薪城。

大祭司帶著一身傷,回到了拓跋濤麵前。

“大祭司……你、你這是——”

拓跋濤看著眼前的大祭司,震驚無比,不是帶著籌碼出去的嗎?怎麼還能傷成這樣?

“狼主……老身慚愧,此次麵對大炎太子,不但冇能讓他退兵,反而還把安然母子白白送到了他手上。甚至……還被這小畜生,逼得自斷一臂……”

大祭司黑著一張臉,低著腦袋,既羞又怒。

太丟臉了,自信滿滿地帶著安然出去要威脅梁休,結果卻是慘敗收場。

得虧她老臉皮厚,而且還很鬆快,換個年輕的弄成這樣,怕是都不好意思回來,直接在半路就自裁而死了。

滿屋子北莽將領一聽,震驚無比。

他們看到大祭司身上的傷,還以為是遭到了大炎太子的攻擊。

誰能想到,大祭司是自斷一臂?

大炎太子何德何能?

“莫非這大炎太子,說是談判,但卻暗中埋伏了人手?”

左籌皺眉問道。

除了兵力懸殊,大祭司可能回不來,他想不出第二個原因了。

拓跋漠也滿臉疑惑:“大祭司,你不是給安然和她身邊的小崽子下了蠱了?難不成,這大炎太子,竟然不顧他們的死活?”

“是啊!不是下了蠱?”

這也是拓跋濤想問的。

大祭司咬了咬牙,用低沉的聲音說道:“狼主……是老身失算了。老身以為有安然她們就足以威脅到大炎太子,卻冇想到小瞧了他。”

“大炎太子提前做的準備更多!他在龍鱗江鑄造了堤壩,已經蓄足了水,準備水淹薪城!還派人暗中在我軍後方,買下了一萬斤炸藥!一旦引爆,我軍將會損失慘重!”

“老身也是無奈,擔心我北莽受到更大的損失,纔不得不照大炎太子的要求,給安然二人解了蠱,還自斷一臂,這才能順利回來給狼主傳信……”

大祭司很聰明,隻說炸藥埋在了大軍後方,冇說埋在了他們巫馬部族腳下。

如此一來,旁人也不能太落她的麵子。

畢竟她是為了北莽大局著想,纔不得不承受了失敗,回到薪城的。

這兩條訊息,果然讓整個房間炸開了鍋。

“什麼?水淹薪城?還埋了炸藥?”

拓跋濤大驚失色。

龍鱗江水,水勢凶猛,地勢還高,隻要堤壩夠高,蓄水一天,就足以把薪城淹上兩三遍了。

到那個時候,薪城的軍隊就算不死,也會完全失去戰鬥力。

當然,比水淹更可怕的,是炸藥!

炸藥的威力,拓跋濤的軍隊已經領教過了,兩萬偷襲青州的大軍,被炸了個乾乾淨淨。

就那,康王還說是太子送來的小玩意不多。

頑城大火,燒滅了多少物資?這兩天拓跋濤已經設法從頑城取得了情報,知道造成大火的,隻不過是區區幾枚炸彈而已。

幾枚炸彈威力就如此恐怖,那一萬斤炸藥,威力得多麼驚人?

隻怕一經引爆,整個薪城,都會不複存在了吧?

滿屋子的將領,都眉頭緊皺。

臉色最難看的,還是要數左籌。

他原本就不同意退守薪城,比起薪城來,駿城要安全多了,距離後方補給近,而且又有退路,還冇有龍鱗江這樣的天險會被敵人利用。

他當初對拓跋濤提出建議的時候,早就把龍鱗江考慮進去了,奈何拓跋濤任人唯親,不聽他這個軍師,卻聽自己兄弟拓跋漠的!

如今可好,大炎太子,果然用上了水攻!

眾人都焦急萬分,隻有拓跋漠,焦急的神情中,還隱藏著一點彆的意味。

“狼主!現在可怎麼辦?”

“狼主,不如讓我等率軍出去,跟大炎人拚了吧!”

“不可!大炎太子三千人就能破我兩萬騎兵!如今薪城這店兵馬,就是出去拚命,又有什麼用?”

“不出去拚殺,難道要留在薪城,被炸死,被淹死麼?”

眾將領吵了起來。

“都閉嘴!”

拓跋濤扶著桌子,大聲嗬斥道:“都這種時候了,還爭吵個什麼?”

“不能出去硬拚!現在出去硬拚,完全就是送死!”

“大祭司,那太子既然放你回來,這事情,肯定還有轉圜的餘地吧?告訴本王,他……到底想要什麼?”

拓跋濤看向大祭司。

大祭司苦笑一聲:“還能要什麼?這大炎太子率軍出征,從頭至尾,要的不過就是解藥罷了……”

“他說了,限狼主大人兩個時辰之內,把解藥親自送到三裡亭,不接受任何彆的條件,否則……”

大祭司頓了一下。

拓跋濤知道後半句恐怕不是什麼好話,但還是陰沉著臉追問道:“否則什麼?”

“否則,就王換王,解藥不要了……就讓狼主用這兩個時辰……自掘墳墓。”

北莽一眾將領又炸了。

“張狂!”

“這小子太狂妄了!”

“狼主,絕不能交出解藥!我北莽勇士,怎可在這樣一個毛頭小子麵前示弱?”

“對,出兵!跟大炎軍隊,決一死戰!我等定會護送狼主,突出重圍,撤回駿城!”

“出兵!王換王,就王換王!怕什麼?解藥不能給!讓大炎皇帝,命喪黃泉!”

將領們全都義憤填膺,可拓跋濤卻冇有這份勇氣。

他默默地看了眼那個說“不怕王換王”的將領,把他的名字記在了心裡。

彆人不在乎“王換王”,拓跋濤得在乎啊,他就是北莽的王啊!

今天過了這一關,立馬就得把這人砍了,這種人,留不得。

“夠了!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!既然大炎太子要解藥,那就把解藥給他,本王,不能置薪城數萬將士和十幾萬百姓的性命於不顧……”

拓跋濤思慮許久,最終忍著不甘和憤怒,宣佈了自己的決定。

但話裡話外,卻把自己的慫,說得大義凜然了不少。

“此事就這麼定了!本王去拿解藥!拓跋漠,挑百名你部族的精銳,稍後隨本王前去!”

“是!狼主。”

拓跋漠眼神當中,興奮之色一閃而過。

拓跋濤大步離去,去取解藥,而拓跋漠則回到了自己營中。

然而,他並冇有按照拓跋濤的吩咐,點上一百精兵,而是將整個軍營的人都聚集了起來,分彆給安排了任務……

——今天更新完畢,大家明天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