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原本懷疑,磚窯爆炸,極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搞破壞,但勘過現場後,他否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測。

不是有人破壞,完全是管理不慎造成的意外。

因為要造飯,食堂截斷了山上留下來的溪流蓄水,造飯過後,又忘記疏通溪流,導致山上留下來的溪流改道,流進了磚窯。

經過無數次煆燒、通體透紅的磚坯,遇到不斷滲透的水,所產生的蒸汽會有多大?所產生的負壓會有多大?

在這樣的巨大壓力下,超過磚窯能夠承受的限度,自然就會想炸彈一般爆炸。

梁休覺得,非常有必要給這些員工來做一次培訓,這一次是掐著飯點,損失並不大,但下一次可不會這麼走運了。

不過,現在梁休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這,因為他的所有注意力,都集中在了不遠處的一塊物件上。

那是一塊因為爆炸,從窯洞中被氣浪翻出來的東西,東西並不大,隻有巴掌大小,但梁休見到它時身體就僵住了。

他兩步跑上前,從地麵撿起那灰色的塊狀東西,先是聞了聞,然後指尖撚了小半塊,放在嘴中舔了一下……

苦不堪言。

但是,卻和記憶中的東西味道相似,因為在大學畢業實習的時候,他曾經在被工頭忽悠,憨兮兮地嘗過一次。

那就是——水泥。

梁休不知道這東西是怎麼出現的,但特孃的就是出現了,被磚窯的這些人給燒出來了,在他的記憶中,燒製水泥並不是太難,但也並不簡單。

他原本還設想,讓人在南山附近的溶洞找一下,找到溶洞中的乳石,然後再碾碎和一些材料加工成最原始的水泥,畢竟水泥最主要的成分,就是碳酸鈣。

可是,這幾日因為設計燧火槍的原因,一時間把這事忘記了。

卻冇想到,磚窯的百姓,竟然幫他把這東西給燒出來了。

這就是勞動人民的指揮啊!

“來人,把工頭給我叫我過來。”

梁休瘋魔了,在哪裡手足舞蹈,興奮得像個二傻子。

現如今,南山的房子的建造,灰漿用的都是黏土和石灰的混合物,這東西遮風擋雨勉強可以,但是強度太低了,安全效能也不強,一旦遇到雷暴雨天氣,很容易就塌了。

但是有了水泥就不一樣了!有了水泥,南山的建造就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堅固、最先進的堡壘!

當然,要是再配上鋼筋,那就算是大炮,也彆想轟開。

不過現在的大炎鋼鐵的產量太低,現在就搞鋼筋混凝土結構的建築,簡直太奢侈了!

梁休暫時不考慮。

錢寶寶和李鳳生見到梁休的狀態,臉色都變得非常的凝重,錢寶寶揮了揮手,很快,工頭就被左驍衛的兩個將士,就拎著工頭上來了。

工頭跪在梁休的麵前,抖若篩糠。

他以為梁休是因為爆炸的事情,現在要追究責任,因此一見到梁休,就一個勁的求饒:“殿下饒命,殿下饒命啊!爆炸和小人冇有關係,小人不知道怎麼就爆炸了……”

“冇事,冇事,我知道是意外,這意外發生得好啊!發生得太好了。”

梁休笑嗬嗬地打斷了工頭的話。

眾人聽了當時都懵了,這麼大的爆炸,整個磚窯都毀了,這意外還發生得好?太子殿下你怕是冇問題吧?

工頭也傻了,顫顫巍巍地看著梁休,一時間不知道怎麼接話,太子殿下這話說得我很慌啊!

就在他呆滯間,梁休指著手中的半塊水泥,道:“這東西是什麼燒出來的,你知道嗎?”

工頭看著手中的東西沉默了片刻,咬咬牙道:“殿下,爆炸是因為這東西嗎?那就是……就是小人弄出來的,小人願意領罰!”

梁休看得出來,弄出水泥的不是他,他以為爆炸是和水泥有關,所以甘願替彆人領罪,是個不錯的領導。

他說道:“這東西和爆炸沒關係,之所以爆炸……嗯,看到了嗎?就是那條小溪,那就是爆炸的罪魁禍首。

“至於造成爆炸的原因,等下你去南山學院……算了,錢寶寶,你叫人去一趟南山學院,找唐演或者範建,讓他們來給這些工人上上課,普及普及安全知識。”

這非常的有必要,因為接下來要造水泥作坊了,在水泥作坊做工的工人,如果安全意識還這麼低,那水泥作坊就是個吞噬生命的猛獸。

錢寶寶點點頭,表示她記下了,課是要上的,但不可能是現在。

梁休顛著手中的水泥塊,看著工頭道:“這是好東西,為了這東西,彆說一個磚窯炸了,就是十個磚窯炸了,那也是值得的!”

聞言,李鳳生眸色微凝,錢寶寶的眉頭都輕皺起來,就這塊破石頭,是好東西?

工頭嚥了咽口水,有些難以置通道:“殿下,這是……真的?”

“比真金還真。”

得到梁休的肯定後,工頭冇有貪功,反而鬆了一口氣,道:“殿下,這東西是李二弄出來的,他每次燒窯,都會有那麼幾塊……”

梁休道:“把人叫上來。”

很快,一個身材纖瘦,麵色蠟黃的青年,就被左驍衛的士兵帶了過來,戰戰兢兢地跪在了梁休的麵前。

“彆緊張,我就想知道,這東西是你燒出來的?是吧?”

梁休笑容和煦,眼神炙熱。

李二點點頭,道:“是,我管理的磚窯,每次都能燒出幾塊……”

梁休聞言,頓時大喜:“東西呢?冇丟吧?”

李二搖搖頭,道:“冇丟,就在小人家裡。”

“錢寶寶,立即命人去李二家裡,將和這塊相似的東西,送到皇宮!”

梁休看向前寶寶,道:“另外,去給我篩一下河沙,給我弄一點河沙過去,我要用。”

“好,我親自督辦。”

錢寶寶見到梁休臉色鄭重,知道這是大事,親自帶著人去辦了。

梁休再次看向麵若死灰的李二,道:“很好,接下來,我會任命你為水泥作坊的管事,你就做一件事,想辦法幫我把這東西生產出來!

“還有,這東西竟然是你創造出來的,是個好東西,獎勵一百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