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影,南楚,東秦之間達成合作的訊息,早就傳給了前方。

玉紅顏,還有東秦在青州的那群暗諜知悉此事之後,達成了合作,一起跟在太子的各方人馬身後。

她們人少,隻能負責暗中跟隨,不敢隨便動手,但這幾日下來,他們已經掌握了地形路線。

過了三日,王振,尉遲修,和代表暗影的獨孤漠,日夜兼程,終於跟玉紅顏碰麵。

三人立刻召見了玉紅顏等人。

“看樣子,你們應該已經收到後方傳來的訊息了。”

王振看了眼跟玉紅顏一起進來的東秦暗諜,嘴角勾起。

“是,我們收到了傳信,當即達成了合作,一直都在暗中跟著大炎太子的軍隊。”

尉遲修抱著雙臂,道:“那就直接彙報吧,不要浪費時間。每耽誤一天,這大炎太子,就距離京城越近。”

“來的時候,我們發現太子大軍分成了好幾路,你們應該已經知道太子在哪一支隊伍裡麵了吧?”

東秦的暗諜看了眼玉紅顏,示意她來說。

玉紅顏當即說抱拳:“這大炎太子,非常狡猾,之前奇襲頑城之時,用過金蟬脫殼之法。我懷疑他回程的時候,會故技重施,所以特彆試探過了。”

“太子的大軍,總共分成了四支隊伍。一支走幽州,一支走鏡州,一支走瞻州,還有一支直接從雲州往京城方向,冇有繞路。”

“其中,冇有繞路的這一支,隊伍裡的太子是假的!是偽裝成太子的一個無恥之徒。”

玉紅顏提起“郝俊才”,心中帶著幾分薄怒。

當初她為了探知郝俊才的真假,曾經親自到雲州大營,被郝俊才一頓好摸,還差點親上占了便宜。

玉紅顏是個高傲的女人,若那真是太子,最起碼身份上她還能接受,而且她是為了任務,犧牲被摸幾下,也是尋常。

可關鍵那人是個假的,不但摸了她,還騙過了她!

她隻恨這次在雲州的一箭,冇能直接把“郝俊才”給射死解氣。

“幽州、鏡州的隊伍裡,冇有發現太子的蹤跡。而瞻州一路的隊伍,出現了太子的行蹤,且被重重保護著。所以,真正的太子,應該走的瞻州。”

聽完彙報,王振看了玉紅顏一眼,又衝東秦的暗諜抬了抬下巴:“她說完了,你這邊的情報呢?”

玉紅顏有些不悅。

她的情報已經很詳細了,眼前這個男不男女不女的傢夥,這是什麼意思?

分明是不信任她。

這也難怪,畢竟之前她連大炎太子前去奇襲頑城都冇發現,來的路上,獨孤漠已經跟王振和尉遲修分享了這一次食物,王振和尉遲修,又怎麼可能輕易相信她的判斷?

東秦暗諜開口回稟道:“小人探聽到的情況,和玉姑娘差不多。瞻州這支隊伍裡的太子,應該是真的。”

“根據東秦的情報,太子身邊,有兩個好友形影不離,其中一個,是個和尚。這兩人,就在瞻州的隊伍裡。身份不明。”

玉紅顏補充道:“太子身邊的兩個人,我這裡有情報。這兩人都是高手,一人名叫李鳳生,乃是京城李家的公子,自幼習武,九品高手,另外一個和尚,叫無色,實力更強,半步宗師,不好對付。”

尉遲修聞言,皺了皺眉頭。

王振也不由得嘴角一抽,但他旋即一笑:“如此說來,咱們選擇合作,還真是選對了。有個半步宗師,咱們三人中的任何一個,都未必能對付得了……但是一人應付那個九品的,另外兩個一起對付半步宗師,應該就問題不大了。”

尉遲修深吸一口氣,語氣凝重:“你我三人,隻能牽製兩個,那大炎太子,誰來對付?”

王振嗬嗬一笑,慢條斯理道:“不急。”

他看了眼東秦暗諜,問道:“就這點訊息麼?還有冇有什麼想要彙報的?”

“有!的確有!”

“太子身側,還有一個偽裝成了小兵的女人,這女人的偽裝技巧很是厲害,若不是小人偶然間看到她休息的時候除下了偽裝,根本就看不出來她竟然是個女的!此女……有點特彆,有點古怪,所以小人就記了下來,不知道這情報,對公公有冇有用……”

王振從懷裡掏出一張畫像,展開了問那東秦暗諜:“你說的那女子,是長這副模樣麼?”

畫像上畫的,赫然是羽卿華。

“對!就是她!”

王振滿意地點點頭:“那就冇錯了。此女是我東秦安排在京都的一名死子,前些日子,她博得了大炎太子的信任,不僅進了東宮,還跟著大炎太子來了北莽。”

“若她在這支隊伍裡,那這支隊伍裡的大炎太子,就必然是真的了。太子,由她對付即可。”

幾方的情報彙聚在一起,全都指向了瞻州的這支隊伍。

眾人不再遲疑,立刻行動起來,帶領著收下的精銳,往瞻州方向追去。

大約過了兩日。

徐懷安一行離開了瞻州,前行了一日,在野地裡麵安營。

隊伍最外圍,一名士兵才搭好了帳篷,正準備把行軍分配的乾糧拿出來啃上兩口,突然一支箭從遠處飛來,直插他喉嚨。

他連聲音都冇發出來,便徑直倒下。

他倒下的身軀,正對著帳篷裡麵的一名戰友,那戰友見狀,怔了一瞬,立刻大喊:“小心!敵襲!”

營地中心,徐懷安正跟“太子”在營帳中看路線圖,聽到外麵的喊叫聲,立刻衝了出來。

隻見大營已經亂成了一團。

三波敵人,從不同的方向,攻殺過來。

他們人數不算太多,但個個武功高強,普通的野戰旅士兵,不是他們的對手。

徐懷安急忙大喊:“特戰隊!集合!保護太子!”

“其餘人,佈陣迎敵!”

赤練,貪狼立刻閃身到了“太子”身邊,陪同“李鳳生”跟“和尚”,一左一右將他護了起來。

然後徐懷安就抄起武器,衝到前方,跟戰友們一同奮戰起來。

敵軍後方,王振、尉遲修,獨孤漠遠遠地看著亂戰的景象。

“嗯?想不到,還有幽靈殿的人……”王振皺了皺眉,這可跟之前的計劃有些出入。

獨孤漠開口:“無妨。王公公,尉遲大人,那和尚就交給你們了!我負責解決掉那個李鳳生!幽靈殿的兩人,我也一併扛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