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戰旅的怒吼聲震撼九霄,驚天動地。

鐵龍、渡厄聽得心驚膽戰,外麵圍殺而來的暗影的黑衣衛,也不由莫名地放慢了腳步,就連和和尚戰得渾天暗地,身上已經鮮血淋漓的西門玉書,這時也非常的驚心。

這一刻,他忽然發現,暗影敗在這個少年的手中,是有道理的!

如果是他,會毫不猶豫地率軍殺過去,管他死多少百姓沒關係,隻要把敵人殺趕緊,就算是給這些百姓報仇了。

但這少年竟然讓軍隊原地構建防禦,抵禦他的五千黑衣衛,而放棄了攻占小鎮。

愚蠢。

他很想這樣罵。

但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口,因為他發現,這個少年對百姓的敬重,是出自骨子裡的。

“你看明白了嗎?”

和尚的聲音遠遠飄來,他的周身泛著金光,身體從高空緩緩落下,雙手合十,無數道“卍”字光暈將他圍繞在其中,彷彿降世的佛陀。

“這世界有冇有如來我不知知道!但我堅信……他,就是這個世界的如來。”

西門玉書手指長劍,麵具下的臉變得猙獰起來,這一刻,他發現和尚周身的氣勢竟然再度攀升了,比剛纔更加的可怕,更加的銳利。

這種強大的氣勢,充滿了壓迫感,連他都感到畏懼。

“也許你說的對!現在,我倒是明白了,為何你們會拚了命,也要保護他了。”

西門玉書抬劍,一道道劍氣在他的周身彙聚,他的氣勢也開始節節攀升,劍氣縱橫,連他身後的河流都彙成了劍。

“亂世持續得太久了,是需要有個人來結束!但這個人……不能是他!隻能是我主,戰吧!”

他怒吼一聲,雙腳在地上一踏,大地龜裂,他的身體也宛若離弦的利箭,向著和尚飛去,身體彷彿化成了劍,和箭彙為一體。

“人劍合一麼?那就留你不得了!”

和尚眸色一凝,雙手迅速在胸前打了幾道印發,隨即,他的皮膚開始一寸寸變得金黃,最後整個人都變成了金色,彷彿銅人一般。

正是金剛伏魔神功!

兩人再度戰在一起,不過方纔西門玉書還能勉強招架,現在,他是被和尚壓製著打,因為和尚是不允許梁休身邊出現這樣的可怕的敵人的!

所以,他必死。

另一邊,在王孫無涯的帶領下,野戰旅的將士迅速在橋外組織防禦,和已經殺上來的黑衣衛戰在了一起。

看著野戰旅的將士一茬茬地倒下,渡厄大笑,站在那裡手族舞蹈,仿若陷入了癲狂。

“哈哈哈……對,就是這樣,殺,殺了他們!”

他麵目猙獰,目光凶殘中帶著一抹變態的享受,這就是他最愛的樂章,是他最得意的作品。

渡厄的身後,鐵龍臉色難看,緊緊地攥著拳頭,手中的劍都在輕微地顫抖。

他很想一刀將渡厄給穿插了,卻又知道,目前渡厄的辦法,是遏製太子進攻的最好辦法……哪怕辦法太過下作。

梁休臉色凜冽,一直在觀察戰場,見到小鎮有些得意忘形的渡厄,他低喝道:“上官策!給你一個命令,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!半炷香內,給我拿下小鎮。”

梁休自然真的不能讓野戰旅剩下的這一百將士,全部戰死在這裡,如果被幾十個土匪限製住了行動,哪怕戰績再輝煌,對梁休來說都是恥辱。

他不允許百姓受到傷害,同樣不允許野戰旅的威名受到玷汙。

所以,隻能將渡厄的注意力吸引開,然後讓上官策等人想辦法行動!

“是!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上官策臉色嚴肅道。

然而,命令剛剛下達,異變再度發生。

剛纔見到梁休妥協,玩嗨了的渡厄立即認為,梁休會再次因為百姓而束手就擒,他就喜歡看彆人被威脅到無計可施的樣子。

冇有和鐵龍商量,渡厄再度將手中的小女孩顛上半空,長劍頂著他的脖子道:“太子,老子改變主意了,老子現在覺得,你死在他們手中太冇意思了!

“你隻能死在我的手中,死在我渡厄的手中。

“現在,馬上命令你的人放下武器,不許再抵抗,否則,我現在就殺了這些百姓,你不是在意他們的死活嗎?跪著滾過來受死。”

鐵龍呆住了,雙眸中怒火翻騰,你當你是閻王爺呢?說讓誰死就讓誰死!

他大怒,想要弄死渡厄,但話已經說出去了,想在弄死渡厄也不濟於事。

李鳳生殺意騰騰,下意識地攥緊梁休的手,目光死死地盯著他,生怕他真的按照渡厄指示去做。

但這時,梁休的臉色卻格外的平靜,唯獨一雙眼睛寒氣逼人。

今日,為了救百姓,他命令士兵不得進攻小鎮,原地固守,就算全軍覆冇,將來,所有人都會記住他們。

但是,他如果下令讓士兵放棄武器,不做任何抵抗,將來人們想起,隻會罵他們冇有骨氣。

野戰旅的脊梁,他好不容易纔塑起來,又豈會就這樣再被打彎?

他不知道遇到這種事,後世的軍隊是怎樣解決的,但現在……他隻想按照自己心中最真實的想法去做。

梁休向前一步,拔出腰間的佩劍,目光盯著渡厄:“一連,二連,斷後掩護,三連,準備衝鋒!”

渡厄嚇了一跳,這和他想的不一樣,這時候太子不是應該放下武器投降嗎?為什麼會進攻?他難道不在意百姓的死活了嗎?

渡厄嚇得嚥了咽口水,盯著梁休怒道:“太子,你不在乎這些百姓的命了嗎?你敢動一下,我就殺光他們!”

梁休一個人走上前,看著被劫持的人質,掀起戰甲,衝著那些百姓就拜了下去。

“諸位,你們都是我大炎的百姓,今日,我梁休救不了你們了!

“因為,從我的兵拿下武器的那一天開始,我交給他們的隻有如何死戰,冇有如何放下武器。

“因為,他們都是鐵骨錚錚的男兒,是在北境殺得北莽人哭爹喊孃的英雄,在他們的世界裡,隻有站著死,冇有跪著生!

“讓他們放下武器的命令我做不到!我能保證的,就是將所有敵人殺光,殺得一個不剩,給你們報仇雪恨!”

——待會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