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嘴角有了笑意,有些感歎,這纔是大炎百姓該有的生活,每個人都有事可做,都為了更好的生活而活,而不是為了活著而活著。

就連李鳳生的嘴角,這時候也有淺淺的笑意盪漾開,看向梁休的目光,隱隱還藏著一絲彆樣的情緒。

“這都是你的功勞啊!這就是知識的力量,科學的力量!”

梁休睨了李鳳生一眼,眨眨眼道:“大哥,這才那到哪兒啊?好東西還在後頭呢!”

說到這裡,梁休揹著雙手,昂首挺胸底氣十足道:“總有一天,我要讓整個天下再無饑餓,我要讓整個天下,都在咫尺之間,讓京都到北境,隻要兩三個小時!那個時候,我看天下,誰還敢欺我們!”

他說得豪氣乾雲,李鳳生卻鄭重地點了點頭,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會做到的,而我……會成為你的馬前卒。”

梁休笑道:“不是成為我的馬前卒,在大事未成之前,連我都是馬前卒。”

李鳳生眸色微凝,眼底頓時銳利起來,梁休察覺到他的變化,連忙道:“老大,你彆多想,我的意思是我會親自帶隊,不是誰要利用我!”

聞言,李鳳生眼底的冰冷,這才潮水一般散去。

“準備吧!一處和二處,接下來回事兩柄鋼刀,大哥你的擔子很重啊!”

梁休向著老農走去,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,看著李鳳生道:“野戰旅的一部分將領,已經先行入南境發光發熱了。

“他們本來是直接對我負責的,但既然大哥你回來了,南境的行動就交給你全權指揮了!目標隻有一個,不擇手段將南境那些豪族的錢財,弄到南山來供應大炎的運轉。

“接下來,南山將會是整個大炎的中心,會是一個花錢如流水的地方。”

李鳳生看著梁休,認真道:“李氏還有錢,大約兩百萬兩的樣子!你需要我就讓人運來南山……”

聞言,梁休心頭感動不已,但他還是搖頭道:“大哥放心,如果真到我堅持不住的時候,我會開口和你拿的,但現在……我們暫時先不用自己的錢。”

梁休轉身向著田中走去,李鳳生看著梁休的背影,嘴角的笑容漸漸勾起。

彆說一個李家,隻要有我在,這天下的錢財,你都取得!

兩人走到田邊,梁休就自來熟地衝著推著犁頭的老人揮了揮手,笑道:“大爺,這一大清早的,就開始忙著呢?”

老人一早就發現他們了,隻是因為眼神不好,以為隻是那家的貴人出門遊玩而已。

現在梁休走近,他立即就認了出來,嚇得趕緊丟掉犁頭,跪在了水田裡:“太子殿下,小民見過太子殿下……”

“太子殿下?啊?真是太子殿下啊!”

“太好了,太子殿下來看我們了!”

“草民見過太子殿下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周圍的人聽到老人的話,頓時一陣沸騰。

他們一個個滿臉激動,就要跪下,向梁休見禮。

梁休趕緊擺手道:“哎,千萬彆跪啊!你們要是敢跪,我轉身就走信不信?”

在這裡耕作的,都是五十出頭的一群老人,梁休可不敢接受他們的跪拜之禮,他覺得這樣自己估計會折壽。

而對於這些百姓來說,梁休就是他們的救世主,他們早就想見梁休了,現在好不容易見到,又豈會讓梁休離開。

一大群人,一窩蜂地湧了上來,將梁休圍在了中間,七嘴八舌地和他說話,場麵一時間有些亂鬨哄的!

“行行行……我不走行了吧?”

梁休指了指旁邊的乾地,道:“有什麼問題,咱們坐下來說!好吧?”

一群人擁簇著梁休走向一邊,很快以梁休為中心,圍成一圈坐了下來。

劉安原本跪在地上,想要給梁休當椅子的,結果被梁休一腳踹開了,和百姓一樣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這讓所有人震驚不已。

梁休也不在意這些,他現在更想知道南山的情況,笑嗬嗬地看向之前的老人道:“老爺子,你們的戶籍落好了嗎?”

老人名叫張全財,聽到梁休的話臉上立即有了笑意,點點頭道:“托太子殿下的福,南山集鎮建成之後,郡主殿下就帶著戶部的官員,幫大火的戶籍給辦好了!

“如今呐,咱們可不是什麼流民了,而是地地道道的京都人。”

老人說著還翹起了大拇指,語氣中充滿自豪。

梁休嘴角的笑容更濃了,道:“這就好!那老爺子,你家裡分了多少田啊?”

老人滿意道:“小民家裡有六口人,分了十五畝呢!”

梁休看了一眼眼前的水田,道:“這應該是要種水稻是吧?十五畝地種出來的水稻,夠吃嗎?”

“夠了,夠了!”

老人連連點頭,道:“說出來殿下可能不信,以前小民家裡原本種的,隻有十畝田,除了賦稅,還得給地主家裡交租,一年辛苦忙碌下來,最後的收成隻有兩百多斤。

“兩百多斤又豈夠一家六口吃呢!所以每年都得墊付一些野菜才能過活!

“如今呐,好日子喲。”

老人雙眼亮晶晶,璀璨得像兩顆太陽:“陛下免了我們三年的賦稅,我們種出來的十五畝田,收成都是自己的!

“而且,大兒子在南山煤礦工作,每天的工錢就是三十文,大兒媳在製造局做工,一天是二十五文。

“這樣每個月啊!就是近二兩的銀子嘞。

“小兒子進了野戰旅當兵,小孫子在學院裡唸書!最冇用的就是老頭子我和老婆子了,隻能和一群老傢夥一起出來種田!

“這種日子,對我們來說簡直就是神仙般的日子,打死都不換的。”

眾人也都笑著,連連點頭,對現在的生活非常的滿意,這都是太子給他們帶來的。

然而,梁休聽完眾人的話,心頭卻非常的沉重,如今這纔剛剛起步的南山,就成了這些百姓眼中的天堂!

那那些正在遭到剝削的百姓,日子又會怎樣的淒苦呢?

這狗草的時代,得踩碎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