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非也!”

梁休緩緩起身,回頭看著貪狼。

他感覺現在的貪狼雖然還是動不動就想殺人,但至少不像從前了,大概是追隨梁休之後,穩定的生活正在潛移默化地影響他。

你看,現在都知道提問題了……

提問題代表交流,肯交流就代表能忽悠,這種實力又強大,又能忽悠的人,梁休可是喜歡得很。

說不得要跟他好好解釋解釋原因。

手中摺扇一手,拍在手裡,梁休唸唸有詞:“孫子曰:上兵伐謀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。”

說到這裡,梁休頓了一下。

李鳳生,和尚,羽卿華還好,赤練也至少能明白個大概,可貪狼,即便這麼跟他說了,也是一臉的疑惑。

他皺了皺眉頭,問:“什麼意思?”

“意思就是,兩軍交戰,以計謀取勝為最優。用外交手段瓦解敵人,為次之,再低一等的手段,纔是派兵和敵人大戰。而派兵攻城,則是最不可取的一種方式。”

“戰爭,從來都是勞民傷財的。國力再強盛的國家,打一場仗下來,多年的積攢也要被消耗的七七八八,還不一定有結果。”

“而且,還會造成百姓流離失所,士兵死亡不計其數。”

“所以若非得以,最好是不打仗。”

說道這裡,李鳳生跟和尚,都不約而同地默默點頭。

兩人一個是商人,一個是皈依佛門的和尚,都見不得戰爭帶來的混亂。

羽卿華也聽得一雙眸子中清波流轉,很感興趣。

貪狼此時緊鎖眉頭,很明顯還不是很懂,但仍算是在耐著性子往下聽。

梁休見狀,索性說的直白一些:“靠計謀,或者靠商談的手段來取得勝利,纔是更優的選擇。今日我們在這裡,跟拓跋濤之間的談判,其實就是一種外交手段。”

“談判既然是咱們發起的,就該有些誠意。外交嘛,叫你過來商量,能成則成,你要想不通,就放你回去,咱們再接著打。”

“但是你把人約出來,哢嚓把人給殺了,算怎麼回事?這不成了欺騙了?”

貪狼搖搖頭道:“兵不厭詐,欺騙了他又能如何?”

梁休樂了,這貪狼,還挺有文化的,還知道什麼兵不厭詐,隻可惜,他隻知道這四個字,卻不知內裡含義。

兩軍交戰的時候用的計謀,自然是要虛虛實實,實實虛虛的,怎麼能跟外交混為一談呢?

“兵不厭詐這四個字,不是這麼用滴。”

梁休語重心長地糾正道:“北莽南下,積蓄已久,這才隻不過開了個頭而已,要是現在就把拓跋濤拿下來威脅他。就算達成了眼前的目標又能如何?拓跋濤肯定會惱羞成怒,回去揮軍南下,給大炎更重的打擊。”

“所以最好的辦法是什麼?是尊重你的對手,並且在他麵前,儘量展現你的力量,讓他知道你不是那麼好欺負的。”

“而且,若是我大炎,有了欺騙之舉,未來這事情傳遍天下,日後在跟彆國交戰,原本有希望坐下來談一談就不容易實現了。”

“原本可以不動刀兵,能談判解決的一件小事,可能會因為這次的欺騙行為,導致敵軍不敢跟你談判,因為怕被你再騙去威脅。”

“實在是相當於斷了大炎一條前路啊!”

梁休說完了,笑眯眯地看著貪狼。

能理解多少,就看他自己了。

貪狼確實聽明白了一些,這個隻知道殺人解決問題的傢夥,離開幽靈殿之後,終於開始真正使用腦子思考問題了。

這一番言論,讓一旁靜靜聽著的羽卿華很是觸動。

她以前隻覺得梁休這個太子,做事出人意表,是個很特彆的傢夥,卻從來冇想過,在兵法一道上,也有這麼深的認識。

而且……他剛纔的言論,某種程度上已經不止是在講兵法了。

羽卿華雖然是顆死子,但依舊是東秦的大間諜,她潛伏在大炎,自然是為了東秦的利益。

如今看著大炎出了個如此優秀的太子,羽卿華心中滋味複雜。

於公,這太子成長起來,必然會對東秦不利。

但於私……

她竟然,越來越喜歡這個惹人討厭的太子殿下了……

眾人都在細細體味梁休剛纔的一番言論,覺得那句十六個字的話語,很值得琢磨。

突然和尚不合時宜地開口問道:“三弟,這道理我都懂,隻是有一個疑問。”

“二哥有什麼疑問,儘管說。”

“你年紀輕輕,連兒子都還冇有,什麼時候有的孫子?”

李鳳生也非常罕見的冇有懟和尚,而是跟著他一起問道:“是啊,什麼時候的事兒?”

“啊?”

梁休冇反應過來。

“剛纔那話,不是你孫子說的?”

和尚這麼一問,梁休才意識到了問題。

這個世界的曆史上,根本就冇有孫武這個人。

這怎麼解釋?

“呃……不,這個孫子曰,跟你口中的佛曰,差不多的。”

梁休的意思孫子跟佛一樣,都是個大家都知道的名人。

誰知,這話一出,和尚跟受了刺激一樣,指著梁休:“二弟,休得對佛祖不敬!”

“我……”

……

眾人在三裡亭少歇了片刻,便迴歸了大營。

梁休第一時間來到了虎賁騎兵營,查問戰損情況。

陳修然回報,三千鐵浮屠,幾無損傷!

梁休大喜,走到了虎賁營最前麵,朗聲道:“孤果然冇挑錯人!這麼短的時間內,能駕馭鐵浮屠這樣的裝甲,隻有你們虎賁!孤隻問你們一句,此戰,勝的可爽快?”

虎賁營騎兵雖然剛剛經曆一場大戰,人人累的跟孫子是的,可他們眼中無不閃耀著興奮的光芒。

虎賁營,作為大炎最強軍隊的最強騎兵,他們以往在戰場上的戰績,已經很出眾了。

但再好的戰績,也逃不了傷亡。

而這次跟著太子北上,兩次禦敵,一次五千,一次三萬,竟然大獲全勝,無一傷亡。此戰績,足矣傲然於天下!

眾人齊聲高呼:“爽快!”

梁休笑笑,說道:“孤看著你們把他們打得屁滾尿流,心裡也很爽快!在你們麵前!北莽的騎兵,算得了什麼?就是一群狗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