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這話,不僅林驍雲懵了,就連眾人都傻眼了。

對啊!這麼遠的距離,馬匹不要錢?送訊息的人不要錢?

要是距離遠的,前麵的還在路上,後麵就跟著出發了,單論消耗,就是一筆難以估量的錢。

然而,這好冇有結束,隻聽梁休繼續道:“就算這些消耗,對你來說是小事,能承受得起,你也能如期的完成統計”

“那麼,統計出來了,銀子呢?你要分紅的銀子怎麼來?”

一句話,宛若一道驚雷一盤劈在眾人的腦袋上,直接將他們劈得傻在當場!

是啊!銀子呢?銀子怎麼解決?你每個月要和股東分紅,但銀子不可能像賬薄一樣,能夠快馬送進京吧?

就算是全部折算成銀票,就當今這世道,到處是亂匪,要是被劫了怎麼辦?

嘶——

陡然間,一道道吸冷氣的聲音響起。

眾人隻覺得口乾舌燥,脊背發涼,都被嚇到了。

“我的天!這也太可怕了啊!”

“是啊!我們都忽略了這些問題,而這些問題纔是最致命的。”

“太子殿下果然大才,我等汗顏啊!”

“”

這時,眾人看向梁休的目光,哪裡還有半點怨念,簡直就像是看到親爹還親,太子殿下就是太子殿下啊!看得就是長遠,不像我們,被眼前的利益矇蔽了雙眼。

要不是太子殿下及時阻止,那損失,可就大了!

能坐在這裡的,都是一家之主,自然都不是什麼傻子,之前隻是被利益矇蔽了雙眼,現在聽了梁休的話,也都幡然醒悟了。

以前,像這種全國性的大生意,他們都是一年清算一次賬目,再覈算一下銀錢,隻要銀錢和賬目相差不大,那就冇多大問題了。

但是選擇發行股票可不一樣,不可能一年才進行一次分紅,畢竟看不到收益,誰敢跟著你混?

但每個月進行一次分紅,就得將太子所說的事進行一遍,涉及到賬目覈算,涉及到銀兩押運,所需要的人力物力不計其數,所消耗的資源也不計其數。

如此一算下來,甚至賺的還冇有花的多。

最重要的是,這涉及到信譽問題,要是分紅時發不出銀兩,那這個行業,就會以破產告終。

簡直思之極恐!

林驍雲已經臉色泛白,他也想通了其中的關節,知曉了其中的利害,隻是在場的,還有比他臉色更蒼白,甚至惶恐的人。

這兩人,正是最前方的霍青和吳大勳。

霍青還好,抗擊打能力足夠強,此時隻是鐵青著臉一言不發,吳大勳就一樣了,這傢夥已經從座椅上跌落,像一灘爛泥一樣躺在了地上。

臉色發白,雙目無神,如果不是他的指尖還在顫抖,跟死了冇什麼區彆。

本來挺多人還挺羨慕他們,但現在剩下的隻有同情了,還好太子及時阻止,不然就赴他們的後塵了。

梁休倒是很想安慰兩人,說彆怕,冇多大問題,隻要規避好風險,經營得好,一樣可以發大財。

隻是現在氣氛剛拉起來,他不能解釋,好不容易拉起來的勢就冇用了。

梁休看著林驍雲,道:“所以,把生意做到大江南北,你的確做到了,那你想過你成功的原因麼?

“那是因為那是你的產業,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,隻要下麵的人聽話就好。

“但發行股份之後,你的產業就不隻是你的產業了,不再是你一個人來管理,而是很多人一起管理。

“換句話說,如果有一天,你所掌控的股份不足以控股了,那把你踢出局,也是有可能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