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是深夜,但太師的房間,依舊亮著燈火。

卞謀言正對麵,坐著一個儒雅的中年男人,此人的身份,極不簡單。

他是江南大匪八臂猿王宋明的軍師——沈庸。

沈庸雙手奉上一張禮單,畢恭畢敬,笑著對卞謀言道:“卞太師,猿王素知卞太師在朝堂之上,頗具威信,因此特意差我前來,送上一份薄禮,其中包括黃金千兩,白銀十萬兩。還望卞太師,能行個方便,幫我們一個小忙……”

卞謀言掃了眼禮單,心裡樂開了花,但表麵上卻表現得十分平淡。

他捋了捋鬍子,笑道:“嗬嗬嗬嗬……猿王有心了,隻是不知道他想讓本太師,幫什麼忙?我雖然是當朝太師,但也不是什麼事情都能辦到的。”

沈庸笑嗬嗬道:“冇什麼大事,隻不過是想讓太師您在朝堂之上美言兩句,讓朝廷封我們猿王個官做。”

“封官?怎麼,威震江南的八臂猿王,竟然也想著被招安了?”

沈庸麵露為難之色,歎了口氣道:“唉……卞太師何必明知故問?這些年,江南的匪寇越來越多,匪患鬨得整個東南地區都陷入了糜爛,朝中剿匪的聲音越來越多……”

“想必用不了多久,朝廷就會下令剿匪了。”

“我們猿王,雖然手下能人輩出,兵丁也不少,對上朝廷,也能僵持一段時間。可是……若是能避免,又何必妄動刀兵呢?我等雖為匪寇,卻也是一條條人命。落草為寇,也隻不過是被逼無奈,想要過安穩日子罷了。”

“若能被招安,封個官做,首領說了,猿王的虛名,不要也罷。”

卞謀言嗬嗬一笑:“嘿嘿嘿嘿,你們猿王倒是聰明,是個知道進退的……”

“嗯……此事,老夫勉勵一試吧。你且回去,等待老夫的訊息。”

沈庸大喜,拜謝卞謀言:“多謝太師!多謝太師!”

“行了,去吧!再訊息確定之前,若要來找本太師,還是像今天一樣,挑在深夜,千萬彆讓有心人知道咱們之間的聯絡,給本太師添麻煩,知道了嗎?”

“是!小人知道了。”

沈庸連連拜謝,離開了太師府。

卞謀言摸了下禮單,看著早就送到院子裡的一箱箱白銀,嘴角勾起一個弧度。

“嗯……這宋明來的正是時候,此刻,老夫正需要鞏固自己的力量,宋明手中有十萬盜匪,若是能促成招安,正好能成為老夫手中的刀!”

卞謀言低聲自語一番,轉身回到房內,吹熄了燈火。

……

梁休這邊。

經過三天的行軍,大軍進入了雲州。

按照計劃,從雲州離開,各營就要分開走了。

梁休自己領著秦牧的營。

郝俊才那邊,則是徐懷安親自帶隊護送,還有赤練的特戰隊隨行。

陳修然帶著鐵浮屠大軍,另外一個營的隊伍,也臨時選了一名將領出來,帶隊。

論起人數,郝俊才這一路,兵馬最多,高手也是最多的,不光有赤練,貪狼,還有羽卿華隨行。

梁休這邊,就隻有和尚和李鳳生——他們二人還打扮成了小兵的模樣,隱藏在隊伍裡。

至於青玉和蒙雪雁,被梁休安排進了最不起眼的一支隊伍,這樣對她們來說,安全性纔是最高的。

暗影在雲州的據點,依舊是玉紅顏坐鎮。

他早就得知了太子前往雲州的訊息,一支在暗中監視著。

“哼……看這個架勢,他們是要分兵了?”

玉紅顏看著梁休大軍走的並不緊湊,相互之間隔了很大的距離,下意識進行了判斷。

“首領,我好像看到大炎太子了……”

玉紅顏手下一人,指向從雲州出來的第一支隊伍中間,騎著高頭大馬的人。

玉紅顏順著他所指方向,仔細分辨了一番,果然是太子的樣貌。

不過,被騙過一次的玉紅顏,冇那麼容易再上當了。

“大炎太子狡猾得很,你們看到的,可不一定就是真的!哼,前去攻擊頑城的時候,這臭小子給我來了個金蟬脫殼,狡猾如他,這次回京也一定會耍手段!”

“那……怎麼分辨?他們人手這麼多,不太好接近……”

“怎麼分辨?哼……看好了。”

玉紅顏從腰後摸出一把精巧的臂弩,固定在手上:“往他臉上射一箭試試,就清楚了!”

說著,她抬手瞄準。

隻聽咻的一聲!

扣動機關之後,短小的弩箭劃破長空,徑直衝著梁休的麵部直射而來。

“小心——”

梁休身側的行軍隊伍裡,偽裝成小兵的和尚,第一時間感覺到了弩箭,出聲提醒之時,手掌暗抬了一下,神不知鬼不覺地往弩箭飛來的方向,放出一道掌風。

受到半步宗師掌風的影響,弩箭在快要接觸到梁休側臉的時候,速度驟減,並偏移了一下。

梁休也在提醒之下,迅速反應過來,伸手將那隻弩箭一把握住。

但弩箭上傳來的動能,還是讓他身子歪了一下,握住弩箭的手,也碰到了自己的側臉,重重地往旁邊蹭了一下。

頓時,梁休臉上的“麪皮”被滑開了一半,露出了底下郝俊才的臉來。

“什麼人?!”

梁休立刻把弩箭扔到一旁,大喊一聲,並且迅速把臉上的麪皮重新整好,恢複了太子的模樣。

他身邊的士兵們,也都叫嚷起來。

“警戒!有刺客!”

“保護太子殿下!”

“左右,快快在附近搜查!”

梁休的大軍,頓時亂做一團。

玉紅顏和她的手下,躲在一棵樹上,冷笑著說道:“哼,還保護太子?這梁休的手下,一個個的還真會演戲!”

“你們都看見了吧?這太子狡猾得很!絕不能輕信自己眼睛看到的!”

“現在,分成三組,跟上其他幾路人馬,務必把真正的太子找出來!”

“是!”

玉紅顏下完命令,身邊的女子問道:“那首領,這一隊,還需要繼續跟著嗎?”

“這個太子是個贗品……跟他做什麼?”

玉紅顏說著,牙齒咬得咯嘣響。

上次她就是被這個“假太子”給耍了!

直到現在,她還恨得牙癢癢。

然而,她並不知道,眼前之人,就是真正的太子。

他不過……多做了一重偽裝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