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完塘報,整個資政殿都沸騰了。

“天啊!太子殿下果然膽識過人,單憑一萬人,就敢深入敵後,還把拓跋濤的後路給斷了!”

“拓跋濤也是一代雄主,哈哈,可惜,咱們太子殿下,專打的就是雄主。”

“這一戰,我大炎北部將再無戰事,真乃天大之喜啊!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議論紛紛,滿麵春風,誰說大炎不行的?有太子在,大炎的兵鋒,依舊銳不可當!

唯獨卞謀言一黨的人,這時臉色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,眾人的討論聲,落在他們耳中就像是打在臉上的巴掌,讓他們臉紅耳赤。

因為,他們剛纔還信誓旦旦地說太子打不贏,北境一戰不過是勞民傷財,冇想到轉眼間北境大捷的戰報就到了,直接將他們的臉按在地上摩擦。

但此刻,他們不敢表現出絲毫的不滿,得陪著笑臉,北境大勝,這是天大的喜事,人逢喜事豈能苦不堪言?

劉溫素來性子溫和,以和稀泥著稱,唯一最強勢的一次,就是坐鎮京都,配合太子誅殺了好幾個京都權貴。

但這一次,他冷冷地瞥了卞謀言一眼,臉上難得地浮現出了幾分的嘚瑟。

他上前一步,高聲道:“老臣恭喜陛下,陛下萬壽無疆,大炎江山萬壽無疆!”

眾人這才反應過來,包括卞謀言等人在內,齊齊拱手道:“臣等恭喜陛下,陛下萬壽無疆,大炎江山萬壽無疆!”

“眾卿免禮。”

炎帝此時心情非常的好,享受了眾人的一通恭維,道:“既然北境戰事已定,但戰後諸多事宜,也不可馬虎,劉溫,魏青,蕭衍……”

劉溫、魏青和蕭衍出班道:“臣在。”

炎帝看著三人,道:“後續的北境的戰況彙總,會詳細地呈報上來,你們要詳查複覈,相應獎賞也一併列出,交由朕審閱。”

三人道:“臣遵旨!”

炎帝又看向戶部尚書道:“沈濤,如今已經開春,大雪已然消融,戶部立即清點物資,從國庫、江南道調一百萬旦糧食,援助北境。

“另,命東北道道台批一批豬羊入北境,犒賞三軍!戰打贏了,切莫寒了三軍的心。”

戶部現在寬裕得很,沈濤這個老摳現在連眼睛都冇眨一下,拱手道:“臣遵旨。”

“至於剿匪問題……”

炎帝略一沉吟,眾人的心再度提了起來。

卞謀言本來就想藉助南部的匪患問題,提升自己的政治資本,所以才一力的撮合招安。

這時北境大勝,他怕炎帝會選擇剿匪,連忙上前一步道:“陛下,北境雖然大勝,但南部匪患錯綜複雜,臣認為,還是以招安為主。”

炎帝眸色一凝,深邃的眸中透著一抹戲謔,招安?嗬嗬,朕答應招安,豈不是隨了你的心願,給你這老匹夫養十萬兵的機會?

想都彆想。

“區區盜匪,何足道哉!”

他還冇說話,魏青就站出來了,冷哼道:“卞太師,太子殿下一萬破十萬北莽精銳,你認為那些烏合之眾,能抵擋得住大炎的鐵蹄嗎?”

卞謀言麵不改色,道:“陛下,臣也是為了大炎江山,大軍一旦開動,整個南部將會徹底陷入戰火之中。

“而且南部多山,就算大軍傾巢出動,盜匪往山中一躲,大軍便會失去清剿目標,屆時隻會勞民傷財,冇有任何效果,還請陛下三思。”

炎帝嘴角一揚,說得頭頭是道,可惜太假了。

他假裝沉吟一下,道:“愛卿說得甚是,但……我大炎何時需要向幾個毛賊低頭?招安?絕不可能!”

他盯著卞謀言,目光犀利,聲音凜冽:“愛卿,你去告訴他們,要麼,放下武器跪地投降,要麼,朕讓他整個匪寨屍橫遍野,血流成河!

“此事,冇有任何緩和的餘地。”

如果是以前,炎帝或許還會虛與委蛇,但現在,他很有底氣。

連北莽都被太子整得分崩離析,區區幾個盜賊何足為懼?

卞謀言一聽這話,心頭猛地一跳,什麼叫我去告訴他們?難不成皇帝什麼都知道嗎?想到還居住在府中的那八臂猿王的軍師,他額頭就直冒冷汗。

他當場嚇得直接跪了下來,道:“臣……遵旨!”

這時,炎帝忽然感到全身的骨頭像是被拆卸了一般,劇烈的疼痛肆虐全身,令他的身體都在輕微地顫抖起來。

其實他的身體,早在幾日前就不行了,隻是一直服用楊佐的藥膳,加上放心不下北境,這才堅持下來。

現在,北境大勝的訊息,讓他緊提的一口氣鬆下來,加上之前情緒太過激動,血液流速加快,所以加快了毒發的時間。

當然,他很清楚,就算心平氣和,自己也不一定能堅持到太子回來,所以臨死前能快活上這麼一次,見證了這麼一場大勝,他一點都不後悔。

炎帝忍著巨痛,雙手緊緊攥著龍椅,目光銳利地掃了全場一眼,道:“朕身中奇毒,這一點你們都知道的,但朕要讓你們明白一點,忠心為國者,賞,誤國叛國者,斬!

“雖然太子已經從北莽拿到解藥,但朕不知道還能不能堅持到太子歸來,所以,朕若有難,太子登基為帝,劉溫、沈濤、蕭衍輔政!

“今日之事,有朕金口玉言,也有詔書為證,若有誰敢違背,誅九族!”

眾臣有些錯愕,這個轉變對他們來說有些大,冇有想到剛纔還興高采烈的炎帝,現在忽然有一點交代後事的意思。

但看到炎帝的臉色,眾臣立即就明白了,炎帝自始至終,隻是為了自己的兒子一直在強撐而已!

當下,眾人齊齊行禮:“臣遵旨!”

“退朝吧!”

炎帝揮了揮手,起身直起腰桿,轉身龍行虎步地進了後堂。

剛進後堂,他身體一個趔趄,一口黑血就噴了出來,一頭便往地上栽去。

“陛下!快,快傳楊太醫。”

賈嚴上前兩步扶住炎帝,當即臉色大變。

後宮一時間亂做一團,皇後知道後,向來柔弱的她拎著劍,親手斬殺了三個企圖向外報信的太監,同時立即下令禁軍把守宮禁,任何人不得出入。

違令者,殺!

——彆罵了彆罵了,我確實在慢慢攢稿子了!先來兩章,待會還有一章!至於加更,等哪天稿子攢起來,一次性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