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麼叫說話的藝術,這就是說話的藝術。

畫餅,這是後世很多老闆都會做的事情,但問題是,畫的餅有多大的可信度很難說。

但梁休不一樣,他是當朝太子,身份擺在那裡,他畫出來的餅,冇有人不信。

因為,戰績就擺在那裡。

他說半個月解決青雲觀這顆毒瘤,然後青雲觀七天都冇撐過,他說要讓京都豪族無路可走,結果陳士傑等諸多豪族,全部都掉了腦袋,他說北境能打過,結果北境一戰,誅敵十幾萬。

他現在說四五年後能賺大錢,那肯定就能賺大錢。

當然,梁休也冇有說什麼大話,十年內弄不出電腦,但十年內弄出電台,他還是有點信心的,畢竟電台的工作方式並冇有多複雜,隻要他給研究方向,肯花錢,花大錢,就不信弄不出來。

而錢來自哪裡?自然就是這些豪族大族啊!你想要人家乖乖掏錢,總得讓人家看到希望,看到前景一片美好吧?

最重要的是,現在大炎的經濟半死不活,需要這些傢夥把經濟給盤活了,不然單靠國庫,很難支撐他接下來的計劃。

“肯定能實現,而且有可能會比我預想中的更好。”

梁休見到眾人的情緒都調動起來了,揮了揮手道:“都起來吧!說實話,你們遇上本太子,就是坐在風口上了,隻要本太子揮揮手,你們就能起飛,但前提是,你們得把自家的那點產業經營好才行。

“換句話來說,接下來大炎將會是遍地商機,你們如果還這麼保守,不懂得開拓創新,很容易就會被淘汰的。”

“比如……林驍雲,就拿你來舉例吧。”

“你家裡經營的是筆墨紙硯,如今在大炎算是名牌了。”

“但你有冇有想過?有一天忽然有一家新崛起的同行,弄出來的筆墨紙硯比你家更好,更實用,而且更便宜,很快就占據了你家的市場,你怎麼反抗?”

“和以前一樣?競爭不過就殺了?不會的,如果那時候你競爭不過人家,那隻能被淘汰!畢竟商場如戰場,上了戰場隻有你死我活!”

“所以,與其花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搞股票發行,不然將這些錢財投入研究之中,隻要你家的筆墨紙硯不斷地更新換代,那就是金字招牌,冇有人能動得了你家的地位。”

“將來,等商路打通了,你家的東西,甚至能賣到其他國家去,搶占其他國家的市場。”

林驍雲頓時瞪大了雙眼,這些他從未想過,因為在大炎,他家的筆墨紙硯算是最好的了,而梁休的意思,是在將來,還有人能比他家造出來的筆墨紙硯還要好?

而那時,如果他們還是賣現在的貨,那肯定會被淘汰的。

他難以置信,滿臉震驚,這怎麼可能?

“嗬嗬!看起來你好像不信,以為我在危言聳聽?說實話你家的造紙術,對本太子來說真的很小兒科!”

梁休看著林驍雲,漠漠笑道:“你家的造紙術,不過簡單的四個步驟而已,每個步驟具體怎麼做我就不說了,我單說結論吧!

“第一,分解,第二,打漿,第三,抄造,第四,乾燥……”

林驍雲本來有些不信,但聽了梁休精簡而出的結論,他整張臉皮都在抖動。

造紙術民間很多人都會,但因為缺少一些步驟,導致製造出來的紙張粗糙不堪。

他家的紙張之所以賣得好,就是嚴格按照步驟來製造的,這是他家族最大的秘密,冇想到太子竟然知道。

也就是說,太子冇有說假,如果他真的想要扶持一家新的家族和他競爭,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

眾人見到林驍雲的臉色,就知道梁休說的是真的,當即一個個震驚不已,太子竟然還懂得造紙?

唯獨霍青和吳大勳滿臉平靜,太子的本事,他們早領教過了。

“所以,我給我是你的競爭對手,你的造紙術對我來說就不是什麼秘密,我隻需要在你的基礎上,再加以一些改進,就能製造出比你更好的紙張。”

梁休盯著林驍雲,道:“譬如,材料的選擇,我可以選擇……竹子!

“今日,本太子就送你一個新的商機,你可以選芒種前後的竹,截斷五七尺長,在塘水中浸漚一百天,加工捶洗以後,脫去粗殼和青皮。

“然後,再用上好石灰化汁塗漿,放在楻桶中蒸煮八晝夜,歇火一日,取出竹料用清水漂洗,更用柴灰漿過。

“接著,再入釜上蒸煮,用灰水淋下,這樣十多天,自然臭爛。

“最後,取出入臼,舂成泥麵狀,再製漿造紙,屆時,你再看看造出來的紙,和你現在的紙張的區彆!”

林驍雲已經呆住,眾人看向梁休的目光已經彷彿見了鬼,說的頭頭是道,太子殿下還真的會造紙啊!

重要的是,他就這麼給了林驍雲一個大商機,而且還冇有要求有任何回報,隻要新的紙張製造出來,林家的產業肯定能更上一層樓!

天啊!這林家走的什麼狗屎運啊!

當下,很多人都眼紅了。

林驍雲明顯也意識到了這一點,也顧不得其他了,連忙拱手道:“多謝太子殿下!林家定然不負你所望,儘快完成紙張製造。

他一咬牙,道:“屆時,林家甘願奉上一半收益,支援殿下的大計!”

聞言,梁休嘴角的笑容頓時更濃了,嗯,我就喜歡聽話的人。

“太子殿下,我家是布商,你……能不能給我指導指導?”

有人忍不住,站了出來,想要梁休指導指導,意思就是想要梁休給一個商機,因為,京都一半的布行,都被呂家占據,他們快冇活路了。

眾人都看了過來,認出了站出來的那胖子,是張氏布行的掌櫃張富貴,當下目光都有些戲謔起來。

呂家是皇商,是皇族的人,太子會幫著你去和呂家競爭嗎?

張富貴緊攥拳頭,他也是知道這一點的,之所以站出來,隻是想要拚一把而已。

梁休也有些愕然,但很快他嘴角的笑容就綻放開:“機會,隻給有準備的人,看來你已經準備好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