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展需要慢慢積累,但梁休的發展,是用錢砸出來的!

就是這麼的豪。

因為,他冇有那個時間,去慢慢的等待發展了,哪怕這樣,會讓現在的大炎雪上加霜,他也在所不惜。

家自己敗,破了再塑就行了。

要是等到敵人打進來,被踩塌了脊梁,想要再塑,代價就太大了。

歐林冶得到梁休的許諾,立即美滋滋地帶著一群老工匠走了,梁休覺得頂多兩日,他就能看到試驗品。

新型的燧火槍。

這可是很有跨時代意義的!因為,這宣示冷兵器時代即將在自己手中終結。

出了武研院,一個小太監就急匆匆地找到他,炎帝召見。

梁休隻好梗著小太監一起來到養居殿,炎帝恢複得很不錯,至少可以自己吃東西了,見到梁休進來,他連頭都冇抬,就衝著地上指了指。

梁休乖乖地走到指的地方跪了下來。

炎帝吃完一碗肉粥,才抬頭看著梁休道:“羽卿華怎麼回事!”

炎帝眨了眨眼,道:“什麼怎麼回事?”

“彆給朕打馬虎眼,朕冇給你說笑。”

炎帝臉色嚴肅下來,盯著梁休道:“羽卿華的身份你很清楚,這個女人你能控製?你真以為一點男歡女愛,就能讓她俯首稱臣?”

男歡女愛這種事,明明是她讓我俯首稱臣……梁休暗暗吐槽。

“朕和你說話呢!”炎帝怒。

梁休聳聳肩,道:“她推了我,殺了黑袍白袍,在權貴大案中幫了大忙,在北境運送解藥時,又引走了東秦的追兵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挺著脖子道:“所以,我的女人冇問題!”

“你確定要將南境的諜報交給她?”

炎帝盯著梁休,眸色冰冷:“那你有冇有想過,她如果有問題,在南境做了局,引你入局,你怎麼辦?”

如果是之前,梁休恐怕還冇有這方麵的擔心,但是見了歐林冶後,他底氣非常的足:“在絕對實力麵前,一切的陰謀詭計都是……額,後麵忘記了!

“換句話吧!真理,隻在炮火的射程之內。”

炎帝懵了一下,手中的奏摺直接砸在梁休的腦袋上:“什麼亂七八糟的!”

梁休撿起奏摺,邊看邊道:“就是區區一個南境,我根本就不在意……什麼!沿海十八個村莊被屠?死了近一萬人?戍城軍隊還陣亡三千?倭寇乾的……簡直找死。

“宋明準備放棄明州?南下和倭寇彙合,打算聯兵攻打惠州……草,這怎麼行!他要不打明州,我還怎麼坑卞謀言的錢?

“不行!絕不能放宋明南下。”

梁休蹦了起來,臉色鐵青。

宋明南下惠州,放棄明州,那就失去控製了啊……這老賊,也太不要臉了。

炎帝看著梁休跳腳的樣子,忽然又有些想笑,他說道:“放心,他走不掉。朕已經命令林霆,留下三萬虎賁軍堵住宋明南下惠州的路。

“還有,你的那些將領不錯,他們日夜兼程入南境,三日就在南境,收攏了近五萬的流民,有他們在,宋明暫時跑不了。

“現在重要的,是這股海寇,就是剛纔你說的……倭寇!

“這群倭寇人數隻有兩萬人,但戰力很強,邊軍幾次圍剿都損兵折將,你有什麼好辦法?”

梁休無語,心說能不強嗎?人家是從海上來的,到了海麵就如魚得水,咱們大炎的軍隊呢?一群旱鴨子,上了船就發暈,拿什麼和人家打?

組建海軍?

梁休想了想放棄了!現在時機還不到,大炮弄不出來,海戰就冇有多大的優勢,還是用命相搏!

而且,現在冇有資金去組建海軍了!

不過,南山軍營後方,就有兩條大河相彙的大湖,可以先讓野戰旅的將士先練著。

嗯,目前也隻能這樣了。

“問你話呢!又發什麼呆呢?”

炎帝險些將硯台砸了下來,想想還是算了,硯台挺貴,現在得了緊褲腰帶過日子。

“冇什麼好的辦法!除非,將他們放到陸地上來打。”

梁休看向炎帝,道:“虎賁已經南下了,他們主要防守的是建州、潮州、章德、仙州的海岸線,倭寇在那邊是無法上岸的,隻能從海城至粵南一代登陸。

“那就交給我了!等處理好了京都的事情,南征將他們一併收拾了。

“跳?嗬嗬!那我就打進他們的家門玩玩,看他們還能不能跳得起來。”

炎帝盯著梁休,眸色微凝,關於扶桑的訊息他也是最近才收到的,但他明顯察覺到,太子竟然對倭寇比他還瞭解。

而且,似乎還隱隱帶著一股仇恨!

他原本想問的,但想了想最終還是冇問出來,因為他發現就算問了,這傢夥要麼不說,要麼又推到聖賢書上,何必多次一舉?

問了,反而顯得自己有點……傻!

炎帝乾咳一聲,坐直了道:“行,那就按照你的想法來吧!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羽卿華的事,如果朕發現她有一點異動!朕會讓密諜司了結她。”

梁休眨了眨眼,心說黑袍和白袍都死在了她的手中,父皇你密諜司的人,比黑袍和白袍還厲害唄?

除非,影子親自出手……

這個念頭剛出現,梁休就倒吸一口冷氣,我擦勒,炎帝該不會親自樣影子上陣吧?

極有可能啊!

這特媽的……一個是密諜司的老大,一個是情報二處的老大,兩人都在北境,他們會不會先打起來哦?

梁休當時就牙疼了!但他想了想,最終還是冇拒絕,道:“行,那就讓密諜司監督她吧!但是,彆乾涉她的決策和命令。”

他覺得,羽卿華真要是發了狠來,影子也不一定能吃得消!

特彆是想到她那句“我有人用”,梁休就頭皮發麻,能殺九品高手的人,會簡單麼?

想到這些,梁休又補充了一句:“記住了,千萬彆惹她……”

炎帝雙眸微眯,然後點點頭,算是同意了。

就在這時,賈嚴急匆匆地衝了進來,道:“陛下,陛下,南山出事了!”

聞言,梁休頓時臉色大變,南山又怎麼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