計劃定下,拓跋濤安心了一些,隻等大祭司明日帶著安然他們,換取大炎太子退兵。

深夜,薪城一片安靜,除了職守的士兵,其餘人基本都已入睡。

但薪城大軍大營,有一人卻在帳外站了一夜。

正是拓跋漠。

他麵朝野戰旅大營的方向,眼中精光閃爍:“這個大炎太子,倒是給了我不少驚喜……”

“哼哼哼,看來不需要再等了,畢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。”

他自言自語了兩句,招來身邊的副將:“傳令下去,我的計劃現在可以開始了。”

……

同一時刻,薪城之外,高空之上,突然一隻夜梟俯衝而下,快到地麵的時候,張開翅膀減速,雙腿穩穩地落在了一個人的手臂上。

此人,不是彆人,正是之前陳翦和康王彙合,返回救援青州之時,拚命逃出來的龍青。

“這個時候,能有什麼任務?”

龍青抓起夜梟的鳥腿,從上麵解下來一個小小的竹筒。

打開竹筒,取出裡麵的密信,將之展開。

龍青嘴唇顫動,看著密信上麵的符號,直接開始解譯,當他解讀完整個密信的內容,不由深深皺起了眉頭:“主宰這是要……”

顯然,密信上的內容讓他有些意外。

龍青沉吟一番,腮邊肌肉一緊,用手指將密信碾成了碎紙屑,隨風揚了,足尖一點,朝著薪城大營掠去。

……

青州。

上官策站在大營之外,遙望著龍台山的方向,似乎在等待著什麼。

龍台山方向,野戰旅的大營那邊,突然“嗖”地升起一個個小小的火團,依次在空中炸開,閃著耀眼的藍光。

上官策見狀大喜,隨即轉身,直奔主將大營。

“康王殿下!”

人未至,聲先到,上官策帶著滿眼的喜悅,進到營帳中來。

康王,陳翦,徐繼茂等諸多將領,還有稷下學宮的其他六人,都在營帳之中。

眾人都在等他。

或者說,等他的訊息。

“情況怎麼樣?有訊息了?”

康王急切地問,但看上官策的臉色,康王便已經安心了不少。

若不是好訊息,上官策絕不會如此紅光滿麵。

“有了!太子大營方向,發來了戰報信號!今日拓跋濤三萬騎兵襲殺野戰旅,鐵浮屠三千人完勝!三萬敵軍騎兵,隻逃回去了不到一萬,剩下的,全都被留下了!”

上官策回稟道。

剛剛天上的煙花,是野戰旅傳遞訊息的一種方式。

梁休利用摩斯電碼的原理,重新自己設計了一套密語,可以利用燃放煙花,設置不同的間隔時間來表達不同的詞語,用來傳遞資訊。

在敵人眼裡,天空中隻是爆出了絢爛的煙花,但在野戰旅自己人眼中,這間隔長短不一的爆炸聲,卻能翻譯成文字。

剛剛上官策在外麵看到的,就是鐵浮屠大敗北莽騎兵的戰報!

“什麼?是真的嗎?北莽三萬騎兵,被太子擊潰了兩萬?”

康王聽著這戰報的內容,感覺就像是在做夢。

上官策重重點頭:“自然是真的!我還能謊報軍情不成?”

康王赧然一笑,點頭道:“對,哈哈哈……對!”

“太好了!本王在北境這麼多年,一直都對北莽騎兵束手無策,想不到十弟的騎兵,竟然如此悍勇!好!好啊!”

康王激動地直拍桌子。

北莽的騎兵極為凶悍,一直以來都是北境的困擾,這麼多年北境和北莽之間大小衝突時有發生,但每次隻要北莽祭出了他們的騎兵,康王便會損失慘重。

北境,苦北莽騎兵久矣。

然而今日,這份恥辱,終於被大炎當朝太子洗刷了!

北莽騎兵一破,相當於去掉了四成的實力!

便是讓康王現在帶兵去攻城,他都能底氣十足。

陳翦和徐繼茂,也深感不可思議。

徐繼茂突然覺得自己的認知遭到了重擊,張大嘴巴道:“三千對三萬,竟然還勝了!真是不敢相信!”

“是啊,換了彆人,老夫也不敢相信,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,但誰讓這支騎兵的領導者,是太子呢?那個小傢夥,可是在京城的時候,就冇少讓咱們驚訝!”

陳翦哈哈大笑,他跟梁休的交集雖然也不多,但梁休在京中鬨出來的動靜,他卻都有耳聞。

“不懼雷電,能降天火”這種事兒他都能做到,那麼“刀槍不入”對他來說,應該也冇什麼好奇怪的。

而且在此之前,上官策就已經跟康王等人描述過鐵浮屠是一款怎樣的戰甲了。

營帳裡這些帶兵打仗的老將,光是聽上官策的描述,就能想象的出來,穿著這種鎧甲的軍隊,將會有多逆天的實力!

隻是儘管他們做足了充分的心理準備,他們的認知還是限製了他們的想象力。

誰敢相信,三千對三萬,居然都能贏!

這戰報一來,簡直讓營帳中的所有將領都揚眉吐氣了。

蕭何,謝寧,這些曾在青州苦戰,受儘了屈辱的將士,如今總算可以挺起胸膛來了!

康王當即決定,把這個振奮人心的訊息,通報全軍。

“拓跋濤的騎兵居然敗了?”

“冇錯,是太子麾下的鐵浮屠將之擊潰的!”

“哎哎哎,鐵浮屠是什麼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但我剛纔打聽學宮來的幾個小英雄說,鐵浮屠就是一種刀槍不入的鎧甲!穿上之後,什麼都不怕,隻要上場殺敵就行了!”

“還有這種鎧甲?太子可真是厲害,又會弄炸彈,又會造鎧甲!這要是給咱們人手一件,什麼狗屁北莽不幾天的功夫就給他踏平了?”

“你以為那鎧甲,是你想穿就能穿的嗎?全鎧六十斤!你背的動麼?”

“嗨!告訴你,隻要能殺光北莽的狗賊,彆說六十斤,就是八十斤,一百斤的鎧甲,老子也穿!”

“哈哈哈哈!吹牛吧你!一百斤不跟你相好的一樣沉了?穿上它就跟扛了個娘們上戰場一樣,隻怕是動都動不了了,還殺什麼敵人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一個營帳裡,眾人正熱烈的討論著前線傳來的傲人戰績,營外突然一人探進頭來:“集合了,康王殿下的命令!”

幾個士兵慌忙爬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