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獎勵就獎勵,梁休當即就給了李二一百兩銀子。

白花花的銀子落在手中,李二渾身顫抖,直接就被這銀子給晃暈了,被弄醒後,哭嚎著願意給梁休當牛做馬,一定幫梁休把水泥作坊做好。

看得一眾百姓非常的眼紅。

梁休當即表示,隻要能弄出新奇的東西,經過驗證是好東西後,都可以拿到一百兩的賞銀。

聽到這話,眾人立即就沸騰了,一百兩啊!這可夠花半輩子了。

梁休又安撫了一下磚窯工坊的百姓,就和李鳳生一起,趕回了京都。

這時,皇宮的養居殿外,從李二家弄來的水泥,已經堆在了這裡,大概有一百多斤的樣子。

水泥的旁邊,還堆一堆河沙。

炎帝在賈嚴的攙扶下出了養居殿,躺在先準備好的躺椅上曬太陽,目光盯著這兩隊普通的東西,眉頭輕皺道:“這就是太子說的好東西?”

賈嚴低頭笑道:“是,太子殿下說,這是非常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東西。”

“嗬嗬……”

炎帝哼了哼,道:“在他的眼中,什麼不是有劃時代意義的東西?連朕都成了劃時代意義的東西!”

說到這裡,炎帝有些咬牙切齒。

剛剛接到戶部尚書沈濤的奏報,武研院的院長歐林冶,親自帶著武研院的一群人,拿著太子的令牌,剛剛弄走了十萬兩!

這……還隻是一個月的研究費用。

每個月十萬兩,一年就是一百多萬,而且這還隻是初始狀態,隨著研究的加深,研究的費用也越來越多。

這簡直就是一頭吞噬錢財的猛獸。

如果不是因為太子說了武研院的重要性,炎帝早就將其拆卸了,十萬兩,夠朕養活多少百姓了?

當然,這不是最重要的!最重要的是……武研院搶的錢,是原本要撥給淮南道的。

如今已經入春,馬上就進入雨季了,每年這個時候,都得給淮南道撥一筆銀子,用來治理滄江水患!但現在錢被武研院截胡了……

戶部雖然有點錢,但蒙烈率領二十萬大軍清繳京都周圍的魑魅魍魎,需要大批的物資,也花錢如流水,現在一下子連十萬兩也有些湊不出來。

想到明日有可能會被工部治水的那個老傢夥痛罵,炎帝心裡彆提多不爽了,很想直接撂挑子。

都怪太子這小混蛋,他要是接任皇位,或者是監國,那和這些老傢夥扯皮的就是他了,朕可以帶領大軍逍遙法外。

現在呢?這小傢夥倒是逍遙法外了,朕連病都冇好,就得開始和這些大臣開始扯皮!

好東西?好嘛!朕倒是要看看,你究竟能弄出什麼好東西來。

弄出來就罷了,弄不出來,看朕怎麼收拾你。

就在他鬱悶間,梁休帶著李鳳生也回到了養居殿外,見到這兩堆東西,梁休立即蹦了起來,連招呼都懶得和炎帝打。

“賈嚴,賈嚴,給我找點鋤頭來,快點,還有水,挑幾桶水過來……嗯,不對,還有石頭,多弄點石頭過來。

“不要均勻的,隨便弄一點過來就行,有點菱角的最好。”

梁休邊下達命令,一邊脫了外衣,擼著袖子,打算親自乾。

“殿下,這可使不得喲,你是千金之軀,豈能……”

賈嚴嚇了一跳,正想勸兩句,梁休的一記冷眼已經看了過來:“少廢話,快點。”

老家老臉頓時僵了僵,心說北境走一遭,太子殿下是什麼樣的氣勢都有了,放能殺人,收能懾人。

他應了一聲是,立即跑著離開了養居殿,炎帝當時就不樂意了,挑著眉道:“咋地?你是想當太上皇唄,連朕都不放在眼裡了?”

“哎喲,我那敢啊!我這不是……高興的嗎?”

梁休一聽這話,就知道自家老子心情不好,哪裡還敢頂罪,指著水泥道:“父皇,我這不是急著給你表現好東西麼,有這東西,配合鋼筋使用,就算是炸藥,也炸不碎。”

說完,他的心底暗暗地補充一句tnt除外,還有不能在內部佈置炸藥,畢竟最堅固的堡壘,往往都是從內部攻破的!

炎帝當時就驚了,這麼厲害?

他從躺椅上做起來,滿臉震驚,炸藥的威力他可是清楚的,竟然還有東西能夠抵禦?這怎麼可能呢?

但看梁休自信的樣子,他的好奇立即就被壓下去了,當皇帝要有當皇帝的風範,不懂也得懂,他高深莫測道:“哦?那朕倒是要看看,你究竟想怎麼搗鼓,要真弄出來,朕可允你一個願望!”

梁休撇了撇嘴,心說你可拉倒吧!這話你都說了八百遍了,那一次不是拿話誆我?坑我的時候都冇話說!

不久之後,幾個太監把鋤頭送了過來,梁休拿著鋤頭,一個人開始扒著河沙,李鳳生趕緊脫下衣服放下酒壺,立即加入了戰場。

兩人將河沙攤平,然後在河沙中挖了一個洞,把塊狀的水泥丟進洞中,用鋤頭碾碎,然後開始混合攪拌,將河沙和水泥徹底混合後,又倒入一桶水,自中間開始向兩外攪拌……

半刻鐘的功夫,兩人就把水泥漿給搗鼓出來了。

這時,賈嚴帶著一群太監,已經弄來了一大堆石頭,梁休指著石頭,衝著李鳳生道:“大哥,先在地上抹上一層水泥漿,然後堆上石頭……嗯,就這樣,一成漿一成石頭給堆起來就行。”

李鳳生眨了眨眼,道:“這活不是應該找工匠來乾麼?咱兩都不會啊!”

梁休扶著鋤頭道:“這貨肯定不能讓工匠乾啊!工匠弄得太有技術含量,到時候冇多大的說服力,咱們啥都不會的人弄好了,纔有說服力嗎?”

李鳳生想了想,好像是這麼個理,便點頭道:“行吧,那就按你說的做。”

在眾人的注視下,兩人在地上鋪了一層砂漿,然後堆砌石頭,剛開始的時候還挺認真的,隻是到後麵時,兩人直接是亂堆了。

半個時辰後,一堵歪歪扭扭、冇有一點技術涵養的石牆,就出現在眾人的麵前。

炎帝見到這一幕,嘴角都在抽搐,憑這?能抵擋得住炸藥?你們倆逗朕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