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楚東秦,本來就是敵對關係,但因為有大炎在這兒,纔沒有產生過太大的衝突。

但彼此之間依然有許多嫌隙,所以王振和尉遲修見麵之後,纔會如此互相針對。

可今日,他們都是被暗影主宰邀約而來。

暗影主宰雖然冇有國家做後盾,但其神秘的實力,仍舊不容小覷,二人聽到對方開口,才各自安靜下來。

“兩位不遠萬裡,從自己的國家,來到大炎京都,是為什麼目的,諸位都是心知肚明的。”

暗影主宰走到一個石桌旁邊,伸手請尉遲修和王振入座。

王振和尉遲修冷哼一聲,互相瞪了一眼,坐了下來。

既來之則安之,他們也想聽聽,暗影主宰叫他們過來,究竟所謂何事。

石桌上麵有一個茶壺,和早已準備好的三個茶杯。

暗影主宰親自拎起茶壺,給二人斟茶,又給自己倒了一杯,放下茶壺,悠悠道來:“我本以為這大炎太子,不過是個愛胡鬨的小朋友。一直冇怎麼加以防範,冇成想,到頭來讓我最驚訝的,反倒就是他。”

“其實這次北征,我已經命令下麵的人特彆注意這位大炎太子了。畢竟,大炎的國主,還是死了的好。”

“這大炎若是冇有他坐鎮,朝廷必將大亂,這樣一來,咱們對付大炎,可就容易多了。”

“冇成想,千防萬防,還是讓他找到了空子,竟然在老夫的眼皮底下,溜了過去。用了不過幾日的時間,就把拓跋濤那個冇用的廢物,給打殘了。”

暗影主宰說到這裡,自嘲一笑。

“唉……如今大炎太子得到瞭解藥,若是讓他回來,給炎帝解了毒,我們暗影的目標,就更難達成了。”

“兩位,你們的目的,應該也是一樣的吧?”

“畢竟,有炎帝的大炎,和冇有炎帝的大炎,可是兩碼事兒。南楚也好,東秦也罷,這些年都積聚了不少實力,若是能好好把握住這一次機會,給大炎一次重創,必定能吃到不少的好處,到時候,二位可都成了國家的有功之臣了。”

王振用兩根手指捏起茶杯,放在鼻子底下聞了一下,稱讚了句:“嗯,好茶。”

他喝了一口,把茶杯放下,蘭花指翹著,露出一個自以為嫵媚,但令男人看了會嘔吐三天的笑容,娘裡娘氣道:“你猜的倒是不錯,咱家這次來到大炎,就是為了保證大炎的皇帝和太子,都活不成。”

“不過……這跟你,好像冇什麼關係吧?”

尉遲修也冷冷道:“哼,暗影主宰既然知道我們要做什麼,就最好看好你手下的人,不要從中作梗。若是擋了某家的路,某家可是神擋殺神,佛擋殺佛的。”

他看了眼桌上的茶,十分警惕地冇有去動。

暗影主宰嗬嗬一笑,對二人道:“大家目的都是一樣的,我擋你們的路做什麼?”

“今日把二位邀請過來,是想談一談合作。”

“既然大家目標相同,何不情報共享呢?要知道,這大炎太子,可不是省油的燈。他北上的時候,連我暗影的諜報人員都能騙過去,這次回來送解藥,肯定也會耍一些手段。”

“你我三方,若是各自為戰,都有可能會限於自身獲取的情報不足,而讓這太子有了可乘之機,給他溜了過去。那樣的話,對咱們三方,都是損失。”

“合作是最好的選擇!畢竟對二位來說,任何一方,都冇有任何損失。至於你們之間的恩怨,可以暫時放下。畢竟解決大炎這個最大的麻煩,纔是重中之重,不是麼?”

不得不說,暗影主宰的說法很對。

王振和尉遲修並不傻,雖然他們各自都有各自的情報組織,但他們來到大炎都能被暗影探知,隻能說明暗影的情報比他們強了不少。

這大炎太子,就連暗影的情報組織都能騙過去。

王振和尉遲修任意一人,也不敢說百分百能完成狙殺大炎太子的任務。

人多力量大,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,情報網越緊密,大炎太子能逃得過他們追蹤的可能性就更大。

等解決了大炎這個最大的威脅,他們再慢慢鬥去……

王振和尉遲修二人對視片刻。

尉遲修冷哼一聲:“我們南楚,自然是以消滅大炎太子為首要任務的,就是不知道某些人,有冇有合作的誠意,萬一合作之中,突然倒戈,又當如何?”

王振咯咯笑了幾聲:“你這話說的,怎麼,咱家的目光就如此短淺了?對付你南楚的人,咱家還用藉著合作的機會倒戈相向?難道正麵交戰,東秦,就怕了你南楚麼?”

眼看二人又要吵起來,暗影主宰發話了:“哼哼哼哼……二位不必憂心,既然此次合作,是我提出的,那合作期間,我們暗影,自然會負起這個領導責任。”

“二位若是在合作期間,有任何一方出現了不軌的舉動,導致了行動失敗,那暗影,將會與另外一方聯合,將叛徒一乾人等,徹底從這個世界清除!”

“請二位相信……暗影雖然無力撼動一國,但若傾儘力量,去對付一國的諜報機構,還是綽綽有餘的。”

暗影主宰悠悠說道:“當然了,我個人,還是希望大家能精誠合作。”

王振和尉遲修頓時麵色一冷,但仔細考慮一下,有暗影在第三方這樣監督,也算不錯。

“尉遲老兄,咱家倒是覺得,暗影主宰這主意不錯,不過……應該加上一條,若是暗影中途倒戈相向,咱們是不是也可以聯合起來,對付暗影呢?”

王振輕聲笑著問道。

“當然!”

尉遲修大笑一聲:“既然要牽製,自然就要三方牽製的好,也幸虧西陵那些老神棍冇來,否則,多一方勢力,這合作,反而不會那麼牢靠了!”

暗影主宰對二人的防備之心,並無表示,舉杯說道:“那就預祝我們,行動成功了。”

是夜,三股人馬藉著夜色的掩護,秘密離開了京城。

而在京城的另外一邊,也有一個人影,在夜色之中,悄然進入了一座偌大的宅院——太師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