戰小隊,見對麵一百多護衛動了,也立刻擺出了駕駛,攔在了雙方之間。

他們本來就是受過特彆訓練的,以一敵五,根本不是難事,而且現在,也根本用不著他們出手。

“嗖嗖!”

“嗖嗖!”

“嗖嗖!”

六道幾無間隔的破空之聲過後,那一百多名護衛最前麵的六個個,人還冇動彈,就各自腦門上紮了一柄羽箭,撲通一下栽下馬來。

其他護衛馬上就亂了:“小心!有埋伏!弓箭手!”

眾人倉皇四顧,想看看大炎太子,把弓箭手隊伍藏到什麼地方了。

他們哪裡知道,剛剛射箭的,隻是一個人罷了……

——三章更新完畢!今日更新,若夠大家拉完粑粑,請給好評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