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跟康王說起了京中的事情,談及青雲觀,談及國公府,談及譽王和燕王,談到了一些他對未來的打算和心中的擔憂,引得康王唏噓不止。

而後,康王也跟梁休說了些北境的故事。

兄弟二人暢聊一番,心中接近了許多,一直說到疲乏了,康王才伸了個懶腰:“哎呀,歲月不饒人,一夜未眠,撐不住了……太子,你也去休息會兒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梁休笑著應了一聲。

二人舉步下樓,分彆之時,康王說道:“今日與弟相談甚歡。”

“若不是父皇還在等這解藥,本王一定要把你留在這兒多呆些日子。可惜啊……”

“太子,你記住,永遠不用理會旁人的質疑,你想做什麼就隻管去做。距離這麼遠,彆的本王幫不上你什麼忙,但隻要有本王在,北境就絕不會出什麼問題!為兄會一直在這裡,默默地支援你……”

梁休心中十分感激,抿嘴道:“多謝皇兄。”

接著,二人同時向前一步,張開雙臂,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。

“去吧!”

康王用力拍了拍梁休的後背。

二人分彆,梁休回到了自己營中,今日是最後一天準備,明日他就要啟程回京了。

得儘快把解藥送回去,挽救炎帝的性命。

今日宴席上,陳翦的擔心,不是杞人憂天。

雖然北莽落敗,鹿州城被奪回,這樣的訊息,北莽人自己不會往外傳。

但北莽勾結了暗影。

暗影這個神秘的組織,一直針對大炎有各種行動,他既然可以勾結北莽,自然也可以勾結其他的勢力。

此刻北莽戰敗,梁休拿到解藥的訊息,或許已經傳到了東秦,傳到了南楚,傳到了所有對大炎有想法的勢力耳中了。

而他們,一向對大炎虎視眈眈,絕對不會放過任何削弱大炎的機會。

當今的大炎,對他們威脅最大的,就是炎帝,所以一旦他們知道梁休要送解藥回大炎,就一定橫加阻攔。

梁休必須謹慎應對。

“傳令野戰旅和鐵浮屠全軍,今日白天都給本宮好好休息,睡足了,睡飽了。”

“另外,傳令各將官,傍晚時分,到本宮營中開會!”

梁休一回大營,就立刻下了命令。

“是!”

手下人領命去了,梁休便也躺了下來,沉沉睡去。

……

此時的京城。

天下第一樓,最頂級的房間裡,上官海棠正跪在地上。

在她麵前,站著一個高大陰冷的男人。

此人是尉遲修,南楚暗諜副統領,南楚皇帝的心腹,上官海棠的直屬上司。

“所以,炎帝中毒你知道,大炎太子征北,你也知道。這麼重要的訊息,怎麼不儘快傳回南楚?”

“若是你能早一步把訊息送回去,我豈能讓那小畜生為炎帝拿到解藥?半路上,我就把他宰了!知道嗎?”

“不傳回訊息也就罷了,你自己這裡,也冇有任何行動,你究竟是怎麼回事?難不成,我把你送來這大炎,是為了讓你當天下第一樓的老闆娘,讓你過安穩日子,享樂來了?你可還記得你的身份,你的職責?”

尉遲修聲音不大,但語氣極重,而且他每說一句,上官海棠就會狠狠地顫抖一下。

她是尉遲修一手訓練起來的,用非人的方式,因此即便上官海棠已經是獨當一麵的大間諜了,但在直屬上司麵前,還是會感到畏懼。

這種畏懼,已經深入骨髓,這一輩子,都難以改變了。

“大人……那大炎太子,不是簡單人物。而且他身邊,有一名絕頂高手,想要對付他,或者想要從他手裡搶奪解藥,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……我隻是想著——”

上官海棠低頭辯解,還未說完,就聽見一聲巨響。

“狡辯!”

尉遲修一巴掌砸在她的梳妝檯上,用料實在厚重的梳妝檯,一瞬間就變得四分五裂,立刻垮倒在地。

“絕頂高手?能有多厲害?他就是個宗師,又能如何?你難道還分析不出,殺掉太子,對我南楚,有多大的好處嗎?”

尉遲修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。

但他不需要回答,他隻是質問,他的每一個問題,其實都可以理解成在否定問題中的描述。

身為南楚的暗諜副統領,尉遲修,還真冇什麼好怕的。

上官海棠不敢搭話,她清楚尉遲修的脾性,這個時候多說,反而會更糟。

果然,她的安靜,讓尉遲修心情好了一些。

他瞥了上官海棠一眼,突然問出一個令上官海棠發懵的問題來:“上官海棠,我記得,我把你訓練的很完美。你現在一定是出問題了,你想過自己的問題在哪兒麼。”

“我記得我教過你,作為暗諜,千萬不能動情。你最好彆叫我發現,對誰動了感情,迎向了你的判斷,否則……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!”

上官海棠吞了口唾沫,眼睛怔怔地看著前方,她一時間有些迷茫了。

尉遲修剛剛的判斷,都對,她都認可,這說明她也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。

她應該及時傳回訊息,或者應該及時派人跟緊大炎太子。

她受過專業的訓練,應該很榮譽做出這樣的判斷和決定,執行這樣的計劃。

可她冇有。

上官海棠眼前突然閃過了梁休的影子。

她突然意識到,雖然她一直冇細想過,但她下意識做的事情,隱瞞情報也好,不讓手下行動也好,卻全都是對梁休有利的。

難道……她動情了?對大炎太子?

怎麼可能?!

上官海棠心頭巨震,不敢再往深了想,深吸一口氣,緊緊閉上了雙眼。

她的安靜,讓尉遲修的火氣漸消,冷哼一聲說道:“把你手下所有能用的暗諜,全都叫來。”

“接下來的任務,本統領親自負責,北境戰事短時間內不會打起來了,意味著,我們指望不上北莽那群莽夫了。為今之計,對我南楚最有利的,就是殺掉太子!毀掉解藥。如此一來,大炎失去了炎帝……南境十八州,唾手可得!”

尉遲修緊握著拳頭,陰冷笑著。

片刻,發現上官海棠冇有反應,喝道:“你還愣著乾什麼?快去召集暗諜!”

“啊?!是,大人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