拓跋濤身邊的幾個親衛連忙擋在身前。

“陳修然!住手。”

“可……這是北莽人!”

梁休嗬嗬一笑:“他何止是北莽人?他就是拓跋濤。”

“什麼?他就是拓跋濤?”

陳修然手中的鋼刀握得更緊了,若不是梁休有命令,他絕對會一刀劈下去。

拓跋濤是誰?是帶著北莽大軍南下攻擊大炎的敵軍頭子!

“不錯,不過,不要殺他,若非跟他的手下一起突圍,本宮恐怕已經被拓跋漠的人給追上了。本宮跟拓跋濤之間有交易,他給本宮解藥,本宮跟他一起突圍。”

“本宮不能言而無信,所以,不要殺他。”

梁休三言兩語,解釋了一番。

陳修然這才憤憤地收起了刀,身為野戰旅的團長,他比任何人都更遵守命令。

“司令,先讓我們護送你跟康王殿下的大軍彙合吧,康王殿下現在就在後麵,比我們稍慢一點,彙合之後,就安全了。”

“不必……”梁休搖了搖頭,“你去陣前,指揮戰鬥,接應徐懷安。能打就打,劣勢就想辦法退回來。拓跋漠的追兵都被殺乾淨了,有特戰隊在,我們自己回去就好。”

鐵浮屠在這個戰場上,幾近無敵,他並不擔心。

他比較擔心徐懷安帶領的野戰旅會損失太多,畢竟這是他的親兵,隻有一萬人,減員任何一個,都能讓梁休心疼死。

“是!屬下遵命!”

陳修然抱拳道。

不過最終,他離去之前,還是留下了四名鐵浮屠士兵。

主要是為了給梁休他們幾匹馬,讓他們能輕鬆一點。

梁休讓出一匹來給拓跋濤,一行人開始往南走,根據陳修然指引的方向,去跟康王大軍彙合。

他們往南走,康王往北迎,很快就照麵了。

梁休跟康王這個兄弟,並不怎麼熟悉,見麵之後簡單寒暄了兩句。

得知梁休的軍隊正在前方跟北莽三萬人大戰,康王就把他們安置在了後方,自己跟陳翦率兵四萬人,支援了過去。

徐繼茂帶領的一萬人也從薪城溜了一圈之後,趕赴戰場。

兩軍快速行進,想儘可能快的支援太子的軍隊,免得太子損失太過慘重。

但到了陣前,看著敵我雙方的交戰情況,卻讓康王,陳翦,還有徐繼茂都瞠目結舌,感覺自己帶的這些兵馬都是多餘的。

野戰旅跟鐵浮屠彙合之後,徐懷安立刻指揮野戰旅佈下了陣形,讓野戰旅分裂東西兩翼,以防守姿態將北莽大軍圍在了中央。

而鐵浮屠的三千兵馬,則負責正麵衝擊敵軍。

雖然人數上,野戰旅加鐵浮屠,不過一萬三千人,比北莽差了一半還多點。

但戰況卻是一邊倒。

鐵浮屠騎兵一次衝鋒,就直接擊潰了這三萬北莽敵軍的正麵陣線。

強大的衝擊力,和無與倫比的防禦力,讓他們立於不敗之地。

他們就像一顆子彈,射入了北莽軍陣之中,不但打出了一個洞,更是在敵軍陣形裡麵,造成了“空腔效應”,三萬北莽敵陣,以鐵浮屠為圓心,成片地倒下。

北莽士兵麵對刀砍不動,槍刺不破的鐵浮屠士兵和戰馬,隻有逃竄的份兒。

而野戰旅的防禦陣型,則在兩側,將他們逃離的路線給封住了大半。

北莽士兵隻有一個選擇,就是灰溜溜地往北逃,往駿城逃。

出城的時候,他們雄赳赳氣昂昂。而如今,卻全都變成了喪家之犬。

拓跋漠和龍青此時早已逃回了駿城,居高臨下,看著戰場上一邊倒的局勢,拓跋漠攥緊了拳頭。

而且他還看見遠處的康王等人領兵過來了。

等他們彙合之後,大炎這邊就變成了六萬多人,而拓跋漠這邊,此時卻隻剩下一萬多了。

勝負,已經不用再看……

“快快!下令撤軍!撤軍駿城,防守!”

拓跋漠隻得下令,鳴金收兵,北莽士兵聽到鑼聲之後,立刻丟盔卸甲,倉皇逃竄。

鐵浮屠和野戰旅一直追到駿城之下。

野戰旅在射程之外停住了,鐵浮屠卻直直衝到了城門,不過冇能趕在城門關閉之前衝進去,於是帶兵溜了一圈,回到了野戰旅旁邊,彙合一處,撤兵了。

太子的野戰旅,來北莽就是為瞭解藥,而陳修然知道,太子已經得手,自然不需要戀戰。

康王,陳翦,徐繼茂的兵馬也及時趕來,卻根本冇派上用場,隻在後方看了一場精彩的戰鬥。

“康王殿下,這太子的騎兵,可真是厲害,衝入敵陣,簡直是虎入羊群!哈哈哈,老夫從軍多年,還真冇見過哪支軍隊,能這麼痛快的殺敵!”

陳翦由衷讚歎,話語中全是讚許。

康王也不禁點頭,露出了久違的笑容:“是啊,本王這小皇弟,實在令人太驚喜。怪不得他一萬多人,就能拿下頑城!原來是有這麼一支神兵!”

“殿下,陳將軍,可不光奇兵,剛纔老夫看了,騎兵兩側的步軍,也相當出色!那軍陣配合得,簡直無懈可擊!旁的不說,就指揮這軍陣的小將,再過十年,絕對能成為我大炎一等一的名將!”

徐繼茂不吝辭色地稱讚著:“就是不知道這位將軍姓甚名誰。不行,徐某定要認識認識,好讓我家那個混蛋小子,好好跟人學學!”

三人談笑中,野戰旅和鐵浮屠終於回來了,跟康王等大軍彙合在了一處。

陳修然作為團長,當然是最先來到陣前,下馬,摘掉沉重的頭盔,半跪下對康王行禮:“野戰旅一團團長,鐵浮屠暫代統領,陳修然,參見康王殿下!”

“修然?領著這支騎兵的,竟然、竟然是你?”

陳翦不由瞪大了眼睛。

他萬萬冇想到,讓自己佩服無比的無敵騎兵,領軍的,竟然是自己的兒子!

“冇錯,父親,正是孩兒!”陳修然難得咧嘴一笑。

“哈哈哈哈!果然虎父無犬子!陳小公爺,快快請起!”

康王心情爽朗,上前將人扶起。

徐繼茂看見人家兒子這麼優秀,羨慕得不得了,他正伸著脖子想找找自己家的小畜生在哪個旮旯裡。

野戰旅最前頭的那名小將,頭盔一摘,也走上前來。

“野戰旅二團團長,徐懷安,參見康王殿下!”

——今天第三章,提前預告,明天應該會有四章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