養居殿。

炎帝躺在床上,雖然已經昏迷過去,但他臉色蒼白,眉頭依舊緊皺著,還在抵抗著病魔的侵襲。

皇後就坐在床邊,一隻手緊緊地抓著他的手,目光也在緊緊地盯著他,臉上卻出其的平靜,冇有絲毫的慌亂。

她是一國之母,雖然看似柔弱,但做事從不拖泥帶水,甚至在某些事情上,果斷性比炎帝還決絕。

隻是十幾年前,安氏一族謀反,導致長女被擄,她因此自責半生,性子內斂了不少,如今炎帝倒下了,兒子和女兒都將平安無事地從北境歸來,那個果決的皇後自然也就回來了。

旁邊,楊佐和幾個太醫經過會診之後,臉色都非常的難看,皇帝的毒,已經快蔓延到心臟了,已經不是普通的湯藥能夠延緩了的。

皇後見到他們欲言又止的樣子,就大概猜到了一些,道:“先出去吧,劉仆射和沈尚書他們就候在外麵,有話但說無妨,無需隱瞞。”

楊佐幾人沉默地拱了拱手,退出了房間。

皇後站起身來,剛想鬆開炎帝的手退出去,炎帝卻像是感應到了什麼,指尖忽然顫了顫,本來堅強的皇後,雙眸頓時一紅,把他的手貼在自己的臉上,低聲道:“你放心,我馬上就會回來的。”

話落,抬手幫助炎帝撚好被子,又擦了擦眼角的淚滴,轉身出了門。

劉溫、沈濤等幾位炎帝的心腹,已經被皇後秘密召進宮,在外室已經焦急等了半個多時辰,現在見到皇後出來,連忙走上前道:“娘娘,陛下到底怎麼樣了?”

皇後走到主位坐下,抬頭看向楊佐,道:“楊院使,你說說吧!本宮也想知道。”

楊佐向著皇後拱了拱手,又衝著劉溫和沈濤拱了拱手,聲音沉重道:“陛下中毒太深,現在已經很難強勢續命了,經過我們聯手診斷,陛下……最多還有三天的時間!”

“三天?”

沈濤臉色大變,聲音尖銳道:“怎麼可能,陛下之前不是好好的嗎?為什麼會這麼嚴重?”

楊佐看向皇後,皇後抿了抿唇道:“陛下是服用了楊院使的湯藥,以催發生命力為代價,強行提升自己的精力,讓自己看上去冇有什麼事一樣。

“他想要守著這江山等著太子歸來,親手的交到太子的手中,但現在……”

皇後話冇說完,但大家都明白,炎帝不想讓朝臣看到自己虛弱,引起朝堂動盪,因此以生命力為代價,守住朝堂的平靜。

這也導致了……原本可以活兩個月的他,現在隻能活一個半月。

“還有什麼辦法嗎?”

劉溫抬頭看向楊佐,目光銳利:“至少得再堅持七天,七天後太子應該能趕回京都。”

楊佐搖頭,道:“不行,藥膳現在已經對陛下冇有用了,強行服用,隻會加快毒素髮作,這樣陛下恐怕連三天都堅持不住。

“除非,有解藥!”

劉溫怒道:“解藥太子殿下已經拿到了,但現在需要的是時間,是運送時間,從北境日夜兼程趕回來,最快也得七天……”

說到這裡,劉溫的呼吸猛地一窒。

八百裡加急已經送回了京都,以太子殿下的性子,既然拿到瞭解藥,也不可能在北境多呆,會想方設法地把解藥送回京都。

也就是說,他最多晚上八百裡加急一天的時間。

八百裡加急可以驛站換馬換人,但太子不聽,他需要保護解藥,就得帶隊隨行,速度雖然會被拖慢,但肯定慢不了多少!

三天,或許還來得及。

就是怕路上,會發生其他變故……

想到這些,劉溫就驚出了一身冷汗。

他猛地回頭看向皇後,而皇後明顯也想到了這一點,立即看向賈嚴,道:“傳令密諜司北邊的所有密諜,立即給本宮拉網式地尋找太子,將他帶回來。”

密諜司現在暫時由賈嚴節製,他立即拱手道:“是,奴婢馬上去辦。”

“蕭將軍!”

皇後看向蕭痕,蕭痕立即上前一步抱拳道:“末將在。”

“你親自率三千金吾衛向北而行,和密諜司密切聯絡,一旦發現太子蹤跡,立即進行接應。”

蕭痕道:“末將領命。”

“魏尚書。”

皇後又看向魏青,臉色鄭重道:“即日起,封鎖京都四門,京都隻準進,不準出!”

魏青拱手道:“娘娘放心,陛下有過安排,京都四城已在虎賁手中,不會有失。”

接著,皇後又一連下了幾道命令,又和劉溫、沈濤等人秘密商議了很多事,甚至連最壞的結果和方案,他們都已經做了相應的準備和預演。

一時之間,看似繁華依舊的京都,蒙上了一層看不見的寒霜。

與此同時,太子北境大捷的訊息,也在整個京都席捲開來,百姓都在歡欣鼓舞,張燈結綵,要好好的慶祝這個重要的日子。

“哈哈……不愧是太子殿下,我就說嘛,太子殿下這麼厲害,怎麼可能會敗?”

“就是,陳士傑又如何?京都權貴又如何?還不是被太子殿下砍了腦袋?”

“之前是誰說太子殿下是勞民傷財的?是個男人就站出來?看老孃不一腿夾死你!”

“……”

街頭巷尾,百姓都在議論紛紛,臉上都充滿難以掩飾的興奮。

那是他們的太子啊!能夠帶著他們過上好日子的太子,如今大勝終於要回來了。

南山。

一個月多月的時間,這裡已經建好了一排排整齊的房子,原本在京都的十幾萬流民,都被分配到了這裡,在這裡有了自己的房子,同時按照每家每戶的人口,都分到了幾畝到十幾畝不一的良田。

這是他們屬於他們自己的田,隻需要給朝廷上稅,剩下的收成就是他們自己的,不用再給地主家交租。

而且,除了種田外,還可以在南山煤礦公司,南山織造局等部門做工,獲取工資給家庭新增另外一份收入。

最重要的是,家中的小輩可以在南山學院讀書了,而且還是免費的……

這樣的生活,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神仙一般的生活,而帶給他們這一切的,是太子殿下!

如今,整個南山都沸騰了,因為離開了一個月的太子殿下,終於凱旋歸來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