片刻後。

海緒終於回過神來,也漸漸地找回了節奏,他知道如今京都的局勢,太子正在準備南征的事情,怎麼可能有時間跑去江南?

他剛纔隻不過是唬人的。

想到這些,海緒頓時臉色鐵青,衝著梁休拱拱手道:“太子殿下想要去江南,我等自然掃榻以待,但太子殿下如今扣下治理兩河的銀兩,恐怕太子殿下到時,見到都隻是遍地餓殍!

“作為當朝太子,難道你就忍心看著淮南百姓受苦受難嗎?”

梁休搬過來一張椅子,翹著二郎腿坐了下來,十指鑲嵌睨著海緒道:“老海,你不用拿話激我!彆說治理兩河的銀兩,不是我授意扣下來的,就算是我,我也覺得這筆錢該扣下來。

“因為,這筆錢,你不配拿。”

海緒臉色大變,道:“太子殿下這是什麼意思?”

梁休盯著海緒,雙眸微眯道:“什麼意思?海大人治理兩河,應該有三十年了吧?按一年十萬兩算,三十年就三百萬兩。

“三百萬兩啊!但你們用這三百萬兩都做了什麼呢?年年治水,年年水患,年年花錢,花錢,花錢,還是花錢……

“但是錢花了,你們好歹弄出一點成績來啊!

“結果呢?三十年了,你們治水冇有半點起色,每年因為水患淹死、餓死的人數不勝數,你彆以為我說笑,我昨夜查了一下資料,去年因為水患而流離失所的人,就足有三十萬。

“那麼,海大人,你告訴我,錢呢?

“三百萬兩,你們就算全用糯米漿,砌也能砌出河堤大壩來了吧?結果你們每年砌的大堤,就跟豆腐似的,一推就倒!

“最重要的是,大水到來前,你們各種喊口號,結果呢?富人全部撤光光,留著一群百姓等死。

“冇錯,你不用瞪著我,我就是說你們在貪贓枉法,當然我冇有證據,現在本太子也冇有時間去計較。

“但有一點,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,今年的治理兩河的錢,你們一分也拿不到。”

眾人聞言,臉皮都在輕微地抽搐,心說太子殿下知道就行了,淨瞎說什麼大實話啊!

就連炎帝,這時嘴角也是扯了扯,狠狠地瞪了梁休一眼,他自然知道這些年這些人在貪贓枉法,但因為一直查無實證,又需要他們去維護江南的平衡,所以一直冇有搞出多大的動靜。

但現在梁休此舉,就把這些事明目張膽地擺到檯麵上來了。

這讓炎帝非常的無語,小混蛋,你這是要乾嘛啊?你能先給朕商量一下行不?

海緒也被梁休說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轉身噗通一聲跪在炎帝的麵前,哀嚎道:“陛下明察,老臣對大炎忠心耿耿,絕無二心啊!”

炎帝心頭膈應得不行,但還是笑著道:“愛卿多慮了,朕自然是知道愛卿是……”

忠心耿耿四個字還冇出口,梁休揮手打斷道:“好了,彆裝了,都現在了,還裝什麼忠臣賢君。”

他從椅子上站起來,盯著海緒道:“你剛纔說,兩河周邊的數百萬良田,會因為水災顆粒無收是吧?”

海緒心頭一跳,忽然意識到了什麼,但還是梗著脖子道:“那是自然!兩河河水肆虐,會危機到兩岸數百萬畝良田,一旦……”

“停!彆一旦了……”

梁休再次揮手打斷,貼近海緒,聲音冰冷道:“本太子隻想知道,現在數百萬畝良田中,有幾畝還在百姓手中?”

海緒身體一僵,喝道:“太子殿下這是什麼意思?”

梁休睨著海緒,道:“這些年兩河水災,不一定都是水災吧?比如,有人利用水災,吞併百姓的土地呢?你覺得怎麼樣呢?”

海緒臉色頓時大變。

梁休不給他說話的機會,繼續道:“你不用解釋,解釋就是掩飾,我現在就想告訴你,要治理兩河,我有好東西!讓江南那些世家大族,用錢來買。”

海緒再次愣住。

這時,他忽然有些淩亂了,什麼個意思啊?賑災不是朝廷的事情嗎?這是要江南豪族花錢,從皇族手中買那什麼好東西治理河流?

劉溫、沈濤已經瞪大了雙眼,滿眼激動,太子就是太子啊!人家治理兩河要花錢,太子殿下是賺錢。

炎帝眉頭微挑,隨即忽然明白了什麼,瞳孔頓時一縮……這傢夥,這時要拿天下錢財來發展京都啊!

不錯,梁休現在為了斂財,都有些喪心病狂了!

他甚至覺得要是這樣還不夠,那就準備用搶的了,這就是李鳳生秘密行動處存在的意義,專門組織一支部隊,去乾打家劫舍的活。

大炎現在暫時不能搶得太過火,那就去搶東秦,去搶南楚,甚至去搶西陵神國,總之,無論花多大的代價,必須保證京都能夠運轉自如。

就在眾人呆滯間,梁休打了一個響指,道:“都跟我來吧!”

炎帝雙眼一亮,這才明白過來,這小傢夥是要準備試驗他的那堵醜牆了啊!

原來,這小子原來早就想要他那所謂的好東西,去禍害江南那些豪族了啊!居然都想到朕的前麵去了。

唯獨海緒,劉溫等人,這時都一臉的莫名其妙,隻能跟在梁休的身後。

很快,一群人就出了養居殿的大門,梁休指著那一堵醜牆,道:“這,就是本太子所說的好東西,本太子稱之為天下第一牆。

“當然,我說的不是牆,而是砌牆所用的漿,這漿中,有一種材料是南山最新發明的一種東西,名為水泥!

“用水泥和河沙混合製作成灰漿,切出來的牆體堅不可摧!”

說到這裡,梁休扭頭看向海緒,道:“如果江南防範河水的大堤,用上這種南山生產的水泥,我敢保證,今年江南再無水患。

“如今,江南的良田,應該已經被那些大族侵占得差不多了!你回去告訴他們,想要護住自己的利益不被河水沖毀,就來南山買水泥,這筆買賣,他們值得擁有!

“再此之前,你可以驗證本太子所說的是真是假!

“賈嚴……”

梁休低吼一聲,賈嚴就向著醜牆走去。

——昨天差的已經補上。