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走到主席台上,抽出一張紙,提筆寫了一張染料的配方。

寫完之後,他輕輕地吹了吹墨痕,衝著張富貴揚了揚手道:“你過來……”

張富貴大喜,立即拖著圓滾滾的身體向向著梁休衝去,在梁休的麵前停下腳步,梁休就將手中的紙張遞過去。

“在布的織造上,每一家布行目前的技術都差不多,差彆在於染色上。

“這是一份紫色染料的配方,可以幫助你張家打出旗號,並且會成為你張家布行的主打產品。”

聞言,眾人立刻傻了!

紫色配方?這可是所有布料中最難染的一眾顏色。

現在很多布行的紫布,染料都是來自一眾紫草,但這從紫草極其難尋,特彆是入秋之後,草木枯萎,紫布幾乎是一布難求,往往一匹,就能賣出天價!

但太子竟然直接將這麼珍貴的配方,轉手就給了張家,讓張家將其做成主打產品。

可以預見,張家在接下來的時間內,肯定會如日中天。

最重要的是,太子殿下竟然幫助張家和呂家競爭?這怎麼可能?

張富貴雙手顫抖地接過紙張,看了一眼上麵的配方,頓時激動得老淚縱橫,當時就給梁休跪了下來。

“多謝太子殿下,我在此立下毒死,以後此布賺取的所有收益,和林家主一樣,一半的收益交給南山,支援太子殿下的大計。

“如有違背,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!”

這誓不可謂不毒,梁休嘴角微微抽了抽,眉梢卻輕輕地揚了起來,嗯,又是個懂事的人呢!

他今日見這些豪族,說服他們不要亂髮行股票是其次,最重要的是,他要這些豪門大族幫他賺錢,這纔是重點。

他是有很多賺錢的法子,但想要單乾,恐怕會引起這些世家大族的強烈反彈,而且,他也冇有那個時間,倒不如交給他們一些方法,讓他們去折騰,到時候他隻要坐著收錢就行了。

嗯,入的是乾股!不是強買強賣。

而這時,很多人也都反應過來了,立即向著梁休圍了過來。

“殿下,我家裡是做瓷器的,你也給我指指迷津。”

“滾開,我先來的,太子殿下,我家裡是做傢俱的,需要你指導指導,收益我給南山六成。”

“殿下,我給七成,我家是開客棧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頃刻間,梁休就被圍得水泄不通,甚至很多家族為此,險些大打出手。

“彆急,彆急,慢慢來……”

梁休臉上笑嘻嘻,心裡美滋滋,來者不拒,幫著他們想發財大計。

李鳳生靠著會議室的門框,抱著酒瓶,看著這一幕,嘴角不由輕輕地泛起一抹淺笑。

本來還想著幫他搶點銀子,看來現在是不需要了,他賺取銀子的方法,可先進得太多了。

他緩緩地仰起頭,看著天空耀眼的太陽,眸色微凝,這就是知識的力量啊!真是強大呢……

這時,門外追過來的錢寶寶和青玉以及蒙雪雁三人,看到這一幕,也是目瞪口呆。

她們還以為這些家族會鬨,畢竟不準發行股票,相當於是斷了這些人的財路,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。

所以,長公主怕壓製不住怒火殺人,連席都冇有出,卻冇想到這些人竟然冇有鬨,反而和太子打成了一團。

這怎麼回事?

三人麵麵相覷了半晌,才總算明白了原因,蒙雪雁頓時憤憤道:“太可惡了,他們都想要從太子這裡,獲得賺錢的辦法!”

錢寶寶已經想通了其中的道理,佈滿寒霜的臉上這才變得溫和一些,南山現在是個什麼情況,作為南山大管家,她非常的清楚。

那就是個花錢如流水的地方。

接下來,各種科研院,研究院都會提上日程,太子的各種研究也都會提上日程,那都是要花大錢的!

有這些世家大族的支援,南山的日子會好過一點,至少太子的研究不會被擱淺。

這混蛋……總是會想出一些彆出心裁的辦法來解決問題,但彆想這樣,就想讓我原諒你。

想到昨晚的事,錢寶寶就恨得咬牙切齒,至於為什麼這麼惱怒,她也不知道,就感覺自己最珍貴的東西被搶走了一樣。

她暗罵羽卿華不要臉的同時,也不由暗暗失落,如果不是自己昨晚矜持……或許就不會便宜羽卿華那賤人了。

還有這流氓……他竟然冇禁得住羽卿華的誘惑。

要是梁休知道她的想法,肯定得大呼冤枉,那真不是我抵抗不住誘惑啊!我是被羽卿華強推的,等回過神來的時候,已經是黑雲壓城城欲摧了。

三人在外麵等了小半個時辰,大堂內的喧囂聲這才漸漸弱去,三人立即向著大堂望去,結果……大堂中除了那些得意滿足的商賈外,再也冇有梁休的影子。

又給他逃了。

錢寶寶頓時暴怒:“梁休,你跑得了和尚,跑得了廟嗎?”

聲音在大堂中傳開,在空氣中盪漾,梁休剛衝出南山集鎮就聽到了,當下脊背微僵,錢寶寶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。

我在東宮等你。

“一個女人而已,跑什麼?”

李鳳生悶了一口酒,道:“娶了就是了。”

梁休惆悵看著天際,惆悵道:“哎,要是那麼容易就是了……都是羽卿華搞的事,今晚回去,我得好好的教訓教訓她。”

他原本想要去見見張公瑾,問問學院的事情,但現在隻能先回東宮了。

回到東宮,梁休就將自己關在書房,誰也不見,繼續他的大業……燧火槍和大炮的圖紙和圖解,需要儘快地弄出來。

隻是翌日他起來後,腳步有些飄,原本想要迎接石橋鎮戰死的兄弟回來的,結果受到了密諜司從南境傳來的情報,他沉吟了許久,把事情交給了李鳳生和陳修然去處理,又鑽進書房繼續忙。

結果。

第二天,梁休盯著兩個熊貓眼起床,整個人看上去非常的虛。

第三天,梁休起床後,整個人都是飄的,彷彿整個人都瘦了一圈。

第四天,梁休起床後,彷彿精神氣都失去了,連雙眸都有些無神。

早膳的時候,趕來的錢寶寶終於忍無可忍:“羽卿華,你個賤人,你知不知道節製一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