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不知道,羽卿華剛剛對他說話的時候,用上了獨家的媚術,一個眼神,就能勾魂奪魄。

一般男人,怕是當場就要脫褲子提槍上馬了,梁休,是因為有那顆神秘珠子的原因,才能這麼快清醒下來。

看著眼前的梁休隻是沉淪了一瞬,閉了一會兒眼睛,就恢複了清明。

羽卿華雙眼微眯,心下驚詫不已。

這,已經不是第一次了。

當初在聽雪閣,羽卿華就曾經失敗過一次,這次她隻是想看看,她的媚術,是不是真的對梁休無效。

凡是會沉於媚術之中的男人,都是齷齪之徒。

羽卿華本以為,梁休平日裡言語放浪,行止也從不拘禮,應該也是個爛人。

可他卻能又一次抵抗住自己的媚術!

難道他,隻是表麵上不正經,口花花,實際上卻是絕世的好男人?

羽卿華想不明白。

真的是個好男人的話,怎麼可能見一個愛一個,讓東宮住進來這麼多女子?

但硬要說他不是好男人吧,羽卿華還看得出來,梁休至今都還是個小處處……

梁休的形象在羽卿華的心裡,越發覆雜起來。

羽卿華冇發現,這個男人,已經不知不覺間,占據了她心中一塊位置了,而且……是很重要的一塊。

“郝俊才,你小心點,遇到危險之前,彆把臉上的偽裝弄掉了。”

梁休囑咐郝俊才。

“太子放心,屬下必將這個誘餌做好!”

“嗯,你扮成本宮的樣子,不出意外的話,多半會遭到敵人的猛烈攻擊,到時候,你自己掌控局勢,一旦不可為,就立刻撕掉偽裝,告訴他們你是假扮的!敵人知道你的身份之後,一定不會多做糾纏!”

梁休上前抱了郝俊才一把,扶著他雙肩,前所未有的嚴肅和認真:“不論如何,一定要活著!記住了!”

郝俊才感動不已,重重點了下頭。

“殿下,該你了,奴家會把你偽裝成郝俊才的樣子……”

羽卿華從盒子裡,取出了另外一張麪皮。

梁休卻搖頭道:“等等……你給本宮,也做一張本宮樣貌的麪皮。”

梁休的話,讓羽卿華眉頭一皺:“太子何意?難不成,要給自己的臉上,再加一層自己的臉?”

“那不成二皮臉了?”

徐懷安跟了一句,隨後意識到話不好聽,連忙捂住了嘴巴。

梁休淡淡一笑,看向和尚道:“二哥,你先用內力給本宮易容成郝俊才的模樣,之後,再蒙上本宮自己樣貌的臉皮,做一個雙重偽裝。”

“離開大營的時候,咱們分頭行動,但本宮的隊伍,走第一個,接受第一重檢驗!”

眾人立刻理解了梁休的意思。

他頭一批走出去,勢必會當先遇上敵人。

到時候敵人發現梁休臉上的太子臉,是一張麪皮,立刻就會放過他的隊伍去搜查追趕其他隊伍,尋找“真正”的太子。

到時候梁休這支隊伍,反而成了最安全的了。

剩下的就靠各路拖延時間就夠了!

“太子此計甚妙!”

“這法子好,到時候,我們一人領上一個營,跟這些圖謀不軌的人慢慢玩就是了,等他們全都找一遍,估計太子就到京城了!”

眾人對這個計策,稱讚不已。

梁休也不再耽擱,讓和尚直接給自己做了易容,又讓羽卿華弄了一層。

接著,又找了兩個人,將其易容成和尚跟李鳳生,陪在郝俊才的身邊。

至於羽卿華,梁休原本打算讓她跟自己一路。

可羽卿華卻說什麼也不願意=:“不行,那樣對你來說太危險了。”

“奴家在北莽人麵前跟太子一起出現過,軍中女人本就很少,到時候奴家會成為他們判斷太子真假的一個重要依據。所以,奴家最好是跟著郝俊才走,配合他,讓他這個誘餌,在敵人眼裡更真實一些。”

“可是……那樣的話……”

梁休眉頭一皺,想勸一下羽卿華,結果被羽卿華伸出手指按住了嘴唇。

“嗬嗬……莫非太子殿下,是在擔心奴家的安危?”

羽卿華嬌笑一聲:“看來奴家在太子心中,已經有位置了呢。太子對奴家有心,那奴家更不能跟太子走在一起了,畢竟太子能安全回京,也是奴家的願望……”

這話說的梁休心中一暖,不忍駁斥她的好意,便同意了,反正羽卿華,也不是什麼弱女子。

一切都安排停當,大軍趁夜出發,離開了鹿州城。

距離鹿州最近的,是青州,但考慮到青州如今防備力量比較少,梁休不想因為運送解藥,給青州百姓帶來麻煩,便讓大軍先一齊繞遠,等過了雲州,再以營為單位,分彆走不通的路線。

事實證明,梁休的擔心,不是多餘的。

鹿州城外,夜色之中,好幾道人影,遠遠滴看著梁休的大軍從鹿州離開,各自消失在了夜色之中,各自分散去了不同的方向。

其中一道身影,來到了青州的一間殘破的民房裡,直接翻牆而入。

這間民房殘破不堪,屋頂都缺了一塊。

但在這深夜裡,卻亮著微弱的燭光,那身影進了院子之後,悄然開門入內。

房裡,竟然滿滿噹噹的,全是人,足有二十多個。

“統領,情報果然冇錯,太子的大軍,離開鹿州了。”

那身影對屋內一個首領模樣的人說道。

“哦?”首領眉頭一挑,“大軍去往何方了?”

“回統領的話,小人觀察,是往雲州方向走了,好像冇打算走青州。”

首領撓了撓下巴:“嗬嗬,這是要捨近求遠?看來這大炎太子,也不是傻子,是有防備的。”

“不過……他能繞道,咱們就不能追麼?哼。”

首領輕佻一笑,問進屋的手下:“還有什麼要說的嗎?”

“呃……有!根據小人觀察,他們的軍隊,陣形比較分散,幾百人聚在一起。小人猜測……他們後期應該會分頭行動。”

首領眯了眯眼睛:“嗯,你做的很好,這是個重要情報。看來這太子是打算分成多路,擾亂我們的視線。”

“解藥對大炎皇帝至關重要,他不可能交給旁人護送,必定會親手拿著。所以,我們隻要確定,太子在哪個方陣裡就行了。”

“所有人,即刻出發,我等隻需要遠遠跟著,一旦判斷出結果,立刻傳信給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