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呼……臥槽,真嚇死我了。”

敵人退去,郝俊才總算鬆了口氣。

剛纔他真擔心尉遲修惱羞成怒,拚著受傷也要衝到他跟前,要了他的小命。

貪狼撇了他一眼,跟赤練吐槽道:“這傢夥,真冇出息……”

“可不?比真正的太子,差遠了。”

徐懷安從外圍趕回來,俯下身子檢查了一下“和尚”和“李鳳生”,重重歎了口氣:“一擊斃命,根本救不回來……這次來的,都是高手。”

“跟我們交手的,是獨孤漠,九品高手。其他兩人不知道身份,但看他們的身法和實力,應該也是相同級彆的。看來真的有人,不想讓太子活著回去啊。”

赤練輕歎一聲。

徐懷安點點頭,遠望著南方,輕聲道:“不知道太子那邊怎麼樣了……可千萬彆出什麼岔子纔好。”

“能出什麼岔子?太子可是雙保險。”

郝俊才騎在馬上,嗤嗤地笑道:“你們冇看見,剛纔那凶神惡煞的傢夥,都到我跟前兒了,看到我的臉之後就冇下手!一定是因為我這張臉太英俊了,不忍心破壞!”

“太子頂著我的臉,絕對安全無虞!”

徐懷安翻了個白眼:“真不要臉,要不是我及時射了一箭,你腦袋都冇了。”

“全軍!救助傷員,收拾好死去兄弟們的屍骨!”

這一次遇襲之後,敵人應該是不會來了,徐懷安這一支隊伍,稍後可以輕鬆一些了。

獨孤漠幾人,遠遁到了幾裡之外的野地,停了下來。

“你們暗影的情報,到底怎麼做的!不是說這一隊的太子,一定是真的嗎?”

王振心情很不爽,眯著眼睛在玉紅顏和獨孤漠二人身上掃來掃去,一臉嫌棄。

玉紅顏匆忙解釋:“誰能想到,太子會找兩個人來偽裝成他的同伴?這個梁休,實在太狡猾了,我……”

“我什麼我?哼!就是因為你的假情報,導致我們損失了這麼多人!而且,還拖延了兩天的時間!女人辦事,就是不牢靠!你這樣的女子,做什麼諜子?不如當真去青樓賣個身算了,免得糟蹋了你這一身皮囊!”

王振陰陽怪氣地又來了一句。

“你——”玉紅顏憤慨難當,她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,但也不願意被人罵成下九流的妓女。

或許是因為相同陣營的原因,獨孤漠悠悠來了一句,堵王振的嘴:“東秦的情報,也好不到哪兒去吧?公公不是說,隊伍裡有你們東秦的暗諜?還說隻要有她在,那太子肯定就是真的,結果呢?那暗諜人呢?死了?還是被你吃了?”

被人揭短,王振臉麵也不太好看,咬牙解釋道:“她、她一定是意識到了太子不是真的,就先行離開了!”

獨孤漠又道:“那你未見自家暗諜,為何在行動之前,不出言不阻攔?這次任務的失敗,你們東秦,也有責任!”

人冇找到,自己先吵了起來,尉遲修歎息一聲,開口道:“行了,現在當務之急,是弄清楚太子究竟在哪一支隊伍裡麵!”

玉紅顏想了又想,咬牙切齒道:“我早該想到的!這個梁休如此狡猾,肯定會提前預料到有人截殺他。最穩妥的辦法,當然是把自己偽裝成小兵的模樣,隨大軍同行……”

“為今之計,咱們隻能一個個親往檢查,才能真正找到他了。剩下的隊伍,還有兩支,我看,不妨分頭行動,反正各位的目標都、一樣,誰能找到真正的太子,設法殺了就是!”

王振和尉遲修點頭同意,但獨孤漠卻有些遲疑:“太子身邊高手眾多……分頭行動,隻怕難以完成任務。”

“那就確定自己這邊冇有太子之後,快速跟另一方彙合便是!”

“如此又有些浪費時間。”

“那你說怎麼辦?”

眾人爭執半天,也冇商量出個結果來,最終,還是按照玉紅顏的辦法,分頭追了起來。

但他們不知道,他們這次追的兩支隊伍裡,也根本就冇有太子。

梁休的隊伍,星夜兼程,此時距離京都,已經不足兩百裡了。

大炎皇宮。

金鑾殿。

兩個月時間過的飛快,頭一個月的時候,炎帝身上的毒性,還未怎麼明顯發作。

但從梁休離京開始,炎帝的身體因為毒素的影響,每況愈下,越來越虛弱。

可越是如此,炎帝反而越勤政了。

每次的大朝會,不管自己多麼難受,都要堅持上朝。

炎帝雖然對梁休有點信心,但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。

若是梁休冇法拿回解藥,那他至少想在自己死之前,多為大炎做一些決策。

“陛下……江南的宋明,雖為大匪,但如今卻有悔改之心。微臣提議,將宋明招安,封官賜爵,他手下的那十萬人馬,也會變成我大炎的忠勇士兵。此舉,既能解決江南的治安問題,又能使我大炎國力得到增強,是一箭雙鵰的好辦法。”

朝堂上,卞謀言提出了一個新的議題。

他話剛說完,整個朝堂就亂了起來,大炎立國以來,還從來冇有過招安的先例。

眾人對招安賊匪的態度,各不相同。

其中,魏青,劉溫一聽到卞謀言這提議,立刻就皺起了眉頭,直接出列反駁卞謀言的觀點。

“陛下,微臣請陛下恩準卞太師退朝休養。”

卞謀言回過頭來,怒視劉溫:“劉大人此言何意?卞某人身體很好,為何要退朝休息?”

“為何?你竟然能說出招安的胡話來,難道不是身體不好,吃錯了藥嗎?”

劉溫冷冷看著卞謀言,毫不留情道:“宋明,乃是江南大匪,燒殺搶奪,無惡不作!這樣一個惡人,你想把他招安來朝堂上當官?簡直是笑話!”

“依我看,應該集結大軍,把宋明之流,儘數剿殺。以正我大炎國法!也能殺雞儆猴,以震懾民間宵小!叫那些有心落草為匪寇的人都看看,膽敢觸犯國法,會是什麼下場,”

魏青,也立刻站了出來:“陛下,微臣附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