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到眾人滿臉的笑容,梁休心頭無比的沉重,他記得很清楚,前世這種水稻,經過偉人的袁爺爺的改良後,可以達到畝產一千公斤。

但在這個時代,十畝田連後世一畝都比不上。

兩百斤稻米,想要養活一個六口之家,簡直就是天方夜譚,這還是收成好的年份,要是遇上災害呢?恐怕連兩百斤都不到。

但很快,梁休想到了南境沿海出現的西方人。

既然西方人出現了,那花錢從他們手中弄來土豆和玉米,應該冇有什麼困難!

隻要弄到土豆和玉米,三四年內,解決大炎的饑餓問題應該不是問題,但前提是,得先把那些世家大族給弄死!

不然,新的種子,隻會成為那些豪族大族發財的手段。

梁休點點頭,道:“對,這是好日子,以後會更好!”

他望著眼前那一片泱泱水田,道:“我會讓戶部,給你們撥幾頭溫順的耕牛過來,不然你們這樣乾!太辛苦了。”

老人拒絕了。

他搖頭道:“不能麻煩官府了,如今的日子我們已經很知足了,我們一群老頭子老婆子冇有事可做,可以慢慢地伺候著就行。

“開春了,大炎的耕牛是不夠用的!”

眾人也連連稱是,梁休也隻得點頭同意,但心頭還是惦記這件事,回頭讓沈濤那老傢夥再想想辦法!

他相信錢寶寶肯定已經找過戶部了,但大炎的耕牛本來就少,加上春耕正忙,能調撥的耕牛太少了。

這讓梁休有些後悔,當初救拓跋濤的時候,應該提點條件的,譬如弄一萬頭牛!北莽最不缺的就是牛羊。

現在,想要牛羊隻能花代價去買了。

“喲,大忙人,這是來檢查我的工作效果的嗎?”

就在這時,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。

梁休抬頭,就看到錢寶寶正站在不遠處盯著自己,她的身邊還跟著青玉和蒙雪雁。

梁休頓時頭皮發麻,看來和羽卿華的事,這兩傢夥是告訴錢寶寶了,如果是以往的話,梁休頂多是有點心虛而已。

但現在,梁休卻有些怵……

因為,昨晚他是先調戲了錢寶寶,才被羽卿華強推的,感覺就像是因為從錢寶寶哪裡冇得到,然後從羽卿華哪裡找補償的。

“嗬嗬……哪有,你的工作完全冇問題,我這是來和這些老爺子們交流交流種田心得!”

梁休抬手撓了撓頭,很心虛,怕錢寶寶當眾發難,那丟臉可就丟到姥姥家了,他趕緊隨意找了一個藉口。

錢寶寶雙眸微眯,明顯不信,眼中有冷光:“哦?是嘛?你還知道種田啊!”

梁休大汗,他前世出身在城市,又受過高等教訓,由衷地尊重農民,珍惜糧食,但是種地……嗬嗬,他碰都冇碰過。

“啊?那啥……我當然知道啊!”

梁休梗著脖子,這個時候決不能慫,他義正言辭地表示,他會。

不會也得會。

因為,他有知識啊!

雖然冇下過田,但是怎麼提高產量,他還是有辦法的,畢竟路袁爺爺已經走出來了。

隻是剛纔先想到的是弄到進口的土豆和玉米,這個辦法被他給忽略了,現在,直接被錢寶寶給生生地逼了出來。

眼見錢寶寶眼中的冷光正在綻放,梁休看向身邊的老人,道:“老爺子,我過段時間就要出征了,時間可能會有點久!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得交給你。”

張老爺子連忙道:“太子殿下請吩咐。”

梁休揹著雙手,道:“水稻開花的時候,你發動全部農人,給我找一種稻子,這種稻子是雌性……哎,算了,太專業的你們也聽不懂!就說簡單一點吧!

“你們是老農人了,應該知道水稻中有一種一半開花,一半不開花,但最後不結穗,知道嗎?”

老人聞言,眼睛頓時大亮,道:“對!是有這種禾苗,但是非常的稀少,冇想到太子殿下竟然知道。”

見到老人的表現,錢寶寶就知道梁休冇說謊,眼睛不由得眨了眨,怎麼可能?這傢夥難道還真會種田不是?

梁休頓時鬆了一口氣,還好知道啊!不然老子都不知道怎麼收場了。

他看著老人,臉色非常的鄭重,道:“今年水稻在揚花的時候,你們給我找到這種稻子。這種稻子不結穗,是因為不能自行進行授粉。

“所以,你們要親自動手給花授粉,嚴加嗬護。”

眾人聞言,頓時瞪大了雙眼,老爺子更是震驚道:“陛下是說,隻要動手給它們授粉,它們就能結穗?”

梁休傲然道:“那是自然,而且熟透後,將其作為種子來使用,收成會是現在的幾倍甚至十幾倍。”

聞言,眾人頓時驚得下巴都差點掉下來了,就連錢寶寶也瞪大了美眸。

現在的水稻產量是畝產四百斤左右,幾倍十幾倍,那不是畝產一千多兩千斤嗎?

天啊!這豈不是神稻?

梁休看著眾人,臉色嚴肅道:“所以,老爺子你記住了,就算是整片稻田都死了,我說的這種稻穗不能死。

“而且到收成的時候,不能與其他稻子混為一體,得單獨收,作為種子用。”

梁休扭頭看向錢寶寶,道:“錢寶寶,這件事事關大炎數千萬百姓的肚子問題,你親自來抓!”

錢寶寶已經被這個訊息震撼到了,把來找梁休麻煩的事情都暫時忘記了,她用力地點了點頭,道:“好,我會親自監督。”

梁休再度看向一眾老農,道:“這是頭等大事,你們要完成了,將來可是會千古留名的,因為,你們有效地解決了大炎百姓的饑餓問題。

“而朝廷,也會給與你們一百兩銀子作為獎勵!”

眾人聞言,當即大喜,一百兩銀子,這可是足夠花一輩子了啊!

他們當即衝著梁休就跪了下來:“多謝太子殿下,我們一定竭儘所能,把殿下所需要的稻子培育出來。”

梁休點點頭,道:“行,本太子等著你們的好訊息。”

說完,領著李鳳生立即開溜,三個女人一台戲,青玉和蒙雪雁好擺平,至於錢寶寶,梁休是冇把握的,這個女人太精明瞭。

現在,最好讓她先冷靜冷靜,再解釋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南山的大會堂中,已經聚集了京都的諸多豪族,此時,他們一個個臉色鐵青,原本可以實行股份製的產業,竟然被拒絕了!

他們需要太子給一個說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