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無語,竟然被一個女人調戲了?他身體僵硬,舉著雙手,不敢擅動。

他體內的邪火正在復甦,已經燃燒起來,腦海中莫名其妙地想到了很多畫麵,其中很多都是前世小電影裡麵的招式。

他口感舌燥,不敢妄動,怕被羽卿華髮現自己的不正常,假裝鎮定。

因為羽卿華的意思很明顯,我手中掌控著東秦在大炎的間諜名單,你想要?可以,得用身體來換!

簡直……簡單粗暴。

他整個人都有些懵,美女你是不是搞錯了?這話不是應該我來說嗎?你這樣讓我一個大男人情以何堪?

“你有事……就直說,彆玩火!”

梁休想要拉開距離,但後麵是石牆,前麵是羽卿華的山峰,退無可退。

羽卿華的蔥白指尖,纏繞在他胸前,指尖的冰涼觸及到他滾燙的皮膚,卻冇有壓下他體內的邪火,反而是越演越烈。

他指尖在顫抖,好幾次都忍不住了。

恨不得撲上去,將眼前這能顛倒眾生的女人撲倒,與之一親芳澤,告訴她挑釁一個男人是什麼下場,但最後一絲理智還在糾纏著他。

“那殿下喜不喜歡啊!其實……我還有更火的。”

羽卿華抿唇輕笑,笑容非常嫵媚,扣人心絃。

隨後,她的指尖落在她腰間的絲帶上,雙指捏著絲帶輕輕扯動,那結本來就綁得很鬆,她指尖一動,那蝴蝶結就直接散開了。

眼看那緋色的薄裙,就要從香肩滑落,梁休再也不敢無視,他一把抓住羽卿華腰間的絲帶,將他的裙子勒緊,聲音沙啞道:“行,奶奶,我服了,服服帖帖的服,你想要乾什麼?你說,我辦行不行?”

他現在還勉強能把持得住,但若是看到羽卿華那妙曼的身體,還能把持得住的話就不是男人了!

羽卿華輕笑,媚眼如絲,道:“你啊!快辦吧!”

梁休一怔,這才反應過來羽卿華的意思,頓時一陣臉紅耳赤……這特媽的,遇到女流氓了啊!

還是一個超級漂亮的女流氓。

“咱彆鬨了行不?還是說說你的事吧!”

梁休不敢鬆開手,盯著羽卿華的美眸。

他不認為羽卿華上演這一出,真的隻是為了睡他。

“我就是在辦我的事啊!”

羽卿華低頭,薄唇靠近他:“我想要成為自己人,這是最便捷的辦法……”

她是東秦在大炎的間諜頭領之一,嗅覺何其敏銳,梁休雖然讓他參與了很多私密的事情之中,但她明顯能感覺出來,她和梁休之間,有著一道透明的牆。

看似核心,卻又不在覈心。

這讓她非常的不爽,所以選擇了這種坦誠相待的辦法。

原本來東宮,她就是想要獲得梁休的信任,獲得更多隱秘的資訊,但現在她已經冇有這樣的念頭了。

其一,她對東秦本來就冇什麼忠誠度,選來大炎,就是因為老太監打算將她賜給東秦的皇帝嬴二世,那就是個不學無術的二世祖,她才選擇離開遠離東秦,接手大炎的諜報工作。

這些年,她已經習慣了大炎的生活,而進入東宮後,東宮的生活更加讓她著迷。

自由,無拘無束,冇有複雜的規矩,也冇有爾虞我詐的爭鬥。

這是她選擇脫離東秦的原因之一。

其二,在北境的時候,為了掩護梁休,他故意地將東秦的密諜引向錯誤的方向,這已經等同於背叛了。

而老太監對於背叛者,從來就冇有什麼寬容可言!

梁休也不是傻子,聽到這話他你就就反應過來,盯著羽卿華道:“你有麻煩了是吧?說出來能幫我會儘量幫,你冇必要這樣作踐自己。”

恩愛這種事,要是帶著強烈的目的性,那就冇多大意思了。

他直接將羽卿華從自己的身體上抱起來,將她抱坐在書桌上,這才重新坐回自己的椅子上,默默都盯著她。

羽卿華也在看著他,片刻後,她抿唇一笑:“我需要你……給我那些姐妹一條活路。”

“姐妹?”

梁休眸色微凝,很快明白過來:“你說的是你那些間諜姐妹?”

“是!”

羽卿華點頭,道:“因為我的的舉動,已經被當成是背叛,當然,其實和背叛冇什麼區彆了,我倒是不在乎什麼,但那些姐妹恐怕會遭到清洗。

“我想要她們活著……”

梁休這才明白羽卿華引誘自己的原因,他有些詫異,冇想到羽卿華竟然為了那些諜子,願意做到這一步。

“彆這麼看著我!”

羽卿華解釋道:“都是一些苦命人,能幫就幫一點吧,就像你……不也是願意陪著你的士兵一起拚命麼?”

梁休從椅子上站起,揹著手在屋中走了兩圈,陷入沉思。

要接受這些諜子,其實對梁休來說非常的簡單,還請自己的陣營中有羽卿華的加入,也算是如虎添翼。

但是,梁休總覺得東秦花費這麼大的代價,纔將她們埋進各行各業,就這樣被挖出來,實在有些可惜。

他扭頭看向羽卿華,道:“這樣吧,這些人如果有不願意再成為諜者的,就讓她們撤出來,回到南山落戶當一個普通人。

“有願意留下來繼續戰鬥的,可以繼續堅守崗位。

“但這一次,依舊是由你調配,但是幫我工作。”

羽卿華美眸微眯:“你相信她們?”

梁休看著羽卿華,一字一頓道:“我相信你!”

羽卿華低下頭,沉吟了好一會兒,道:“你想要做什麼?”

“成立情報二處!情報一處由李鳳生負責,情報二處由你負責。”

梁休盯著羽卿華,思路清晰道:“接下來,李鳳生的情報一處,會改編成秘密行動處,負責一些特殊行動。

“而情報工作,由你全權接手。

“京都的情報工作,有密諜司,我們就不摻和了,不然會亂套。

“接下來,情報處的工作重點,是南境!密諜司在南境有些事情不好做,接下來,我需要你手中的密諜,幫我把南境的情報搞清楚。

“一個月後,我會親率野戰旅南征,那時候,我希望我想要的資訊,你能全部給我弄到手!”

羽卿華眨了眨眼,確定梁休冇有說笑,立即道:“是!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說完,直接撲向梁休,將梁休壓在書桌上:“現在,還有任務需要完成。”

……

與此同時,南山軍營。

陳修然接到宮裡的傳信後,將幾個將領集合起來,臉色嚴肅道:“緊急任務,慶功宴你們趕不上了,立即著裝前往東宮,由太子殿下親自給你們下達任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