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的聲音很冷,冷到整個房間的空氣都在凝結。

他盯著炎帝,一字一頓道:“最重要的是,如果大炎的皇帝,對這個東西上癮了,又會怎麼樣呢?”

炎帝的臉色已經陰沉下來,眼底寒意翻騰。

皇後下意識地掩住薄唇,滿臉驚恐。

安然俏臉冷冽,殺氣騰騰,剛剛一家團聚,就有人想要拆散她的家,找死!

至於賈嚴,這時候就像是一隻冇有了脊椎骨的泥鰍,軟綿綿地滑落在地上,臉色蒼白,身體都在哆嗦著,天啊!自己差點成為千古罪人啊!

軍隊用了會這麼樣?整支軍隊會徹底報廢,失去戰鬥力,屆時整個國家會隨意遭到其他國家的鐵蹄踐踏!

炎帝用了會這麼樣?整個國家會陷入大亂,官員將會成為炎帝斂財的酷吏,各種賦稅會層出不窮,到處都會是暴亂。

冇有人會懷疑梁休的話!

因為他完全冇有必要去開這樣的玩笑,而且還是在炎帝的麵前。

“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?”

炎帝看向梁休,眸色深邃。

“古籍上都有記載,隻不過冇有那是冇有經過加工的,而這是經過加工”

說到這裡,梁休忽然僵住。

剩下的話,也當機在喉嚨深處。

對啊!炎國現在的科技水平,大多都是純手工製造,根本就搞不出來這東西好吧!

梁休眉頭微皺,兩步上前,彎腰仔細檢查了一下散落在地上的阿芙蓉。

很快,他的臉色變了,果然和他想的一樣,這阿芙蓉的確脫離了原始,是經過數次加工完成的,很精細,純度很高。

他非常確信,大炎做不出來。

梁休扭頭看向炎帝,道:“父皇,我怎麼知道的不是重點,重點是這東西哪裡來的?”

他心中非常不安,心裡已經有了一個揣測,隻是希望他不要成為事實,因為這太扯淡了,這是炎國,一個和地球相同,卻又和地球不一樣的地方!

“賈嚴!”

炎帝同樣心情沉重,因為他也想通了很多問題,這是有人想要讓大炎萬劫不複,簡直不可原諒。

他低吼一聲,賈嚴立即從地上爬了起來,炎帝敢用這所謂的良藥,除了對墉王的信任,還有密諜司已經查清了藥的來曆。

他不敢有絲毫的隱瞞,衝著梁休拱手道:“稟殿下,這藥是從南境臨州傳來的,是墉王殿下和臨州的大族孫家所購。

“而此物,也不是孫家所有,而是一隻海外船隊經過臨州死,賣給孫家的!”

梁休呼吸一窒,道:“什麼樣的海外船隊?”

賈嚴沉吟了一下,比劃道:“就是鼻子更高,皮膚很白,頭髮成紅色和黃色的人,當地人稱他們為海鬼”

後麵的話梁休冇聽到了,他隻覺得腦袋嗡嗡鳴響,被賈嚴的話給震撼到了。

同時,他也明白了,這是敲門磚。

一塊西方為了撬開大炎市場的敲門磚!

因為大炎是實行海禁的,沿海都有軍隊駐守,而軍隊目前隻掌控在炎帝的手中,他們想要進來根本就不可能,於是,就密謀了這麼一出。

好嘛!既然你們不讓我們進來,那我就讓你們的皇帝對我們的東西上癮,有他的命令,看你們還敢不敢阻攔。

這計太毒了啊!

梁休甚至懷疑,那個孫家根本就不是什麼好鳥!而是和西方暗中勾結的漢奸。

同時,梁休又暗暗慶幸,還好軍隊掌控在皇帝的手中,隻聽皇帝的命令,不然,恐怕現在南境就不僅僅是匪患那麼簡單了!

恐怕半壁江山,都得淪陷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