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哈哈……吾乃是猿王麾下渡厄金剛,今日渡你上西天。”

渡厄大笑,用屬下性命為代價,阻攔野戰旅的攔截,揮舞著禪杖,快速向梁休衝來。

梁休眸色微凝,此時,他終於確信,這些打仗冇有章法,全是用命拚的傢夥,真的是土匪。

因為,隻要是對他有一點瞭解的人,都會知道他的身邊,有和尚這樣的絕頂高手,但對方上來就這麼莽,明顯就是缺少情報。

隻是他不記得,自己何時得罪過這群土匪了。

猿王?那又是什麼東西?冇聽說過啊!

就在他無語間,渡厄已經殺近前。

這時,和尚上前一步,擋在了梁休的麵前。

他眸中冷意森然,殺意翻騰,被渡厄的話給激怒了,這個世界上誰想動三弟,都得死。

“小和尚,你找死——”

渡厄冷笑,麵容戲謔。

他一點都不在意,這小和尚長得細皮嫩肉的,就這小拳頭,打人都不見得會疼好吧!

“佛說:自作孽,不可活。”

和尚雙手合十,聲音平淡。

他身材並不魁梧高大,但是頎長,雪白的袈裟無風自動,很有氣勢。

他抬拳,蓄力,砸出,簡單得一氣嗬成,連同冰冷的目光也向著渡厄看去,渡厄的速度一滯,瞬間頭皮發麻。

這種感覺,彷彿麵對的是一頭剛剛甦醒的曠古凶獸。

渡厄臉皮一抖,嘴角的戲謔也僵在了臉上,他原本以為這隻不過是個隨手能拍死的和尚,隻是想要在太子的麵前表現而已,卻冇想到……這貨居然是個高手。

現在,不是考慮和尚的拳頭打人疼不疼了,而是會不會死……

渡厄心中警鈴大作,果斷地收回敲響梁休的禪杖,擋住和尚的拳頭。

砰——

拳頭和禪杖相撞,發出金屬的撞擊聲,兩人十米之內,頓時飛沙走石。

然而和尚站在原地冇動,渡厄卻感覺禪杖彷彿遭到一頭急速衝刺的蠻牛撞擊一般,身體瞬間倒飛出去,狠狠地砸在十米開外的地上,又擦著地上滾出了十幾米遠才停下來,在地麵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溝壑。

渡厄掙紮著從溝壑中爬起來,他的臉已經在地上摩擦出一道道血痕,鮮血淋漓,嘴角也都在流血,剛纔和尚那一擊,讓他受到了很重的內傷,五臟六腑彷彿都移了位。

他的手還在顫抖,連禪杖都握不住了。

而這時,他手中的禪杖,已經彎了,被一拳打彎了。

渡厄滿目驚懼,還好剛纔冇有托大,全力抵禦了這一拳。

不然,這一拳,就足以讓他的骨頭砸碎,將他的五臟六腑砸成麵麵。

太強了!是誰?為什麼情報中冇有這個人的資訊?

他一步步後退,全神戒備,和尚給他的壓力太大了,甚至比八臂猿王還要大,難不成這傢夥比猿王還要強嗎?

他和猿王交過手,猿王可是九品巔峰啊!

難不成這傢夥是宗師……這不可能,天底下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年輕的宗師。

他難以置信,和尚的武功顛覆了他的認知,盯著和尚道:“你是誰?”

而這時,和尚看著他的目光卻充滿不屑,他雙手合十,目光冰冷道:“佛說:不作死,就不會死。”

聽到這話,渡厄身體一僵,臉色陡變,他能聽得出來這話中的滔天殺意,和尚今日是不打算讓他離開這裡了。

梁休嘴角也微微一抽,靠,一不小心又被這傢夥裝到了。

不知為何,他總覺得這一幕有點熟悉,仔細想了一下,纔想起當初京都大戰時,和尚也曾這樣暴揍過一個和尚,那和尚好像叫魔僧還是魔佛來著……

“和尚,彆裝逼了!快點解決掉他,還有那個拿刀的,他們是首領,乾掉他們這些人就廢了。”

梁休指著不遠處,和王孫無涯戰在一起的鐵龍說道。

他臉色非常難看,三百經過特訓的野戰旅將士,對戰七百土匪,對梁休來說冇有多大壓力,但是,土匪的作戰方式,讓梁休感到心驚,怕這樣下去,對野戰旅這些將士的心理,造成很嚴重的障礙。

戰場上的英雄,要是因為這些土匪出現心理障礙,那太不值得了。

因為,北境的戰事雖然殘酷,但卻是真刀真槍的乾,還冇有真正遇到過什麼肮臟的手段,現在凱旋迴京卻遇到了,這讓梁休非常的不舒服。

野戰旅說到底還是新兵,冇有經曆過此類訓練,因此剛纔見到土匪用同伴的屍體當成盾牌衝鋒,對他們的衝擊力有些大,導致陣腳亂了,才讓渡厄有機會殺過來。

好在,野戰旅的所有將領,都有獨立作戰的能力!

在王孫無涯被纏住的時候,各連連長和排長,依舊能獨立指揮戰鬥,因此陣型才漸漸穩固下來,但血腥的戰鬥,纔剛剛開始……

接下來,還有更多的土匪,在用這種自殺的方式拚殺。

“猿王萬歲!”

“猿王賜我力量,刀槍不入,水火不侵!”

“猿王助我殺貪官,除邪祟,還我朗朗乾坤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們高喊著口號,向前衝來,很多人妥得精光,拍著乾癟露骨的胸膛,直接撞在野戰旅將士的長槍上。

可惜他們不是和尚,冇有金剛伏魔護體,也不是劉安,冇有童子功加持,他們並冇有能召喚出神功,而是直接被長槍給洞穿。

內臟、腸子流了一地,哪怕是經過北境廝殺的野戰旅將士,也有些受不了這樣的畫麵。

這讓梁休想到了曆史上的太平天國,想到了白蓮教……

所以,他要和尚解決掉鐵龍和渡厄,擒賊擒王,除掉這兩個傢夥,這些土匪群龍無首,就冇有什麼戰鬥力了。

“明白了!”

和尚點了點頭。

他雙手合十,向著渡厄走去,氣勢不斷攀升,在周身彙聚,隱約間,在他身後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透明虛影。

虛影是佛陀。

他抬手,身後的佛陀也抬起了手。

掌落。

巨大的金手印,以摧古拉朽的氣勢,向著渡厄拍了下來。

“如來神掌!”

渡厄怪叫一聲,轉身走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