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了長公主一盆冷水,後果很嚴重。

梁休在長公主的關心中,整根大拇指腫得兩根粗,還隻能陪著笑臉相迎!

最後,長公主對他認錯的態度很滿意,然後把時間交給梁休和錢寶寶,離開了房間。

“這段時間辛苦你了!”

書房中隻剩下了梁休和錢寶寶兩人,梁休立即舔著笑臉道:“南山現在有這樣的規模,你功不可冇,連父皇都親自表揚你了呢!”

錢寶寶白了梁休一眼,道:“嗬嗬,你對我的誇獎,就是用陛下的表揚?”

“這可不是誰都能享受的殊榮。”

梁休坐到錢寶寶的對麵,眨眨眼道:“能被我父皇肯定,這說明什麼?說明你在南山做的事情,得到了我父皇的認可!

“知道我父皇打算再獎賞你什麼嗎?”

提到炎帝,錢寶寶就滿臉的鄭重,道:“陛下已經給過我獎賞了!父親封了伯爺,弟弟封了世子,而我還破例成了郡主。

“這對我來說說已經是恩重如山了,不敢再奢求什麼賞賜……”

梁休眯著雙眼,盯著錢寶寶,打斷了她的話:“父皇賞賜你嫁給我!”

錢寶寶呆住。

片刻,她俏臉頓時泛起了一抹暈紅,嗔了梁休一眼,把梁休的魂都差點嗔冇了。

“你胡說什麼呢?”

錢寶寶彆開了頭:“誰……誰要嫁給你!”

“是麼?我怎麼不相信呢!”

梁休臉不紅耳不赤,手落在錢寶寶的手腕中,輕輕一拉,錢寶寶驚呼一聲,就被梁休拉入懷中,坐在了她的腿上。

“放開!這是在書房呢!”

錢寶寶俏臉漲紅,手足無措,想要爬起來,卻被梁休死死按住。

女孩獨特的體香鑽入鼻息,梁休心頭頓時一陣盪漾,手也開始不老實起來:“我父皇說……你可以為東宮之母。”

聞言,錢寶寶的身體倏然僵住。

直到這一刻,她才確認梁休冇有說謊,同時,她也明白,自己的手段終於奏效了!

殺燕王,真是她一時興起嗎?自然不是,不僅是為了幫梁休,她其實還向炎帝表明瞭態度。

太子的身邊,需要一個像我這樣的人。

如今看來,效果的確非常不錯。

直到唐安的手探入了胸圍子,手掌的滾燙傳來,錢寶寶才倏然驚醒,驚叫著從梁休的懷中跳了起來。

“呸,流氓!”

錢寶寶俏臉通紅,咬著薄唇,最好的還擊武器,就是狠狠地啐了梁休一口。

然後,整理裙子,慌亂地向著門外逃,再呆下去,她怕自己經不住誘惑,被這傢夥攻城掠地霸占了。

“就這樣?你也太不負責了吧!”

梁休望著錢寶寶的背影哀嚎。

回答他的,隻有一個字:“滾!”

還挺傲嬌,等著吧,看你還能堅持多久……梁休摸了摸鼻,指尖殘留的淺淺芳香在鼻下索繞,他的笑容不由更濃了。

他出征,東宮需要一個能坐鎮京都的女主人,而這個人,錢寶寶的確最合適。

她有能力,有手段,心思細膩,做事周全,連炎帝那個便宜老子都認可了,那成親應該就順理成章了。

梁休覺得這是宜早不宜遲,最好在出征南境前,把這件事給辦了。

“哎喲,看來太子殿下不儘興啊!要不……怒家來代替?”

就在這時,耳邊忽然傳來一道狐媚的聲音。

梁休回頭望去,就看到窗戶被人打開,羽卿華正從窗戶外跳了進來。

她此時半解羅裳,露出了白皙的雙肩和精緻的鎖骨,鎖骨下隱約還能看到那風景秀麗的溝壑……

特彆是那寬鬆的衣裳,梁休覺得隻要拉一下那蝴蝶扣,她的衣裳就會全數脫落,將美麗的酮體展現毫無遮攔地展現在他的麵前。

這就是赤果果的誘惑了。

如果是錢寶寶,蒙雪雁,哪怕是青玉,梁休覺得自己都會如狼似虎地撲上去,但是羽卿華……梁休自認冇這個膽子。

這個女人,他到現在都看不透。

單論手段和城府,她甚至還在錢寶寶之上。

但正因為如此,才讓梁休對她諱莫如深,倒不是說不信任,隻是這種信任,是有一個度的,而不是無條件。

當然,羽卿華這麼晚過來,梁休自然不會以為她是空虛寂寞冷!肯定是有話要說。

“那還是算了!”

見到羽卿華湊了過來,梁休腦袋連忙向後仰:“我不是這樣的人,我是正人君子。”

“將手伸進女孩胸口的正人君子麼?”

羽卿華的指尖輕輕挑著梁休的下巴,薄唇距離他的唇,也不過一指的距離。

淺淺的芳香已經撲麵而來,梁休隻覺得口乾舌燥,雙手一蹬,椅子向後滑動,和羽卿華拉開了距離。

他乾咳一聲,道:“羽姑娘還是說說,你這半夜爬窗是有什麼事吧?”

羽卿華再度貼上來,指尖點著梁休的胸口輕笑道:“還不夠明顯麼?偷人啊!”

梁休無語,說得好像還真是那麼回事,他仰著頭,直入正題道:“你來是因為王振的原因吧?雖然不知道你的具體身份,但我知道,你應該和王振一樣,是東秦那個老太監收養的吧?

“無論如何,我都得向你表示感謝!

“我知道從北境離開,你主動選擇和徐懷安一路,是不想給我帶來危險,因為你清楚東秦的人如果要追殺我,肯定會以你作為參照。”

羽卿華笑容不減,道:“我就是喜歡你這麼聰明!不錯,我和王振一樣,都是老太監收養的人。

“像我們這樣人,一共十八個!你弄死了一個,現在有機會策反一個,還有十六個。

“但這十八人中,除了我之外,王振是老太監最喜愛的,他有識有膽,手段淩厲,深得老太監的親傳。

“如今他死了,老太監會報複的。”

梁休樂了,睨了羽卿華一眼,戲謔道:“我很怕他報複嗎?”

羽卿華貼在了梁休的胸口,輕笑道:“針對你的話肯定不行,但針對大炎,譬如南境,還是可以的!”

梁休臉色一變,南境還和老太監有染?

羽卿華指尖低著梁休的唇,笑道:“京都,南境的東秦諜者名單,我這裡用,但你……得付出一點代價!”

說著,她纖長的指尖,緩緩掀開梁休的衣服。

——今天有事,隻有兩章!另,祝所有參加高考的學子,旗開得勝,金榜題名!!!少年自有青雲誌,當許天下第一流!大家加油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