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是派人送來作戰計劃,跟康王聯手,將拓跋濤趕出了鹿州城。

最後更是水淹薪城,又以自己手中為數不多的人馬,硬撼拓跋漠三萬大軍,還大獲全勝!

這一樁樁一件件,放在之前,北境將領們想都不敢想。

而大炎太子梁休,不但敢想,而且敢做,還做成了!

最關鍵的,他此行最重要的目的,也達成了——解藥到手!

大炎的主心骨炎帝,有救了。

“哈哈哈哈,這一戰,打得痛快!從北莽南下到如今,總得算起來,北莽二十萬大軍,幾乎全被消滅掉了。”

“太子殿下,簡直計略無雙啊!”

酒宴上,徐繼茂舉杯狂笑。

徐繼茂開了個頭,陳翦,謝寧,蕭何等人自然也不能看著,紛紛開口。

“太子一來,鹿州城就奪回來了!實在痛快!總算是為死在拓跋濤手裡的北境將士們有了個交代!解氣,太解氣了!”

“經此一役,北莽一時半會兒是騰不出手來對我大炎下手了,讓他們內部鬨騰去吧!哈哈哈哈!”

“對,讓他們狗咬狗,最好咬個兩敗俱傷!”

“總之,此戰冇有太子,絕不會有這樣的戰果,我提議,咱們大傢夥,敬太子一杯!”

“對,敬太子一杯!”

“”

眾人紛紛敬酒,場麵熱鬨至極。

隻有影子,隻身一人躲在宴席最不起眼的一個角落,遠遠地看著太子。

“太子殿下此行,不但奪回瞭解藥,更是替陛下找回了公主。實在是可喜可賀,可以預見,當陛下看到散失多年的女兒,重新回到身邊,該有多高興”

他自語道,默默舉杯喝了口酒。

他常年陪伴炎帝身側,真正算得上是炎帝的影子,隻有他知道,炎帝對於當年安然被擄走之事有多在意。

他是一國之君,是大炎的領導者,在人前,從來都是威嚴剛強的樣子。

隻有影子知道,炎帝私下裡,也隻是一個普通的父親,會為兒女之事,心傷,心痛。

眾人把酒言歡,喝了幾巡,徐繼茂提議:“此戰大勝,老臣提議,應該立即八百裡加急,向京都告捷,讓陛下也高興高興!太子殿下,康王殿下,你們說,是不是?”

梁休也連連點頭,這捷報,是該早點發回京都。

而康王那邊,則神秘一笑。

徐繼茂立刻反應過來:“啊!莫非康王殿下,早已經安排了?”

“那是自然。這麼大的喜訊,本王怎麼能忘記往京都傳訊?”

康王淡笑著說。

“對!好!哎呀,要不是今日酒喝多了,徐某真想親自奔襲回京,告訴陛下這好訊息!”

徐繼茂真喝的有點高了。

但今天這慶功宴,要的就是讓眾人儘興。

康王起身,又給徐繼茂倒了杯酒,道:“嗬嗬,徐老將軍,回京報信的事情,你就彆想了。雖然戰事告一段落,但青州軍所剩無幾,為了以防萬一,本王是不會讓你走的,不知道徐老將軍,可願意再陪本王,多待一段時日?”

徐繼茂端起酒杯,一本正經道:“康王挽留,末將自是要給麵子,也願意留下。隻是可惜那樣就不能親手把解藥送到陛下手上,有些遺憾,有些遺憾啊。”

謝寧在一旁無情地笑道:“這解藥本也輪不到徐老將軍去送啊,還有太子殿下呢!”

“啊?哦對,那老夫不能搶這份功勞,得全了太子的孝心纔好!”

“對嘍,老將軍您呐,高興就多喝點酒吧!”

徐繼茂和陳翦都是老將,但脾氣秉性卻不太一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