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東西是阿芙蓉。

梁休來自後世,深知這東西的可怕性!

是能讓人變成鬼的東西。

他現在也有近六品的實力了,算不得強,但絕對不弱,拎著賈嚴跟拎隻雞一樣,直降將他抵在房柱上,險些將他的脖子擰斷。

“這東西那來的?”

他麵目猙獰,像是一頭暴怒獅子,露出了獠牙,要將人撕碎一般。

賈嚴也被梁休的舉動嚇到了,以前太子雖然喜歡胡鬨,但現在的太子,殺氣非常的重,賈嚴很確信,現在隻要說錯半個字,太子會毫不猶豫地擰斷他的脖子。

“是是墉王差人送來的最新療藥,能能緩解疼痛!”

賈嚴哆嗦著說道,這個老太監雖然武藝高強,但梁休的身份擺在那裡,他絲毫不敢有半點抵抗,被嚇得夠嗆。

梁休聞言,臉上猙獰瞬間退去,整張臉頃刻間蒼白下來。

他回頭看向炎帝,嘴角輕輕哆嗦著,張了半天嘴,顫抖的聲音才從口中傳出:“父父皇,你你用過了?”

炎帝看著梁休,如果說之前自己中毒時,在梁休的眼中看到的是什麼?那就是擔憂和關心,但現在,他敏銳地察覺到,兒子的眼中藏著的是深深的恐懼!

而且,還是對這東西的恐懼。

就連安然、皇後都站了起來,被梁休嚇到了,剛纔的溫馨畫麵瞬間全無。

“這藥有問題?”

炎帝眸色微凝,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:“這是墉親王親自為朕尋來的良藥,有抵禦疼痛的功效,賈嚴已經找了幾個罪囚試過,冇發現問題!”

“那是因為問題還冇有顯現出來!”

梁休怒吼,第一次在炎帝麵前這麼失態,狂暴得如同困獸,在房間中亂轉。

片刻,他指著炎帝怒吼道:“告訴我,你到底有冇有用過?”

見到梁休不像是開玩笑,難道這兩條小東西,真的有什麼重大的問題嗎?他冇有在消遣梁休,認真地搖了搖頭,道:“冇有,朕今日準備第一次用!”

梁休緊繃的神經這才鬆了下來,整個人都虛脫下來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這時他的後背已經被汗水浸透,整張臉也沁出了細密的汗水。

還好,最壞的結果冇有出現。

不然,他真的要好好考慮,到底要不要把炎帝弄下皇位,自己來當這個皇位了。

房間中也陷入了寂靜,除了炎帝皺著眉頭,其他人都被梁休嚇到了,包括小初言,這時都捲縮在皇後的懷中,不敢去看梁休。

許久,炎帝的聲音打破沉默。

“你現在該告訴朕,這是什麼東西了吧!”

聲音冷冽,透著徹骨的寒。

梁休冇有說話。

他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,喝了足足半壺的涼茶,才堪堪壓下心中的躁動,然後扭頭看向賈嚴,道:“墉親王謀害皇帝,傳令,把墉親王全家打入天牢,擇日等候審訊。”

他本來想要說擇日處斬的,但話到嘴邊又收了回來。

賈嚴縮了縮脖子,為難地看向炎帝,冇有陛下的旨意,聽從一個太子的命令就拿下墉親王,這明顯難以服眾。

太子的命令,還冇有皇帝的旨意那麼重要。

“朕還冇死呢?容得著你來下命令?”

炎帝臉色嚴肅,瞪了梁休一眼,道:“墉親王不會背叛朕,也不會傷害朕,這一點,朕可以擔保。”

梁休微怔。

沉吟了一下,他就明白了。

墉王是炎帝的親弟弟,可以說是在皇親之中,最擁護皇帝的人。

這十幾年來,炎帝時不時地暗中帶兵出去浪一把,都是墉親王和劉溫等人,共同攜手幫炎帝護住了後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