渡厄站了起來,拎起禪杖輕輕點了點鐵龍的胸口。

“一群泥腿子而已,南境最不缺的就是泥腿子!

“朝廷若不答應招安,宋明哥哥就會拿明州,拿下明州,彆說幾百,就算幾萬幾十萬人,也不過是信手拈來。”

說完,渡厄大笑著轉身離開,臨出門死,手中的禪杖忽然揮出,將被抓起來的酒樓老闆和小二全部砸死了。

望著染血的禪杖,他舔了舔嘴角,轉身下了樓。

他要強攻。

死多少人沒關係,隻要太子能死就行了。

鐵龍望著橋頭的上百人,拳頭攥緊,臉色猙獰。

最終什麼也冇說,拎著大刀跟著下了樓,他雖然不喜歡渡厄的做事方式,但太子冇進城,和他們所料想的有出入,現在的確隻能強攻了。

這一夜,是最後的機會。

太子,必須死!

另一邊,百姓停在了橋頭,那鄉紳打扮的中年男人,衝著王孫無涯揚了揚手道:“將軍,我們是鎮上的百姓,見到你們打的旗是太子殿下的旗!你們是太子殿下的軍隊嗎?

“八百裡加急已經入京了,你們在北境打勝仗的訊息,已經傳到了石橋鎮,我們是來勞師的!

“小將軍,你就讓我們過去吧!”

那鄉紳話音剛落,梁休的臉色便驟然陰沉下來,扭頭看向王孫無涯,聲音冷冽道:“是敵人,他們敢上前一步,殺!”

聞言,王孫無涯手中的劍,瞬間就出了鞘:“準備!”

野戰旅三百將士,立即刀劍出鞘,拉弓挽箭,進入戰備狀態。

和尚和李鳳生,也向著梁休靠了過來,將他保護在正中,李鳳生才問道:“怎麼回事?你確定是他們是敵人?”

梁休臉色凜冽,指了指野戰旅二團二營的戰旗,道:“北境大勝的訊息可能是真的,但旗是假的,你看看咱們的旌旗,有象征著太子身份的?”

出發之前,隻要已經下過命令,任何與他身份有關的物件,都必須抹除。

不然,這一路上,早就被人發現包圍了,怎麼可能還安然回到京城的百裡之外?

“最重要的是!天太黑,他們那邊光線太強,怎麼可能看得清我們這邊的狀況?而且,你們看到冇有……”

梁休下巴揚了揚,道:“這些人除了了那個鄉紳外,其他人都是青壯……”

“而且都是殺過人的。”

和尚接過梁休的話,指著推車道:“他們應該是土匪,推車下放的都是兵刃,看來是近身後再動手殺出!”

梁休和李鳳生順著和尚的視線看去,果然看到有人一隻手推著車,一隻手正抓著藏在推車下的刀。

梁休當時都懵逼,土匪?這特媽連土匪也摻和上了?

而且這距離京都多遠,幾十裡地而已!這可是大炎的腹地,在這裡出現了土匪?開什麼玩笑?

“報告!”

就在這時,二營的偵察連長急匆匆地跑了過來,衝著梁休行了一禮,道:“總司令,我軍北部、東部,西部兩裡外,有大隊敵人靠近,人數大約有八百人左右。”

八百人?這是想要包圍啊!

撤退?

不行,四麵都有敵人,一旦就糾纏上,後麵的敵人就會圍上來,到時候想要脫身就難了。

畢竟不是熱武器,不可能端著機槍突突一波打穿就能衝出去……雖然有馬!但這馬跑了一天,現在站著腿都在打顫,已經不能騎了!

四下看了一下,梁休深吸一口氣,下達了命令。

“全軍備戰,原地固守。”

梁休眸色一凜,聲音冰冷道:“一萬破北莽十萬,我們做到了,老子就不信,三百還打不過幾百個土匪。

“王孫無涯,馬上組織防禦,我們有地勢優勢,軍備也很充足,既然他們來了,那就彆想走了!

“狹路相逢勇者勝,給我殺!”

三百將士齊齊道:“狹路相逢勇者勝,殺!殺!殺!”

氣勢震天。

王孫無涯立即下達命令,道:“一連左翼,二連右翼,三連注意後方,彆讓一個敵人衝上陣地,否則,老子親手滅了你們!”

“得令!”

“得令!”

幾個連長立即率領著自己的連隊,奔向自己的陣地。

梁休所選的宿營地三麵環山,一麵臨水,易守難攻。

梁休堅信抵禦七百土匪,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,反而現在最大的壓力,是來自鎮子裡的敵人。

因為這時,梁休已經看到一個手持禪杖的和尚和一個手持大刀的男人,已經衝上了橋,衝著他這邊大喝道:“殺!砍下下大炎太子的腦袋,給猿王當夜壺。”

“殺太子!”

“殺太子!”

“……”

橋頭上的上百土匪大吼著,抽出刀劍,在鐵龍和渡厄的帶領下,就向著野戰旅這邊殺來,一個個臉色猙獰,凶殘嗜血。

“放箭!”

王孫無涯果斷下令。

一時間箭雨如蝗,向著橋上的土匪落下,土匪剛衝出一半,幾十人就被射落水中,隻是這時又從鎮上衝出了上百人,揮舞著刀劍悍不畏死地衝了過來。

而且,很快梁休就發現,他們低估了這些土匪的殘暴。

隻見那和尚抓起一具屍體當成擋箭牌往前衝時,後麵的土匪也學著用手足的屍體當擋箭牌,嗷嗷叫著往前衝,彷如野獸一般。

見到這一幕,哪怕是從北境大戰中殺出來的野戰旅將士,也不由得一陣頭皮發麻!在他們接受的教育中,是不許丟下任何一個夥伴。

但這些人……

“非人哉!殺了他們。”

王孫無涯怒吼。

有了同伴的屍體當擋箭牌,這時已經有二十幾人衝上了岸邊,都被怒火中燒的野戰旅將士,用長槍挑回了水中,鮮血染紅了水麵。

他們很憤怒,覺得這些人侮辱了兄弟二字。

隻是此時,越來越多的敵人用這樣的方式衝上了案,用自殺般的方式向野戰旅的將士發起了襲擊。

原本堅固的防線,竟然被撞擊得有些散亂了。

而渡厄金剛趁機舞動著禪杖,就向著梁休這邊殺來,高喝道:“小賊,爺爺奉轅王的命令,取你腦袋一用。”

然而,梁休看他的目光彷彿在看一個白癡。

渡厄剛接近,梁休身邊的和尚,就先動了。

——下一章會稍晚,大家可以明天早上再看,當然也可以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