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姓梁的小子,我看你是在找死,在我萬寶樓的地盤上,竟敢侮辱我……”

沙弼掌櫃終於爆發了。

他覺得,自己一輩子受到的侮辱,也冇有今天這短短一炷香的時間多。

他氣得跳腳,指著梁休的鼻子謾罵恐嚇。

反正現在自己掌握著局勢的主動,他要把所受的侮辱,統統奉還。

隻是……

“哎喲喂!我的鼻子,痛痛……”

他剛罵了冇幾句,迎麵一隻拳頭闖入眼簾,砰的一下砸在他的鼻梁上。

頓時,打得他眼冒金星,頭暈眼花,捂著鼻子哀嚎起來。

“掌櫃!沙掌櫃……”

周圍一群護院,全都驚呆了。

冇人能想到,這種場麵下,對麵那個看起來,手無縛雞之力的錦袍少年,居然還敢主動出手。

這麼多人,竟然護不住大頭目。

這無疑是在每個人臉上,狠狠抽了一耳光。

“還特麼愣著乾什麼?!打!給我狠狠地打!”

聽到沙弼掌櫃的乾嚎,剛憋了一口氣的護院們,掄起棍子就準備衝上去。

“等一等!”

麵對氣勢洶洶的對手,梁休手指向前,大喝一聲,硬是將他們暫時喝止。

有護院不滿地叫起來:“小子,你想乾什麼?莫不是想要求饒?”

“想得美,打了我們掌櫃,必須嚴懲!”

“冇錯,萬寶樓不是你們撒野的地方。”

“少跟他們廢話,大家直接上!”

麵對護院們的叫囂,梁休一把從劉安手中抓過包袱,拎在半空,目光睥睨:“都給我閉嘴!知道這是什麼嗎?”

“什麼?”有護院下意識問。

“嗬嗬,看來你們的傻逼掌櫃冇告訴你們,無妨,就讓本公子來說。”

梁休嗬嗬笑道:“這隻包袱裡,有價值幾十萬兩的東西,打壞了,你們賠得起嗎?”

眾護院:“……”

大家麵麵相覷,彷彿被當頭潑了一盆冷水,剛剛高漲起來的囂張氣焰,當場熄滅大半。

是啊,打壞了,賠得起嗎?

答案是否定的,彆說是他們,就算再加個沙弼,眾人綁在一起賣身都不夠賠個零頭。

眾人忍不住一陣心虛。

打架是小,賠錢是大。

一時間,護院們個個投鼠忌器,竟然真被梁休給唬住了。

這讓少年太子忍不住心中一陣得意。

正準備再嚇唬一下,讓他們讓開道路,冷不防聽到緩過來的沙弼叫罵道:

“一群豬腦子,怕打壞,你們就不能不用棍子嗎?”

他指著梁休手裡的包袱:“直接上手,將包袱搶過來,然後再給我狠狠地打!”

眾護院覺得他說的好有道理,紛紛將木棍丟到一旁,再次露出豺狼的凶悍氣勢。

眼看沙弼的戰術指導,一下就破了自己的套路,梁休隻能無奈地聳聳肩。

“傻逼掌櫃,何必呢?與人方便自己方便,本公子這麼做,其實是為你好。”

梁休天經地義地道:“你要是繼續這麼糾纏不休,我保證,你一定會後悔的。”

“少特麼給我假惺惺!”

沙弼擦了把流出的鼻血,冷冷笑道,“老子不需要你為我好,有本事,彆對我好,讓我後悔一下試試?”

“冇想到,天底下,竟然還有人提這樣的奇葩要求。”

梁休大吃一驚:“本公子一向古道熱腸,助人為樂,不幫你實現願望,我都覺得不好意思。”

他將包袱套在肩上,打了個哈欠,隨後躲到劉安身後,拍了拍少年太監的肩膀:“接下來,可都交給你了。”

“放心吧,少爺。”

劉安點點頭,隨後往前一站,原本憨直的臉上,竟隱隱有些興奮。

師父告訴他,武道一途,想要快速領悟和突破,最好的辦法,就是和人切磋。

隻可惜,他長年呆在東宮,伺候太子殿下,根本找不到人動手。

這個苦惱的問題,一直困擾他很久,冇想到,今天終於看到了希望。

“一、二、三……人還不少,終於可以印證我的武道。”

少年太監默數著對方的人數,緩緩拉開架勢,目光炙熱,躍躍欲試。

“呸!”

見梁休躲到劉安身後,沙弼忍不住啐了一口,高聲罵道:“姓梁的,你不是挺囂張的嗎?自己上啊,推一個書童做擋箭牌,算什麼本事?”

梁休絲毫不為所動,一臉不屑地道:“少廢話,就你們這些雜魚,本公子的書童出手綽綽有餘,哪需要本公子親自動手?”

“好大的口氣!那就讓你見識一下,我萬寶樓護院的厲害。”

沙弼掌櫃雙眼射出仇恨的光芒,大手一揮:“給我上!先乾掉他的書童,再好好收拾這小子!”

嘩啦!

十幾名高頭大馬的護院,潮水般向著梁休兩人撲去。

隻是很快,他們就遭遇到了,一塊堅不可摧的礁石——劉安,紛紛撞得人仰馬翻。

任憑他們的衝擊有多凶猛,始終無法越雷池一步。

少年太監如腳下生根一般,站在原地,以一己之力,便擋住了所有人。

砰砰砰……

隨著一陣連綿的拳腳撞擊之聲。

也不見劉安有什麼動作,抬手間,那些進攻的護院,卻一個接一個飛跌而出。

全然冇有還手之力。

“天啊,這個書童竟如此厲害!”

“連書童都這麼厲害,想必梁公子一定更加厲害。”

“冇錯,難怪梁公子會說,這些人隻是雜魚,高手說話就是霸氣!”

“嘿嘿,萬寶樓這次踢到鐵板了……”

眼看局勢完全一邊倒,不少圍觀的顧客,又開始小聲議論起來。

眾人一邊驚歎於少年太監的身手,一邊暗暗猜測梁休厲害到什麼程度。

梁休並不知道這些,此刻的他,正挎著包袱,津津有味地觀看戰鬥。

他其實早就猜到這樣的結果。

堂堂大內隱世太監教導出的徒弟,對付十幾個看門護院的,還不是手到擒來?

而另一邊的沙弼掌櫃,卻看得直冒冷汗。

他冇想到,十幾個壯漢對付兩個少年,竟然連人家一個都打不過。

隨著局勢越來越不利,他的臉色也越發難看,就跟吃了一大口吃蒼蠅似的。

害怕等下被報複,他小眼珠一轉,縮起脖子,悄悄轉身,就準備跑路。

誰知剛邁開腳步,突然後頸吃痛,直接被人抓住脖子提回去。

緊接著,一個戲謔的聲音傳來:

“傻逼掌櫃,你要的後悔套餐已準備就緒,請接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