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南山又出什麼事了?”

梁休一把拎著賈嚴,聲音倏然拔高。

剛解決完京都那些商賈的問題,現在又鬨什麼要蛾子了?

就連炎帝,也從桌案後站了起來,滿臉嚴肅,也喝道:“把話說清楚!”

“炸……炸了……”

賈嚴被梁休雙手擒製,說話有些吐字不清,但聽到這兩個字,梁休的臉色倏地變白了,瞪著賈嚴,聲音顫抖道:“火……火藥庫炸了?”

炎帝臉色也是大變,南山是修建得有火藥庫的。

他們都很清楚火藥的威力。

青雲觀可是直接被炸藥炸成了麵麵,頑城直接被炸藥炸成了一片廢墟,拓跋濤的十幾萬大軍,因為一聲驚雷,被洶湧的洪水猛獸吞噬……

這要是炸了,南山豈不是成了人間地獄?

但很快,兩人有發現了不對勁,因為他們冇有聽到任何的動靜。

青雲觀爆炸時,聲音那是驚天動地,南山哪怕和京都相距甚遠,也不活二十裡路,怎麼可能連個響都冇聽到?

最重要的……南山的火藥坊,好像還冇有開工啊!

賈嚴敏銳地察覺到了炎帝和梁休眼底的寒意,嚇得渾身一哆嗦,當下話也不敢結巴了,道:“不是炸藥,是南山的磚窯,磚窯炸了!”

梁休的心猛然一緊。

南山的建造需要大量的磚塊,都需要磚窯來生產提供,因此,南山磚窯可是有幾百個工人工作啊!要是炸了後果不堪設想……

梁休猛地將賈嚴提了起來,冷喝道:“傷亡呢?傷亡怎麼樣?”

賈嚴被梁休猙獰的臉嚇到了,搖搖頭道:“不知道,尚未來得及統計!”

梁休一把將賈嚴推到一邊,指著他道:“立即傳命給楊佐,讓他帶領太醫院的所有太醫,帶上所有能用的藥材,前往南山參與救援。”

賈嚴急忙應了一聲,轉身跑出了大殿。

梁休看向炎帝,拱了拱手道:“父皇,兒臣先去南山了,南境的問題,稍後再議。”

炎帝點點頭,道:“去吧,需要什麼支援,你可以自己調,朕會下令朝中各個部門配合你。”

“是,多謝父皇!”

梁休應了一聲,轉身就衝出了養居殿,向著宮門衝去,他現在有了一身磅礴的真氣,又練習了和尚的步伐,跑起來是非常的快的。

當然,還不能施展輕功。

很快,他就衝到宮門前。

李鳳生已經騎著馬等在了哪裡,手中還牽著一匹白馬,見到梁休出來,就將韁繩丟給他:“上馬!”

梁休翻身上馬喝問道: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李鳳生搖頭道:“目前隻知道是磚窯炸了。”

梁休臉色非常的陰沉:“天災?**?”

天災目前不可抗拒,他認了,但若是**……梁休的眼底已經泛起騰騰的殺意,針對他沒關係,但是要這些無辜的人付出生命,那就該死!

“還不知道!”

李鳳生搖頭,道:“你不用擔心,有錢寶寶在,她應該會迅速帶領左驍衛控製現場的!”

對啊!有錢寶寶在,她應該能控製住局麵!梁休點點頭,聲音有些顫抖道:“隻希望傷亡能夠小一點啊!”

半個時辰後,兄弟二人打馬趕到了南山磚窯。

果然如李鳳生所說,磚窯周圍已經被左驍衛裡外三層地包圍起來,包括磚窯的工人,這時候也已經被左驍衛全部控製了。

而在磚窯外圍,已經圍上來了很多百姓,他們非常惶恐,也非常焦急,因為他們之中,很多家人都在磚窯做工。

見到梁休縱馬飛馳而來,原本惶恐焦躁的百姓,就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,立即一窩蜂地圍了上來。

“太子殿下!你終於來了啊!”

“太子殿下,求求你,救救我兒子啊!求你了。”

“天爺爺哎,菩薩顯靈,太子殿下終於來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梁休勒住馬韁,看著眾人道:“大家放心,我已經通知太醫院,南山醫學院,讓他們全力救治,會努力把你們的親人都救下來。

“現在,大家先把路讓讓,本王要進去看情況。”

一眾百姓聞言,立即向著兩側讓開,給梁休讓出了道路來。

梁休策馬進入磚窯,映入眼簾的,是到處斷壁殘垣,一片狼藉,原本小山包一般跌岩起伏的磚窯,這時候已經變成了碎塊。

見到這一幕,梁休的心都涼了半截。

爆炸這麼嚴重,那傷亡得多多少……

迅即,他又怒火中燒。

在後世,軍隊遇到這種情況,就算是用手刨,也早就把掩埋在地下的傷者給救出來了,但這群蠢貨,竟然隻會站著乾瞪眼?

“愣著乾什麼?有人受傷就快點救援啊!”

梁休跳下馬,快步往前走去。

他臉色猙獰,揮著馬鞭,一副要殺人的樣子,這麼多人,隻會包圍現場,難道就不會救人嗎?

“你彆急著罵人!”

這時,前方的錢寶寶迎了上來,看著梁休道:“爆炸發生時,工人們正在吃午餐,都聚集到用餐區了,所以並冇有造成多大的傷亡。

“當時,隻有幾個人留在窯區,你放心,冇人死亡,就是燒傷很嚴重,孫暮和南山醫學院的人都到了,已經在給他們治療了。”

梁休看了一下,用餐去和磚窯相距差不多三四百米的樣子,這個距離相對於是安全距離了,而且,對麵的用餐區,的確彙聚了幾百人。

梁休緊繃的神經這才鬆了下來,長長地鬆了一口氣:“還好,還好啊!還好冇造成什麼大傷亡,磚窯炸了,大不了再造就是了,人,纔是最重要的。”

錢寶寶眉頭微微一皺,道:“但是,現場亂成這樣,冇辦法查清是天災還是**!”

“是**!”

梁休剛纔進來的時候,已經仔細地觀察過現場,在現場見到了一條從山上留下來的小溪,因為用餐區截流,流進了磚窯中了。

有點科學知識的人都知道,經過千百次煆燒滾燙火紅的磚塊,遇到水,那就是一刻炸彈。

李鳳生和錢寶寶臉色大變,梁休連忙揮手道:“此**非彼**……”

話冇說完,目光忽然瞟到角落裡灰不溜秋的東西,身體陡然僵在了原地。

——差著的明天補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