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嗤笑一聲:“嗬嗬,看來,你們北莽人,對我大炎情報部門的能力,還不夠瞭解啊。”

“你巫馬一族,如今不就在龍鱗江畔,芒山之下嗎?”

大祭司聽得此言,如遭雷劈,因為梁休說的,是真的!

巫馬部族在北莽如今地位雖有了提高,但整體人數還是偏少。而且整個部族因為奉教的原因,全族人都會聚集在一處。

若梁休真的在他們族中買下了一萬斤炸藥,那一旦他真的引爆了,後果不堪設想。

巫馬一族,很有可能會被直接滅族!

巫馬一族能有今日的地位,著實不已,她這個大祭司,把一生都花在了強大部族這件事情上。

對部族的發展,她還有一些新的想法,做了很久的準備,馬上就要實施了。

而現在,梁休竟然要把巫馬部族移平?

這怎麼行?

頑城已經被破了好幾天的時間了,頑城內的戰況,也早已經傳到了拓跋濤那裡。

大祭司用猜的也能直到,梁休口中的炸藥,想必就是情報中,瞬間將頑城物資全部點燃的那種東西。

想著自己部族的人馬,屋舍變成火海的樣子,大祭司嚇得心驚肉跳。眼看梁休從身上掏出來一個圓筒樣的物件,拉住了圓筒上的一根繩。

這東西大祭司也挺彙報頑城戰事的手下提起過,知道這就是大炎人發送信號用的道具。

大祭司急忙叫道:“等等!”

她伸手讓梁休停下手裡的動作,語氣放軟了一些:“大炎太子……你、你先彆動,咱們……有話好商量。”

“商量?”

梁休拿出睥睨一切的氣勢來,目光灼灼地看著大祭司:“誰跟你商量?”

“嗬嗬,你現在,是打算來求本宮了嗎?”

“想求本宮停手,可以,但得先跪著,才配跟本宮說話!”

“你——”大祭司倒抽一口氣,氣憤不已。

大祭司在北莽,那可是身份崇高,連麵對狼主都可以不用行禮。

她國教大祭司的身份,更是讓見了她的人,無不恭敬。

誰敢讓她跪下?

梁休冷笑道:“不想跪?那就免談!”

說著,又要作勢拉響信號彈。

“彆動!彆急,大炎太子,彆急……”

大祭司一想後果,麵容扭曲憤恨至極,但依舊雙膝一彎,扶著手裡的柺棍,直接跪了下來。

梁休這才把手裡的信號彈給放下。

大祭司鬆了口氣:“大炎太子,隻要你肯退兵,老身可以回去勸狼主,把解藥奉上,如何?”

“你搞錯順序了。”

梁休冷冷一笑,對大祭司說道:“不如,你現在就滾回去,讓拓跋濤親自把解藥給本宮送來,本宮派人送回去,給我父皇服下,確認能解毒了,再考慮退不退兵!”

大祭司心裡把梁休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。

但形勢比人強,她不願讓自己的巫馬部族毀於一旦,更不能讓大水淹了薪城。

大祭司隻能低頭認慫,起身應了一聲:“好,老身這就回去……把太子的要求,告訴狼主……”

“慢著!”

梁休叫住大祭司:“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情?”

“什麼事?”

“哼,臨走之前,還請把本宮皇姐,還有小外甥身上的蠱蟲給取出來!”

梁休的話裡,雖然帶了個“請”字,但語氣上可冇有半點請的意思。

大祭司遲疑了一下,覺得自己要是不給她們解蠱,恐怕梁休不會放她離開,隻能無奈點頭,走上前來。

她從身上取了一個盛著一半黑水的小碗出來,放在地上,把安然和安初言身上的衣服撕開一個小口,露出二人肚臍,在她們肚臍上各自抹了一點黑水。

片刻之後,二人的肚皮眼看著鼓脹了起來,像是有根手指頭在他們肚子裡不停滴往外戳。

那肚中異物遊走著,走到肚臍眼的位置停住了,把肚臍撐得老高。

過了一會兒,兩個細長的小蟲,撐開了肚臍,帶著一大蓬血,嗖地鑽了出來,直接跳進了大祭司的小碗裡。

這些毒蠱在宿主體內,本就是異物,勾連著不少臟器,血管,經脈。

如今蠱蟲乍一離開身體,安然和安初言立刻變得臉色蒼白,像是受了很重的傷一樣。

大祭司把小碗給封上,又取了兩片摸著白色藥膏的葉子貼在了安然和安初言肚皮上,說道:“好了,蠱蟲已解……叫她們兩個好生休養,有個三日,就能恢複如初了。”

她站起身來,帶著些許畏懼看了眼梁休:“老身這就回去了……”

“我讓你走了嗎?”

梁休又一次叫住了她。

“太子,你又想做什麼?”

大祭司有些不悅。

“你狗膽包天,竟然敢用本宮皇姐和小外甥的性命來做要挾,本宮豈能饒你?念在你已經替皇姐解了蠱蟲的份兒上,本宮隻需要你自斷一臂即可!”

“好讓你這老妖婆漲漲記性,順便,也給拓跋濤那條慫狗提個醒,讓他再來的時候,彆給老子耍花樣!”

梁休聲音冰冷。

“什麼?你……讓我自斷一臂?太子,你——這要求未免,太過分了吧?”

大祭司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太過分?那不如……斷雙臂?嗯,這個要求,不過分了吧?”

“你!”

“你什麼你,給我閉嘴!”

梁休高高地抬起頭來,眼神裡充滿了蔑視:“若不同意也行,本宮讓手下直接殺了你,把你巫馬一族炸成灰燼,然後再水淹薪城,把拓跋濤那條老狗從水裡撈出來,逼他交出解藥,也是一樣的。”

這簡直是踩著人臉在威脅!

大祭司身後跟來的精銳,原本隻是充當護衛的,一直冇有說話。

直到這時,其中一個隊長模樣的終於忍不住了:“大炎太子,欺人太甚!我等奉命保護大祭司安全!想要對大祭司不利,先過我這一關!”

“跟我上!給大炎人點顏色看看!”

十幾個北莽精銳立刻從大祭司身側竄了出來,一起衝向梁休。

大祭司驚的魂兒都飛出來了,忙喊道:“住手!”

太子手上,可捏著狼主和巫馬一族全族的性命呢!

可惜,她的阻攔為時已晚,已經有幾個人不顧一切地衝了上去……

——今天四章!爆更計劃再度來襲,具體情況請看本章評論區,還請大家多多支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