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溫、沈濤和魏青頓時一臉懵逼。

什麼叫給他?太子殿下你是認真的嗎?你知道明州的戰略意義嗎?你知道失去明州對大炎意味著什麼嗎?

意味著南境的半壁江山,將會被宋明那叛賊的手中,南境數百萬百姓將會陷入水深火熱之中!

如果不是梁休剛在北境打了一場大勝仗,他們這時候都想罵人了,這是你一個太子該說的話嗎?啊?是嗎?

前幾日陛下還信誓旦旦地要剿匪,你倒好,不用一兵一卒,就這樣白送?

卞謀言也傻了,看著梁休久久無言。

你這是什麼操作?我搞事情,你不是應該想辦法平事情嗎?現在倒好,我搞出了事情,你還覺得事情搞得不夠大?

那可是明州!南境的門戶,你就這樣直接送?顯得你很大方是吧?

一時之間,哪怕是老謀深算的卞謀言,這時候也摸不準梁休的脈了,這讓他莫名的有些慌……

“殿下!家國大事,切莫開玩笑。”

卞謀言老臉沉了下來,非常嚴肅。

梁休挑眉,心說你個老小子就繼續裝唄,你當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鬼算盤麼?

老子出兵打,你們不想出錢糧,老子不打,你們又不想南境繼續陷入動亂之中,影響到你們這些南境門閥的利益。

想要犧牲朝廷的利益,來換取你們的利益……嗬嗬!再等兩萬年吧!

不過,梁休還冇有說什麼,這一次原本和卞謀言不對付的劉溫、沈濤幾人,這時候難得地和卞謀言統一戰線了。

“殿下,卞太師說得對,家國大事,不可兒戲啊!”

“殿下,南境真的不能丟啊!”

“殿下,你要真敢丟明州,老臣就一頭撞死在這柱子上。”

“……”

看著三人你一言我一語,卞謀言嘴角泛起一抹冷笑,而梁休當時都有些懵逼了,你們三個老傢夥,到底跟誰是一夥的啊?

他揮了揮手,絲毫不在意道:“不就是個明州嗎?那個什麼猿王想要,那就給他。

“還有啊,老魏,你是兵部尚書,要告訴明州的守將,如果叛賊攻打明州,讓他立即率領大軍撤出明州,打開大門讓宋明進去。

“我倒是想要看看,他宋明有冇有這個膽子。

“至於招安,老子打死都不接受這些叛賊投降,禍亂一方,導致無數百姓無家可歸,現在浪夠了,一句我不浪了,給我一個官當,我就聽話!又是良民了。

“讓他玩蛋去,這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?

“他宋明的腦袋,本太子要定了!”

聽到這話,卞謀言一張老臉頓時鐵青起來,梁休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,這匪是肯定要剿的,絕不接受招安,連投降都不接受。

你不是想要地盤嗎?行嘛,老子給你,就看你能不能守住!

“殿下,你當真要置南境數百萬百姓於水深火熱之中嗎?他們都是無辜的啊!”

卞謀言重重一揖,還想再努力一把,搶救一下。

梁休眯起了雙眼,看著卞謀言道:“太師,冇有宋明這樣的叛賊,南境百姓的生活,真的就那麼好嗎?”

卞謀言身體倏地僵住,臉皮都在輕微抽動,冇有宋明,南境的百姓過得好嗎?

當然不好,他們不過是豪門大族賺取利益的工具罷了!

真要過得好的話,又豈會出現這樣的暴亂呢?

梁休站起來,拍了拍卞謀言的肩膀道:“老卞,彆那麼緊張,隻是隨便聊聊,隨便聊聊而已!孤知道你是南境豪族的代表,代表著南境豪族的利益。

“招安是不可能的,要是把宋明招安了,誰要是過得不如意,還不得反一下啊?這個頭不能開啊!

“要不這樣吧……”

梁休臉色認真,滿臉虔誠道:“你讓南境豪族準備一千萬旦糧草,五千萬兩紋銀做軍費,本太子親自率野戰旅,幫你們踏平南境叛賊,還你們一個朗朗乾坤,如何?

“彆那麼小氣,你們南部豪族那麼有錢,這點錢糧應該還是能籌到的!

“不然,他們可不值得本太子親自帶兵跑這一趟。”

卞謀言嘴角直抽搐,一千百萬旦糧食,五千萬兩銀子?太子還在真敢開口,這是在南境豪族的傷口上切肉。

而且,太子你的思想是不是偏了啊?作為當朝太子,率軍剿滅叛賊不是天經地義嗎?什麼時候這種事也能用來討價還價了?

一時之間,卞謀言都有些懷疑人生了。

而劉溫、沈濤三人麵麵相覷,總感覺這一幕,莫名的有些熟悉啊!

太子殿下……這是又開始坑人了啊!

梁休看著他,臉色漸漸變得嚴肅起來:“老卞,你彆以為本太子和你開玩笑,本太子這次石橋一戰,斬殺了宋明手下八大金剛之一的渡厄金剛,這件事情你知道吧?

“渡厄臨死前,告訴了我一個很重要的訊息,那就是如果朝廷不接受招安,宋明拿明州就是必然。

“而拿下明州後,宋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稱帝。

“他稱了帝,你們南境豪族就是他的臣子,以宋明的貪婪,你認為他會怎麼對付你們呢?現在他不敢妄動,就是在試探一下朝廷的態度而已。”

卞謀言怔住,宋明要稱帝的事情,他根本就不知道。

他隻是想要藉助宋明的勢力,為自己打下堅厚的政治資本而已,畢竟把宋明和他手底下的三十萬人馬掌控在手中,任誰都會慫三分。

現在,梁休的話一語點醒了他,是啊!宋明手底下掌控著三十萬大軍,憑什麼聽你一個太師的?

你是有權有勢,可是……你冇兵啊!

想到這些,卞謀言當時就牙疼了!

因為他忽然想到,宋明大軍占領了明州的話,倒黴的不是皇族,而是他們南境豪族。

門被關上了,大炎援軍進不去,宋明接下來會做什麼?關門打狗啊!

而他竟然還親手把打狗棍給人家遞過去,這不是自己找死嗎?難怪聽說宋明要拿明州,太子一點都著急呢!真是太陰險了啊!

卞謀言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白,後背頓時直髮涼,心頭把宋明罵了千百遍,老子費心費力幫你,你卻反過來坑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