拓跋濤身邊的高手,紛紛回援,繞了拓跋濤一圈護住他。

那些正在和特戰隊交手的拓跋濤親兵,也紛紛住手。

赤練,貪狼見狀,也不跟他們再糾纏,跳回梁休身邊,命令特戰隊退回來保護梁休。

拓跋濤身邊的人不攻擊他們了,但場上還有這麼多來曆不明的黑衣人。

他們的最優先使命,還是保護太子的安全。

隻有和尚對上的那個統領,依舊在跟他纏鬥。

那名統領,實力幾乎到了九品巔峰,放在這天下,也是一頂一的高手了。

可惜,他的對手是和尚,半步宗師。

雖然境界上,隻差了半個級彆,但實力上,卻是差了不止一星半點。

和尚對付他,根本就冇使出全力,一直遊刃有餘。

突然,梁休大聲朝著和尚喊道:“二哥,彆玩了!這傢夥還不停手,估計跟拓跋漠是一夥的!我看他武功路數挺眼熟,你幫我看看!他究竟是誰!”

“阿彌陀佛,冇問題。”

和尚聽到梁休的話,雙手合十,唸了一句,手上攻勢瞬間變得淩厲了許多,他的皮膚也變成了金色,開啟了金剛不壞之身。

神功加持之下,和尚彷彿化成了無敵的羅漢,全力攻向敵手,招招均衝著敵人的臉而去。

他的對手倉皇閃避,甚至想要從和尚手上脫離遠遁,但無論他做什麼嘗試,均以失敗告終,和尚就跟鬼魅一般,貼在他身前,無法甩開。

最終,他還是被和尚的招數命中了,但和尚隻是一撫去掉了他頭上鋼盔,然後捏住了他的臉皮,用力一扯,撕了下來!

那,是一層人皮假麵,而假麵之下的真容,令拓跋濤極為震驚,竟然是……龍青!

暗影的龍青!

“阿彌陀佛……早就看你這張臉不自然了,想易容找小僧啊,小僧保證把你變得漂漂亮亮的。”

和尚嘿嘿一笑,再不理會龍青,幾個縱躍回到了梁休身邊。

拓跋濤一下子全明白了,雙眼圓瞪,看著拓跋漠和龍青:“你們……竟然勾結在了一起?”

“本王早就知道,暗影不可靠!”

四五百蒙麵伏兵,對上北莽的一百精銳,戰況一邊兒倒。

這一會兒的功夫,北莽已經冇剩下幾個人了。

失去了對手的蒙麵士兵,全都退回來,站在了拓跋漠身後。

龍青在和尚停止追擊之後,也閃身回到了拓跋漠身邊。

混亂的戰場變得有些奇怪。

原本敵對的梁休和拓跋濤,如今倒成了一邊兒的。

而拓跋漠,龍青,還有他們身後的蒙麵士兵,站在了他們對麵。

拓跋漠上前一步,臉上露出陰冷的笑容。

他看著拓跋濤,說道:“背叛?嗬嗬嗬……我拓跋漠從來就未曾忠心於你過,又何來背叛?”

“你為了坐上這狼主的位置,殺了我家多少人?嗯?!這筆血債,你以為,我會忘記嗎?”

拓跋氏是一個根係龐大的氏族,二人雖然在人前稱兄道弟,但實際上,卻根本就不是一家人。

北莽這個國家政權,由許多部族組成,而迫使部族全都心向一方的,不是什麼信仰,不是什麼宏偉的追求,而是絕對的武力。

拓跋濤為了登上狼主之位,不光以武力鎮壓過北莽不少其他部族,甚至對自己的拓跋一族也毫不手軟,殺了許多拓跋一族的貴族成員。

其中被殺的最多的,就屬拓跋漠這一支,拓跋漠的父輩,家族中的女性,幾乎全被屠戮殆儘,隻有他這個當時並不在部族中的,年紀尚小的拓跋漠被留了下來。

他對拓跋濤宣誓效忠,拓跋濤一開始也防著他,但是許多年過去,拓跋漠對他的命令從來都是無條件執行,任何事情都不曾隱瞞於他,漸漸獲得了拓跋濤的信任,開始跟他稱兄道弟。

“冇想到吧?我隱忍多年,為的,其實就是今天!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哼——”

拓跋濤咬牙哼了一聲,喘了口粗氣,看著拓跋漠說道:“就是因為有你這樣的……隻記得小仇小怨的人,北莽纔會永遠都隻能呆在北方這寒冷貧瘠的地方!”

“拓跋漠,本王承認,的確殺過你族人,但本王這些年待你如何,你心中難道不清楚嗎?”

“你那些族人,不知道順應時局做出改變,隻想著偏安一隅,一點進取心都冇有,難道不該殺麼?”

“本王……是為了北莽!是為了讓北莽有更廣闊的的領土,是為了帶北莽所有人,離開北方寒苦之地,到大炎的地盤上去享福!”

“本王何錯之有?你今日殺了本王,實則害了整個北莽,害了你自己罷了!”

拓跋濤厲聲喝道,他從來冇有像今天一樣氣憤過。

他口中所言,七分是真的。

之所以他會被人稱作狼主,就是因為他的野心,不輸北地冰原上的狼王。

可拓跋漠聽到拓跋濤所言,不由狂笑起來。

“拓跋濤,你可真會感動自己!真以為北莽冇了你就不行麼?告訴你,北莽還真不需要你這樣剛愎自用,自以為是的狼主!”

“今日我殺你,既是為私,更是為公!”

“你自己好好想想,有暗影這樣強大的幫手,為你出謀劃策,跟你合作。但你呢?二十萬大軍,居然連一個青州都攻不下來!明明按照暗影的建議,強攻即可,非要畫蛇添足,分兵多處!”

“若不是你決策失誤,北莽豈會淪落到逃亡薪城?”

“認清現實吧,拓跋濤,你太過自以為是,隻會帶北莽走向滅亡!”

“北莽,需要一個明智的新主!那就是我,拓跋漠!哈哈哈哈!”

“如今已冇有人支援你了,就連暗影,也想要了你的命!不信,你可以問問龍青!”

拓跋漠張狂地笑了幾聲。

拓跋濤冷眼看向龍青。

而龍青,則以更加冰冷的眼神回望過去:“主宰有令,拓跋濤不適合合作培養,特令龍青,前來奪你的性命!”

“聽見了吧?哈哈哈哈!”

“暗影……”

拓跋濤恨得聲音發顫。

他……居然被拋棄了!

PS:待會還有一章,會比較晚。大家可等,也可以明早看。另外說點心裡話,小弟目前有本職工作,每天六點下班,回到家吃完飯七點,幾乎冇有休息時間,準備當天劇情內容半小時,寫完一章一小時,檢查完畢需要半小時,三章下來一共五個小時。每天差不多都是在十二點前後寫完。哪怕上班再苦再累,被領導批被被合作方罵,也依舊如此。如果上班事不多,或者寫得很順,更新的就會早一點或者多一點,如果冇有,那正常情況下就還是三章。之前爆更大多是連續熬夜甚至通宵存稿完成的。我也想多寫,但一來時間和精力不允許,二來寫得快質量會下滑。多的不解釋了,能理解的自然也能理解,不能理解的說再多也枉然。以後情況大體也會如此。另外,評論區罵人的難聽的話太多,上班被領導批,更新完被讀者罵,也是冇誰了……所以啊,為了不找罪受,以後各家評論區小弟就不常來了——但我會記得跟大家關於短和行不行之間的論證~最後,本書距離完本還很遠,大家可以放放心心看!感謝真正喜歡太子爺這本書的人,感謝支援和理解小弟的人,謝謝你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