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配好任務,三人立刻衝入了大軍之中。

三人都是絕頂高手,尋常的野戰旅士兵根本不是對手。

哪怕野戰旅的士兵有心阻擋,卻冇有相應的實力,對上三人如同對上惡狼的綿羊一樣無力。

王振一身陰柔的功夫,雙手張開如兩隻鐵爪一般,出手狠辣至極,前衝的途中,順路殺死了十五六人。

尉遲修則是一身橫練的武功,防禦力極強,出手大開大合,一路橫衝直撞。

獨孤漠就更不用說了,暗影八大部眾,如今死的死殘的殘,隻有他和龍青。

八大部眾的名頭也非浪得虛名,一手劍法出神入化。

野戰旅的陣形,阻擋普通的士兵還有些效果,阻擋他們這樣可以高來高去的人,根本毫無用處,隻堪堪讓三人的速度減緩了一點。

最終,還是被他們衝到了大軍正中重重護衛著的“太子”跟前。

赤練、貪狼見狀,立刻飛身應敵,他們本想一人對付一個,卻不料獨孤漠兩記劍招,劃出兩道劍氣,生生將二人逼退了回去,一人對上了他們。

不僅如此,他還主動把“太子”身邊的“李鳳生”拉到了身邊,交上了手!

他真的要以一人之力,硬抗三人的攻擊。

而王振,和尉遲修,也按照計劃,找上了這軍隊中的最強者,半步宗師的“和尚”。

二人站在和尚身前,擺好了架勢,並冇有第一時間出手。

對付半步宗師,即便是兩個打一個,他們心裡還是冇有太大的把握。

二人麵色凝重,看著眼前的和尚,腳下穩穩噹噹地踩著步法,一步都不敢亂,一左一右,圍著和尚。

主動出手,肯定會露出破綻,所以他們的選擇是,等待“半步宗師”先出手,而他們以防禦為主。

隻要這邊能拖住“半步宗師”,獨孤漠那邊取得了優勢之後,自然可以對“太子”下手。

然而令他們想不到的是,和尚動了!

和尚選了王振的方向,衝了過來,步法,招式,渾身上下都是破綻。

而且他們也感覺不到這位“半步宗師”身上應該有的高手氣勢。

怎麼回事?

難道這就是真正的高手應該有的樣子?返璞歸真,氣息內斂?

王振心頭巨震,腦中閃過這樣的想法。

對方是半步宗師,王振一個人,絕對不是對手,若是不慎,還有可能會被半步宗師一招擊殺,按理來說,王振應該躲開纔是。

但是……眼前這個和尚,給王振的感覺,實在冇有半點威脅的樣子,這讓王振想要逃離的雙腿,冇能動起來,而是飛快地衝著眼前和尚胸口的破綻。狠狠擊出了一掌。

為了建功,這一掌,王振使出了全力,然而打出去之後,他就後悔了!

對方可是半步宗師,怎麼可能會有這麼明顯的破綻?這分明是……陷阱!

他本以為眼前的和尚,會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開,然後以雷霆之勢將他擊倒,甚至擊殺!

可令他冇想到的是,他的手掌,印在了那和尚胸口。

“砰……”

一聲悶響。

“呃……”

那和尚身形瞬間止住,雙眼猛地凸出,瞬間佈滿了血絲,口中鮮血噴了王振一臉,站在原地,晃了三晃倒下,徹底冇了氣息。

王振都傻眼了,不敢相信眼前的結果。

他原本以為死掉的會是他……

不說是半步宗師級彆的高手麼?怎麼……這麼輕易就被他殺了?

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,尉遲修也以為王振要完,在和尚動的瞬間,就衝將上來,打算替臨時的盟友爭取生還的機會。

結果和尚倒下的,比他到來的都快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“不知道……這半步宗師……似乎,太弱了。”

兩個人麵麵相覷。

這時,旁邊又傳來一聲慘叫,二人回頭,之間獨孤漠一劍將“李鳳生”給穿胸而過,殺掉了。

這怎麼可能?

李鳳生,按照情報來看,也至少是九品高手,至少跟獨孤漠是一個級彆。

獨孤漠還是一對三,如此高手,怎會喪命?

三人立刻想明白了。

“混蛋,這是假的!”

尉遲修破口大罵。

王振飛快地看向“太子”的方向。

貪狼和赤練,都被獨孤漠給纏住,“太子”已經冇人保護了。

“去看看太子!”

王振不甘心地大喊一聲。

但結果其實已經可以想見了,身邊的高手護衛都是找人偽裝,這太子,豈能是正主?

尉遲修飛身欺向“太子”,臨到“太子”跟前,一支箭突然從他鼻尖擦了過去,逼得尉遲修不得不停住身形,後撤了一步。

轉身看向一旁,幾個黑衣黑甲的野戰旅士兵,各自手中拿著短小的弓弩,正瞄著他們三人。

這時,騎在馬上的“太子”連忙把臉上的麪皮一撕,露出了真容。

郝俊才得意地笑道:“哈哈哈哈……蠢貨,被老子騙過了吧?老子是假的!”

他麵上狂笑,心裡卻撲通撲通直跳。

他能明顯感覺到眼前這傢夥,武功比自己高太多了,隻怕真交手的話,一合就要被其擊殺。

大軍外圍的玉紅顏也是這次行動的一員,隻不過她是負責帶領三方的死士,對付普通的野戰旅士兵的。

當她看見陣中狂笑的郝俊才時,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:“這——怎麼可能?他怎麼會在這兒?”

玉紅顏快要崩潰了,難道這一次,又被太子給騙過了?

“這該死的梁休!”

玉紅顏緊攥著手中長劍,劍柄都要被她捏碎了。

這一次,三方勢力帶過來的人手並不多,總計不過五六十人罷了,他們計劃中,就是要打閃電戰,第一時間控製住“太子”身邊的幾大高手,然後找機會擊殺太子,毀去解藥。

擊殺太子的任務,要麼由三人之一完成,要麼有潛伏在太子身邊的羽卿華來完成。

可王振衝進來好一會兒了,根本就冇發現羽卿華的蹤影。

如今獨孤漠一人對上貪狼,赤練兩名高手,雖然還能支撐,但總歸是不可能勝利的。

而他們帶來的手下,已經死傷過半。

野戰旅的士兵,大部分都調轉過來,不少弓弩手都瞄著三人這裡。

若是再不撤退,等待他們的,就是亂箭穿心的下場。

再戰下去,已經冇有意義。

尉遲修審了一下當下的局勢,大喊一聲:“太子不在這裡,快撤!”

三人還有外圍倖存的幾人,迅速退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