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子出征已經月餘,但炎帝很清楚,除了他相信梁休的決心外,朝中很多重臣都將此次出征,看成是太子的胡鬨。

什麼勞民傷財,空耗國力等諸多流言,不僅在朝中不脛而走,就連京都百姓,也因為這些流言而陷入了迷茫。

流言越演越烈,甚至如今朝中,已經隱隱有了更換太子的蜚語,也正因為如此,談及到南方匪患,很多大臣才毫不留情地開始抨擊太子。

剿匪?拿什麼剿?國庫都被太子搬空了!

炎帝知道後,自然是非常憤怒,因為北境兩場大會戰,打的都是李鳳生的家底,都是北境百姓從緊巴巴的口袋中擠出來的口糧。

你們呢?作為朝廷命官,又為北境大戰提供了什麼?

要物資的時候,一個個躲得都比兔子還快,拖後腿的時候,一個比一個積極……

原本他還想殺雞儆猴,冇想到北境的八百裡加急就到了,這讓炎帝的心一下都提了起來,擔心梁休會出事,擔心北境會戰敗,因為北境如果戰敗了,整個炎國就會徹底陷入動亂。

原本激烈爭吵的重臣,聽到北境急報,也都安靜下來。

劉溫、魏青等心懷天下的大臣,心也一下提了起來,唯獨卞謀言等人,此時雙眼都微微亮起,隱隱有些激動……

很快,一個揹著旗子的小將,就快步衝進了資政殿,單膝跪地,雙手呈著急報道:“陛下,北境八百裡加急……”

不等小將說完,炎帝已經從座位上站起,攥緊拳頭道:“賈嚴,速速翻譯呈上來!”

現在密諜司、軍隊用的傳密方式,就是之前梁休發明的數字密碼,所以這封急報,是需要翻譯的。

賈嚴快步走到那小將的身邊,接過塘報,轉身走進了內廷。

不久之後,他的身影再度出現在大殿中,隻是此時的他滿臉驚恐,捧著塘報的雙手都在輕微顫抖著,彷彿看到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一般。

見狀,炎帝臉色一沉,劉溫、沈濤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。

“陛……陛下……”老太監平時穩重,這時候連話都說得不利索了。

“陛什麼陛,給朕呈上來!”

炎帝低吼一聲,賈嚴趕緊把塘報奉上。

從賈嚴的手中一把將塘報奪了,炎帝迅速將翻譯出來的塘報打開,目光落在塘報中。

然後,眾人就看到炎帝的身體瞬間僵硬,接著,他的手輕輕顫抖,隨即連身體都跟著顫抖起來,一張臉也漸漸漲紅起來。

“哼哼……嗬嗬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最後,他笑了,笑聲先壓抑,然後暢然,最後開懷大笑!

一眾大臣頓時臉色大變,北境難道真的敗了嗎?卞謀言嘴角微挑,出班拱手道:“陛下,切莫動怒,龍體要緊啊!”

其餘眾臣這才反應過來,齊齊行禮道:“陛下,保重龍體啊!”

“朕好得很!”

本來虛弱的炎帝,此時滿臉紅光,聲若洪鐘。

北境戰事有了結果,他也懶得再虛與委蛇,高高揚起手中的塘報,大笑道:“打不贏?誰說打不贏的?啊?

“哈哈哈……北境大捷,大捷啊!

“在物資緊缺的情況下,兩戰滅掉了北莽二十萬大軍,而我軍折損不過六七萬人,這樣的戰損比,前所未有!

“太子更是用一萬奇兵,突襲敵軍後方,打掉了敵人重兵把守的頑城,截斷了拓跋濤的後路,不僅救下了被北莽挾持多年的公主,還巧妙用計,水淹薪城,滅掉了拓跋濤的有生力量。

“如今拓跋漠造反,北莽徹底陷入內亂,至少可保北境十年不會有戰事!

“哈哈哈……真不愧是朕之麒麟兒啊!這仗打得漂亮,打得解氣。”

眾人聞言當時就懵了,贏了?太子竟然真的打贏了?這怎麼可能?

要知道,拓跋濤手中,可是有最精銳的騎兵啊!單憑太子那一萬多人?他是怎麼打贏的?

卞謀言臉色已經僵住了,他也冇有想到,會是這樣一個結果,太子用那一點剛剛訓練出來的兵,打贏了北莽十幾萬大軍?開什麼玩笑啊!

他滿臉難以置信,內心充滿不甘,太子打贏了,那他的聲望肯定如日中天,那自己這段時間以來的所有努力,豈不是白費了?

北境戰事的結果一旦公開,肯定會舉國歡騰,太子也將成為人人矚目的大英雄,屆時,誰敢再說太子一句不是,恐怕將會成為整個京都百姓的敵人。

原本還想著趁太子離京,削弱他的影響力……但現在,卞謀言忽然發現,讓太子離京,或許纔是他犯的最大的一個錯誤。

過了好半晌才,他這纔回過神,快速掩飾掉臉上的失態,佯裝高興道:“陛下,真的……打贏了?”

聲音都有些苦澀。

炎帝豈會不知道這段時間以來,在背後興風作浪的是卞謀言,此時見到他的臉色,心底也不由得一陣暢爽!

嗬嗬!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,說的就是你這老匹夫。

啪——

炎帝手一揚,手中的塘報直接砸在卞謀言的身上,喝道:“是真是假,你自己看吧!塘報是密諜司最新啟用的密碼,在這個世界上,除了太子外,恐怕還冇有什麼人能破譯出來。”

卞謀言撿起塘報,攤開看一目十行地看了下來,雖然他極力在掩飾,但臉色依舊一陣青一陣白。

塘報中寫得很清楚,整個計劃的主導者、指揮者都是太子,而康王、陳翦、徐繼茂等軍中大佬,僅僅隻是從旁協助。

有膽有識,謀略過人,行事果斷……諸多對太子的評價,都像是刀一樣紮在他的心中,因為從以往的戰績來看,太子對他們這些世家大族,可不怎麼友好。

現在又有了軍功,等他回到京都,他們這些人還能有活路嗎?

而這時,很多大臣也圍了上來,看了卞謀言手中的塘報,有人驚喜,有些感歎,有人幸災樂禍。

劉溫、沈濤等人,這時嘴角都快咧耳邊了,太子殿下果然厲害,一萬破十萬,哪怕是當年的鎮國大將軍,也冇有這樣的戰績。

還好當時冇有過多阻攔,不然就成為千古罪人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