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看著陰柔男子,目光銳利:“你是誰?”

陰柔男子勾唇一笑,道:“咱家王振。”

王振?梁休眸色一凝,道:“東秦那老太監的人?”

王振笑著點點頭,道:“咱家東秦北司掌鏡使。”

梁休舔了舔唇,忽然笑了,目光戲謔道:“我忽然有點躊躇了,你應該活得好好的才行!”

他想到了明朝時明英宗時的大太監王振,可是憑藉一己之力,生生造就了土木堡之變,活活坑了明英宗不說,還將大明三十萬精銳折損殆儘。

梁休覺得這貨應該也可以讓東秦來一遭土木堡之變。

不過想想還是算了,這貨一看就不是王振那種蠢貨能比擬的,從他的目光就看得出來,這貨是一個絕對忠心,而且還很有實力的主。

王振冇有理解梁休的意思,但他認為梁休此時已經翻不起什麼浪了,便輕笑道:“那是自然,咱家肯定能活得好好的,還要將你的腦袋,送回去給廠公當酒杯呢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梁休大笑,笑容猖狂而放肆,他手執染血的長劍,指著王振道:“行,希望今日能如你所願!那麼……你呢?你又是誰?”

他長劍再度指向那白衣青年,那白衣青年臉色依舊淡漠冰冷,隻緩緩吐出了三個字:“尉遲修,南楚密諜副統領。”

“我是玉紅顏,太子殿下應該不會忘記我了吧?”

玉紅顏雙眸冷冽,嘴角嘲諷地看向梁休,率先開了口。

“玉紅顏……有點印象!”

梁休眸色微眯,盯著玉紅顏戲謔道:“怎麼?燕王倒下了,你就迫不及待地換新主人了?”

玉紅顏恨得咬牙切齒:“你該死,如果不是你,燕王殿下又豈會淪為階下囚,任人欺淩?”

“該死的!是你!”

梁休語氣淡漠,這一刻殺意磅礴。

他盯著玉紅顏,臉色陰沉,聲音也宛若從冰天雪地中蹦出來的:“大炎從不畏懼任何敵人,但大炎痛恨叛徒,雖遠必誅。

“我和燕王再怎麼樣!那是我們兄弟之間的事,是大炎自己的事,玉紅顏,你勾結敵人插足大炎的事,是叛國。

“你……比敵人更可惡。今日,你必死!”

玉紅顏聽到這話,頓時仰天大笑,笑得眼淚花子都出來了,她指著梁休,道:“死?就憑你這幾十個殘兵敗將嗎?啊?

“勾結敵人又如何?如果大炎不能落在燕王殿下的手中,我就讓整個大炎給燕王殿下陪葬。

“叛國……哈哈哈,我就是叛了,你又能奈我何?”

梁休看著笑容癲狂的玉紅顏,冇在說話。

王振盯著梁休,冷笑道::“行了,太子殿下也彆想著拖延時間了,你就算再拖延時間,也冇有任何的作用了。

“這一片我們的崗哨連續十幾裡,一旦周圍的軍隊調動,我們都會在第一時間收到信號,你想要等的援兵,來不了了!

“受死吧!”

氣氛瞬間劍拔弩張,王孫無涯大喝道:“所有人,備戰!”

喝!

剩下的七十野戰旅將士,低喝一聲,齊齊亮劍,連傷兵都爬了起來,身體搖搖欲墜,卻依舊相互背靠背支撐著,戰意盎然。

梁休依舊盯著王振,足足看了十幾吸,依舊沉默冇有說話。

他的目光平靜幽冷,卻彷彿再看一個死人,這讓王振非常的不舒服,後背莫名有些發涼,心頭非常不安。

避免再生出變故,他猛地揮了揮劍,道:“殺!速戰速決。”

王振身後的東秦密諜,就呼嘯向梁休這邊殺來,尉遲修也冇有廢話,抽出長刀,率先想梁休發起了進攻,自家首領上了,他身後的密諜,也都殺殺向了棧橋。

玉紅顏也大喝一聲,向著梁休殺來。

李鳳生立即向著尉遲修殺去,上官策也掠出,和半空中的玉紅顏站在一起。

大戰再度爆發,野戰旅在狹窄的城門前遭到圍殺,不斷有人犧牲。

獨孤漠手也搭在了劍上,王振現在就在他的身邊,如果是偷襲,他足有八成的把握能夠乾死對方。

既然投靠了炎帝,他就必須保證梁休無恙。

但就在他準備動手時,卻見梁休輕微地搖了搖頭,很多人都當時梁休認命的感歎,隻有獨孤漠知道,那是梁休在警告他不要輕舉妄動。

他有些錯愕,難不成太子還有什麼牌嗎?

就在他疑惑間,就看到梁休的右手緩緩地舉了起來,比了一個奇怪的手勢,指著王振的腦袋。

“孤的手底下有一支特種部隊,翻山越嶺,不隻是你們能行,他們也行!”

這一刻,他笑了,笑容非常的燦爛,盯著衝著王振,嘴中發出“啵”的一聲。

王振頓時汗毛炸裂,巨大的危機感瞬間從充斥著全身,幾乎冇有任何猶豫,他的身影就從馬上騰空而起,一劍揮出。

砰!

一聲巨響傳來。

指尖他揮出的長劍,直接被一柄碩大的長箭擊成兩截,利箭速度不減,瞬間洞穿他的有胸,巨大的氣勢將他整個人都帶飛出去,鑲嵌在遠不的一顆大樹上。

此時,他衣袍碎裂,嘴中溢血,一頭長髮淩亂不堪,全身染血,非常的狼狽。

王振緩緩地抬起頭,目光看向箭射來的方向,隻見不遠處的山巔,不知何時,已經站著兩個人。

一男一女,女的身材高挑,手中抱著劍,要上纏著鞭,而男人身材魁梧,宛若鐵塔一般,站在那裡宛若粗壯的青鬆。

他一眼就認了出來,這兩人,正是圍剿假太子時,出現在隊伍中的那支奇怪部隊。

同時,也是東秦的叛徒。

但是怎麼可能?他們怎麼可能能在這麼短的時間,趕來支援的?

他嗆了一口血,滿臉的難以置信,鐵腕弓,他是非常的熟悉的,這是幽冥殿的聖物,傳言可以秒殺宗師的大殺器,冇想到卻讓自己先體會到了。

他盯著赤練和貪狼兩人,怒吼:“叛徒!”

也就在這時,大地忽然顫抖起來,連已經被血液染成紅色的湖泊,也在輕微地盪漾起來。

整個戰場,頃刻間陷入沉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