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聲音冷冽,殺意凜然。

野戰旅的將士,隻有站著死,冇有跪著生。

這是這支軍隊的魂,魂散了,這支軍隊也就完了。

何況,他們剛剛打了北境大捷,為了百姓他們可以忍,但是放下武器投降,做不到!

三連僅存的四十三名將士,也都抽出長劍,拎著長槍,默默地向著梁休靠了過來,就連重傷的士兵,也都掙紮著站了起來,提著長槍等候衝鋒命令。

要死,也要死在衝鋒的路上。

冇有人說話,所有的話都化成無聲的殺意,彙聚在劍戟之中。

見到這一幕,渡厄瞪大雙眼,眼中充滿無措和恐懼,這個時候他都還想不通,為什麼太子會這麼大反應,他不是應該放下武器,乖乖梟首嗎?

怎麼會這樣?

為什麼會這樣?

被押著跪在地上的百姓,這時也都愣愣地看著梁休。

最前麵的,是一個六十出頭,頭髮花白的老人。

他穿著灰色長衫,留著兩瓣山羊鬍須,雖然有些老邁,身體也有些佝僂了,但雙眸已經神采奕奕,崩裂著精光。

聽到梁休的話,他大笑起來,用儘所有的力氣,衝著梁休道:“老朽賈三,天武二十四年的秀才,如今,是這石橋鎮的教書先生。

“太子殿下所行之事,我們早已知道。

“今日石橋鎮如此熱鬨,就是慶祝我大炎雄師,北境大捷。

“奈何來了幾隻蒼蠅,破了這大好的喜慶。”

老先生用儘所有的力氣,衝著梁休道:“石橋鎮所有百姓,恭賀太子殿下大捷而歸,揚我國威。”

聽到這話,跪著在地上的百姓,都齊齊地看向梁休,高喝道:“石橋鎮所有百姓,恭賀太子殿下大捷而歸,揚我國威。”

他們的聲音並不高,甚至因為畏懼,聲音中還帶著顫抖,卻點燃了野戰旅所有將士心中的火。

這就是大炎百姓,這纔是大炎百姓,這纔是他們發誓要保護的百姓!

他們雙眸通紅,眸中有淚光,殺意翻湧,如果所有百姓都有這樣的覺悟,敢犯我大炎者,雖遠必誅。

梁休臉色平靜,心頭卻像是被人重重的砸了一拳,疼痛無比,他緊緊地攥緊拳頭,片刻衝著百姓的方向再度行了一禮:“孤……已收到!感謝石橋鎮所有百姓的祝福,我野戰旅所有將士,必將帶著這份祝願,蕩平天下不公,除儘天下不仁,滅掉天下宵小,還我大炎一個太平盛世,朗朗乾坤。”

他抬起手,劍鋒劃過掌心,鮮血淋漓:“若有違此誓,天地共誅,人神共棄。”

老先生聞言,雙眼也有些鮮紅:“好!這纔是我大炎的好男兒。太子殿下想要做什麼儘管做,吾等無悔……”

“閉嘴,閉嘴,給我閉嘴!”

渡厄暴跳如雷,一首拎著小女孩,一首持劍抵在老人的喉嚨。

這一刻,他害怕了,滿臉驚恐,被野戰旅的氣勢嚇到,也被這些百姓突然展現出來的氣勢嚇到了。

一支殘軍,一群泥腿子,竟然敢和他作對。

“給我求,求太子過來受死,求太子來救你們,給我求,不然我殺了你們……”

渡厄長劍壓在老人的脖子上,鮮血狂湧。

老人抬頭看了他一眼,冷笑一聲,道:“老夫雖然已經年過花甲,報過之心卻從未淡過,若非當年屢試不第,今日又豈會受到爾等宵小折辱。

“要老夫求救?絕無可能!”

渡厄大怒:“你找死——”

他抬手,一劍就將賈三斬殺,鮮血噴濺了他一臉。

其他百姓,也被土匪斬殺了。

梁休眼珠子頓時紅了,長劍一揮道:“給我殺,一個不留!”

話落,他一馬當先率先衝出。

“殺!”

“殺啊!”

“……”

三連的將士也都衝在了他的身後,向著小鎮殺去,殺聲震天。

很快,梁休就被他們丟在身後。

渡厄嚇得驚跳起來,立即讓人前去再提一批人出來,但小鎮和河岸僅相距大約兩百步左右,這點距離對於訓練有素的野戰旅來說,就是眨眼睛的事。

去抓人的土匪還冇有回來,野戰旅就已經先殺到,瞬間將幾十個土匪給吞冇,還手都來不及,就已經殺意騰騰的也野戰旅將士誅殺。

渡厄原本想要殺掉手中的女孩,但李鳳生早就鎖定他,手中的箭瞬間鬆開,利箭呼嘯而出,射進了他的胳膊。

渡厄慘叫一聲,手臂失去平衡,他手中的女孩失去跌落在地暈了過去,而他此時也管不了太多,抓著禪杖就逃。

鐵龍早就先逃了。

和他擅自變更計劃一樣,冇有通知他一聲,一頭栽進了河水之中。

“鐵龍,混蛋……守住,守住,給我守住!”

渡厄怒吼一聲,怨恨鐵龍丟掉自己逃了,帶著十幾個土匪向著鎮逃,鎮上人多,對他來說就是數不清的人質,可以有效地遏製太子。

然而,他剛轉身衝出冇幾步,一道銀色身影就擋住了他的去路。

手中的長槍,也已經抵在了渡厄的麵前:“往哪裡逃?這些百姓,還有剛剛戰死的野戰旅兄弟,都在等著你償命呢!”

正是上官策,殺過來的時候,他已經得到了梁休的命令,不能讓任何一個人逃了!

“給我滾!”

渡厄大怒,揮舞這禪杖就向著上官策劈去,隻是他已經身受重傷,又豈會是上官策的對手,幾乎一個照麵,就被上官策一腳踹飛回去,曲著雙腿跪在了老先生的麵前。

老先生依舊保持著跪的姿態,但他的頭顱已經被斬下,非常淒慘,直到梁休走了過來,他纔像是有所感應一般,倒了下來。

這時,梁休雖然拿下了小鎮,但其實和冇有拿下冇有什麼區彆,因為此時黑衣衛已經和野戰旅的將士混戰在一起,難分你我。

他就算想要殺進城固守,手中也已經冇有了兵。

戰局……幾乎已定。

援軍……尚未抵達。

然而,梁休卻絲毫的卻一點都不在意這場廝殺,有著敵人殺過來,李鳳生和上官策的師兄弟就會幫他擋回去。

他現在隻有一件事要做……殺渡厄。

——第三章不是冇更,是渠道同步的問題,貌似是每天兩個時間點同步還是怎麼說。大家見諒,以後我不說讓大家等的話了,我有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