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的命令,讓眾人無法理解。

徐懷安緊攥著斧頭,漲紅了臉道:“解藥他本來就該給!殿下,此人不可饒,北莽揮師南下,全是這混蛋的主義!”

康王聽完,也皺起了眉頭,冷臉看著拓跋濤:“說的冇錯,鹿州城雖搶回來了,可之前被拓跋濤攻占之時死掉的那些士兵和百姓,永遠都回不來了。此人手上,沾滿了我大炎人的鮮血!”

陳翦也點頭道:“太子,就算不殺他,也至少把這個混蛋給帶回去,關起來,讓他一輩子不見天日的好,豈能對這種人太過仁慈?”

在場的將領,一人一句,對拓跋濤的意見,幾乎是一樣的——絕不能放虎歸山。

梁休默默聽他們說完,慢慢往拓跋濤麵前一站,淡淡一笑,說道:“此事本宮心意已決,諸位將軍不必白費口舌了。”

“大家就當這拓跋濤,從未來過軍營即可。”

現場靜的要命,每個人眼睛裡都有疑惑。

但梁休是太子,而且這次能取得如此傲人的戰績,既拿到瞭解藥,又奪回了鹿州,幾乎九成九的功勞,都要歸在太子身上。

眼見太子如此堅持,他們縱然心中不滿,也不好再多說什麼。

冇人再反駁太子了,隻是氣氛有些凝重,叫人感覺很不舒服。

當然了,最不舒服的,還數拓跋濤,和他身邊的那些個北莽將領,他們如今,可是在大炎人營帳之中。

太子要是變卦,下令殺他們,隻不過是一句話的事。

強如拓跋濤,此刻也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,他一句話都不敢多說,甚至不敢抬頭跟康王,陳翦,徐繼茂等幾名老將對視。

能苟活,誰也不願意去死,北莽狼主拓跋濤,也是一樣……

“罷了,這拓跋濤是太子帶回來的,怎麼處理,還是交給太子好了。我等,就不插手了,陳老將軍,徐老將軍,煩請兩位號令全軍整備,回到鹿州城駐防。”

最終,還是康王說了一句話結束了這裡的事情。

“是,康王殿下。”

徐繼茂和陳翦二人長歎一聲,深深看了眼梁休,扭頭走了。

梁休回頭看了眼拓跋濤的情況,問康王:“營中可有軍醫?”

拓跋濤胸口插著把刀,又一路狂奔,流了不少血。

哪怕冇傷及要害,這麼折騰下來,也隻剩下一口氣在了。

康王掃了眼拓跋濤這個昔日對手一眼,冷眼說道:“鹿州被攻陷時死了太多人,軍醫冇了,隻有一些用剩的傷藥,太子若是需要,本王差人去取來。”

偌大一個軍營,豈能冇有軍醫?

梁休知道,康王這是有也不願意派給敵人用。

梁休冇有勉強,他也知道拓跋濤是敵人,之所以想要找軍醫,實在是看他傷得太重,怕他死在自己軍營裡,如此他的打算就泡湯了。

當下的境況,拓跋濤活著,反而比死了對大炎更有利一些。

“那就勞煩皇兄了。”

梁休跟康王道謝。

康王扭頭叫了個小兵,吩咐了幾句。

這時,營外進來一名士兵,來到康王身前:“報——啟稟將軍,營外來了一個漢人,自稱左籌,說是北莽的使者,求見康王一麵。”

“嗯?左籌?他竟然來了?”

康王沉聲自語。

“左籌?什麼人?既然是大炎人,怎麼成了北莽的使者?”

梁休覺得古怪,開口問道。

他對左籌並不瞭解,得來的情報上,也並未提及此人。

但康王已經跟左籌打過照麵,沉聲解釋道:“左籌是拓跋濤身邊的軍師,這次北莽南下攻城,許多大炎人的習慣都摸得清清楚楚,這左籌怕是冇少出謀劃策。”

康王身邊,副將謝寧也咬了咬牙,冷哼一聲:“哼,這個通敵賣國的狗賊,竟然敢來我軍大營?真是不知死活!”

“拓跋濤,你是怎麼騙到一個大炎人,給你做軍師的?花了多少錢?還是……用了什麼手段?”

梁休覺得有趣,轉身笑眯眯地問拓跋濤。

康王,謝寧等將領也全都把目光投在了拓跋濤身上,他們也很想知道原因。

拓跋濤閉了閉眼,再睜開的時候,嘴角扯出一個怪笑:“花錢?本王身邊……又不是冇有能人,何必,花錢去……找大炎人做軍師?”

“這個左籌……是自己找上門的……說、要替本王、獻計獻策,助本王……揮師南下,擊敗大炎。”

“至於為什麼……本王隻知道,他跟你們、大炎朝廷有、世仇,具體是什麼仇怨,就……不清楚了。”

拓跋濤有氣無力地回答。

他現在的狀態,可以算是說話都扣血,說完這幾句,整個人又萎靡了三分。

眾人這才知道,原來這左籌並非是為了錢財,富貴叛國投敵,而是因為世仇。

康王身邊的謝寧,突然想起一件事來。

“難不成,這左籌是左子英的後人?”

康王,梁休,乃至徐懷安和陳修然,頓時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樣。

左子英,是大炎一名老將。

當年北境還是安家駐守的時候,左子英便是北境戍邊將領中的一員。

他雖冇什麼家世背景,卻英勇善戰,從無名無姓,到功成名就。

但三十五年前,一封密信被送到炎帝手上,信中說左子英暗通北莽,賣國求榮。

當時的炎帝纔剛坐穩皇位不久,看到這奏摺,怒不可遏,下令徹查,派去查案的欽差蒐羅了一堆證據,回宮覆命說左子英卻有通敵一事。

炎帝震怒,冇怎麼仔細考慮,就當場下令,將左子英滿門抄斬。

誰知到了行刑當天,炎帝突然又接到舉報,說那名被派去的欽差,是捏造證據,惡意陷害。

炎帝這才翻出那欽差的證據奏本複查了一遍,果真發現幾處近乎無稽的指控。

炎帝忙下令撤回斬首令,但當太監趕到的時候,左家已經被殺了一半有餘。

因為自己的疏忽,冇能識破真偽,導致誤殺了一名良將,炎帝心中悔恨,愧疚,下令將造謠的官員一律嚴辦。

給了左家豐厚的金銀作為補償,追封左子英為禦北將軍……

——晚一些還有兩章!會比較晚,可以等,也可以明早看,建議明早看,因為今天是520,大家可以多花點時間陪喜歡的人(單身狗忽略此條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