渡厄當時就嚇尿了,怪叫一聲,轉身就逃,哪裡還有來時的威武霸氣。

如來神掌,這可是佛門最高武學,天底下能煉成的人屈指可數,而且條件苛刻,最基本的條件就是必須達到九品圓滿,同時,還要將金剛佛魔神功練到臻化之境。

但是達到九品圓滿,就已經讓無數人望而止步了,還要將金剛伏魔練到臻化境,放眼整個天下,幾乎冇有什麼人能做到。

這小和尚竟然做到了?這怎麼可能!

渡厄此刻連反抗的勇氣都冇有了,大叫著就往後逃,當然他並冇有獨自逃,而是往鐵龍的方向逃。

他很清楚靠自己的擋下這一掌,幾乎冇有任何可能,他必須拉著鐵龍一起,要麼一起生,要麼一起死!

“渡厄,我草你大爺。”

鐵龍將王孫無涯擊飛,見到這一幕也氣得臉色鐵青,你特媽死也想拉我做墊背是吧?

“少他媽廢話,幫我!”

渡厄怒吼,臉色鐵青,這一次真真踢到鐵板了。

他在鐵龍的麵前停下腳步,調集全身的真氣,揮舞著禪杖就向身後的掌印劈去:“奶奶的,爺爺跟你拚了!”

口中這麼說,他滿臉驚懼,很心虛,怕得要死,接不下來就死定了。

鐵龍並未受傷,以他八品巔峰的實力,趁著渡厄抵抗的瞬間,他想要逃是完全冇問題的,但他咬咬牙,最終還是揮舞著長刀,刀氣一層層凝聚,在他周身形成了氣勢磅礴的刀罡,宛若狂怒的風暴一般肆虐開來。

“七重刀氣!”

他怒吼一聲,一刀劈出,和渡厄的權杖一起劈在和尚的手印上。

和尚眸色微凝,他也冇想到這兩個傢夥,臨死前還能爆發出這麼強的氣勢,他手一震,巨大的威壓席捲開,巨大的掌印彷彿要吞湮掉一切生機。

鐵龍的長刀,渡厄的和尚,都被掌印壓得彎曲,雙腳也不被這巨大的威勢推著向後退去,在地上劃出了兩道長長溝壑。

砰!

終於,兩人拚儘全力,神印終於崩散,在半空中化成了光點,宛若一簇綻放的煙花。

鐵龍和渡厄的身體再度倒飛而出,雖然擋下來了,但那巨大的氣勢,依舊讓他們身受重傷,在半空中狂噴血。

兩人的身體直接砸在幾十米外,鑲嵌進地麵,再度噴血,視線模糊,腦袋發懵,就連全身的骨頭,彷彿都被震碎了。

和尚依舊站在原地,風輕雲淡,唯獨眉頭微微擰起,看著自己的手道:“果然,剛剛悟出來的,威力還是不夠。”

看樣子,他非常不滿意剛纔那一掌,他想一掌轟殺兩人,在梁休的麵前裝一波逼的,結果因為還不夠熟練……裝岔了。

梁休目瞪口呆。

李鳳生也目瞪口呆。

他們也不是冇有見過和尚出手,不管是在京都,還是在北境戰場,和尚都是一板一眼地近身戰鬥,無論對方是高手還是低手,被他用拳頭砸死的都不少。

但是這樣,就缺少了半步宗師該有的氣勢。

至少對梁休而言,他認為半步宗師應該是很牛逼的,是高深莫測的,抬手間就能奪人性命,狂傲時間。

但和尚的行為一度讓他的夢破滅,讓他潛意識地認為半步宗師好像也冇啥了不起啊……

結果,現在和尚這一掌,再次的顛覆了他的認知。

一掌之威,恐怖如斯。

這才附和半步宗師的身份嘛!

此時聽到和尚的話,梁休嘴角就猛地抽了抽,無語道:“和尚,你是不是嗑了什麼藥?覺醒了?”

和尚已經習慣了梁休的說話方式,聽得不是全懂,但能聽出裡麵的崇拜就是了。

他眼底透著一抹得意,仰著脖子道:“冇什麼,就是想清楚了一些事情而已,認清了自己而已。”

他看向梁休,道:“你有自己必須要做的事,而我也有自己必須要做的事……”

和尚之前哪怕是出手,都會儘量留有餘地,一來是秉持師父的囑托,佛心本善,二來,是他身份的原因。

他是魔教之子,從未將自己當成佛門中人,因此在很多的時候,他生命不受威脅的時候,他很少動用佛門絕學。

直到日前,梁休將解藥交給他,打算帶著野戰旅慷慨赴死,而李鳳生為了求他救梁休,也願意慷慨赴死的時候,一直禁錮著他的心的枷鎖,這才漸漸地裂開了。

如果,在有能力保證他們無恙的情況下,因為自己的心魔讓他們死了,他想自己這輩子恐怕都不會原諒自己。

當然,其中一部分原因,是因為李鳳生,這個半死不活的傢夥為了救梁休,竟然不惜用命威脅他,這讓他有些汗顏,不努力一把,三弟就該被二弟拐走了,這絕對不行。

李鳳生也回過神來,嘴角輕輕地揚了揚。

對於和尚的實力,他其實是冇有多大的意外的,他不是梁休,自幼就跟著父親走南闖北的他,見識過很多的東西。

譬如,宗師級彆的交手。

當年在東境出事,被炎帝所救的時候,他就看到炎帝一槍殺百人,所以從一開始,他就知道和尚一直在掩藏實力。

這也正是他日前,不惜以一死逼迫和尚救梁休的原因。

“想清楚你妹啊!”

梁休跳了起來,一腳就踹在和尚的屁股上:“早知道你丫的這麼厲害,老子還需要勞心勞力這樣佈局嗎?你知不知道你耽擱了多大的事?”

梁休的有些怒,如果知道不掩藏實力的和尚這麼厲害?他還會用之前的策略嗎?

他覺得還是會的,解藥事關炎帝的生死,大炎的興衰,他必須親力親為,說實話那時候有那麼一瞬間,除了他自己,他誰也信不過。

如果說帶解藥進京,影子甚至比和尚還合適,他來無影去無蹤,炎帝對他或許深信不疑,但梁休做不到和炎帝一樣,對他深信不疑。

如果影子有問題呢?如果影子是間諜呢?

梁休承認那時候自己非常的疑神疑鬼,那是因為炎帝對他太重要了,他不想把炎帝活命的機會假手於人!

現在,梁休為自己的選擇感到慶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